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德蘭修女與心靈黑夜

-100%+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6年8月31日

If I ever become a Saint–I will surely be one of “darkness.” I will continually be absent from Heaven–to light the light of those in darkness on earth.

–Mother Teresa of Calcutta

假如有一天獲封聖人,我將肯定是代表晦暗的一個。我會長期缺席於天堂,為地球上活於黑暗的人們去點燈。

–德蘭修女

看完了《聖德蘭修女》這套電影,讓我更深明白甚麼是神枯(Desolation)–這深邃的靈性經驗。這套戲命名為《The Letters》,為何《The Letters》(心箋)?因為這批信揭示了德蘭修女服侍力量的源頭,就是她的心靈黑夜。雖然德蘭修女在加爾各答40多年的服侍的心靈世界是黑暗的,即心靈看不見上帝,但她卻展現出如同白晝的生命,讓人看見耶穌。

德蘭修女用「黑暗」(darkness)來形容她與上帝差不多50年的關係。她在在加爾各答40多年的服侍經常寫信給她的靈性導師范艾克森神父,求教一些靈性上的導引。這批信在09年已輯成為一本書,叫《德蘭修女:來作我的光》。信內德蘭修女赤裸裸的表白了她的心靈世界,是一片黑暗。她所表達的黑暗不是她心靈上的污穢,乃是在她心靈的內室中常看不見神,因而常感到孤寂、黑暗和痛苦,范艾克森神父解釋她是長期經驗神枯(Desolation)。一個這麼純粹、單單是因為深愛著耶穌而服侍貧窮中最貧窮的人的女人,不應是告訴我們她是多麼的經歷到主的愛、心靈是多麼的豐富和充實,服侍貧窮人是多麼的喜樂,主的恩典是何其的多嗎?但這一封又一封的信,亳不掩蓋她心靈長期經驗到孤單、黑暗,甚至被神離棄的痛苦。其中一封在1961年這樣寫著:「黑暗就是我甚麼都看不見–甚至是我的思想和理性,神在我心靈內完全是一片空白–我心內沒有神–內心痛苦的渴望卻是如斯的大–我只單單的渴慕神 . . .內心的煎熬和痛苦我沒辦法來解釋。」她經驗黑暗,就是神在她心房內缺席,使她渴望得很痛苦。范艾克森神父安慰她,讓她明白到正正是因為她經驗到心靈的黑暗,卻成為服侍住在黑暗中的人的力量,她感到被神離棄的孤單,卻讓在社會上被離棄的人不再感到孤單,原來黑暗只是光明的另一面而已。

根據歷代的靈修師傅教導,操練默觀禱告是會經驗心靈黑夜。16世紀的聖人十架約翰對這經驗有充分的表述,他的三本名著黑夜(The Dark Night)、被所愛的人遺棄(The Spiritual Canticle)和燃燒的火(The Living Flame of Love)寫出了人在親近神的過程中會有悖謬的經驗,即當人在黑夜中迷失時,卻獲得真正的指引;當人在黑暗時,這份黑暗甚至比日頭更光亮;當人被所愛的遺棄,而這被遺棄的感覺卻是真正的愛;當人被別人灼傷,卻原來這燒灼是醫治,帶來溫暖與光芒。默觀中的靈程經驗是會有受傷的痛苦,卻是得醫治的經驗,這種否定的經驗卻同時是肯定經驗,它比肯定更肯定,比光更光。心靈黑夜是默觀中最深邃的靈性經驗,因為我們為所親愛的承受痛苦,這是至高的愛。正如十架約翰說:「愛不在於感覺到偉大的事情,乃在於有偉大的能力來離棄,並願意為所愛的人受苦。」

在經歷神的過程中,黑暗只是光明的另一面而已,「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詩139:12) 既然神看黑暗和光明都是一樣,那麼德蘭修女所經驗的黑暗,也就是光明了。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