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復活非神話,天國無坦途

2018/4/1 基督復活主日

(約二十1~18)

約二十1~18記載耶穌復活後,彼得和約翰看見空的墳墓。約翰這樣記載:「他看見就信了。」(第8節)估計不單是約翰,彼得也相信。但他隨即補充說:「他們還不明白聖經所說耶穌穌必須從死人中復活的意思。」(第9節)

雖然約翰沒有明言,估計他們相信耶穌已復活。加上後來馬利亞的見證,復活乃千真萬確的事,並不是神話。既然相信,他們為甚麼又不明白「耶穌必須從死人中復活的意思」?

對不少基督徒來說,相信耶穌復活,就是相信在死後,也會復活,享受永生。「因他活着,我能面對明天。」這是信徒喜歡唱的詩歌,但我們所期望的明天,都是美好的明天。

耶穌向門徒多次表示,「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三天後復活。」(可八31;九31;十33~34)耶穌所說的「死亡」,不只是生老病死,而是受苦,被打壓,殺害。耶穌說出預言後又指出:「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失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失生命的,必救自己的生命。」(可八34~35)這些話是門徒不明白,但在耶穌復活後要揣摩、體會、經歷、學習和實踐的功課。

耶穌在開始傳道時這樣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可一15)對昔日猶太人來說,「上帝的國」就是推翻羅馬帝國的管治。但耶穌從死裏復活了,為甚麼上帝的國還沒來臨?

耶穌說:「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但這並不等於信徒不要理會世界。昔日的信徒仍面對猶太教的打壓,「猶太人已經商定,若有宣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約九22)龎大的羅馬帝國,經濟發展,「條條大路通羅馬」,更超越「一帶一路」。但掌權者無道、官商勾結、貧窮人生活困苦(散見於啟六6;十七1~2;十八11~13等)。

信徒深明上帝國的來臨,不在於瞬間,而是透過忍耐和努力(參看太十三章「天國的比喻」)。面對不義的政權,他們學習怎樣在順服與務死之間作出選擇。不過,正如耶穌所說:「『僕人不大於主人。』他們若迫害了我,也會迫害你們。」(約十五20)保羅也曾如此說:「我們這活着的人常為耶穌被置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人身上顯明出來。」(林後四11)這是昔日信徒所經歷耶穌復活的盼望和力量。

耶穌復活升天,至今已2000千年了,上帝的國是否已實現?

當然我們明白,上帝的國臨在,但未完全的實現,但是當我們看見今天的情況,特別是在中國和香港所發生的事,不禁令人懷疑,上帝的國是真的嗎?

在中國內地,我們看見中共修憲,將一黨和一個人的權力擴大至極;國內拆毀教堂和十字架,宗教信仰的自由受到打壓;中梵對主教任命的妥協⋯⋯。在香港,民主的步伐未見向前,「一國兩制」退色,立法會補選失敗,修改議事規則令立法會變成橡皮圖章,國歌法和23條的立法成為必然的事⋯⋯等。對追求民主自由人權和公義的信徒而言,這都令人感到被黑暗籠罩。

感到黑暗,感到失望,不單因外在的政治環境,他們更看到教會對這些事情不聞不問,甚至是支持認同。這幾年間,有年青信徒對教會不滿,甚至離開。他們中間有些會另組教會,但不少是帶着失望而孤身獨行。

但讓我們再次看看,上帝國並不是要建立或是推翻一個政治權力,上帝的國也不等於地上人所建立的教會,而在於信仰復活基督的人能實踐上帝國的價值觀和生活。「上帝的國不在乎飲食,而在乎公義、和平及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或許我們對社會和建制的教會有失望,但我們仍看見上帝國的臨在。

去年拜讀劉曉波的寫作,特別是他所寫的「我沒有敵人」。剛剛又讀了北京大學副院長所寫的「挺直脊梁,拒做犬儒」,他們都沒有相信耶穌,但他們那種對公義和真理的執着,當然也包括愛和寛恕,也實在是上帝國臨在人心裏的顯明。

在中國大陸的教會,雖受教堂和十字架被拆,但不少忠心的牧者和信徒,寧可坐牢,也堅守信仰。

在香港,看見不少青年,在政治打壓中,仍沒有放棄其原則和理想。在蛇齋餅糉的吸引下,不少香港人仍沒有被誘惑。青年或許對教會有不滿,但仍存着盼望和忍耐,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對公義的追求。

回顧教會的歷史,教會的建立和發展多不是在光明美好的日子中,而是在黑暗,在罪惡權勢中,有更大的發展。

或許這正如上主對先知以利亞所說的:「我在以色列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王下十九18)

其實不只是上帝國的事,就是個人的事也如此。我們常喜歡唱「神未曾應許」這詩歌,「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我們真的這樣相信嗎?假若上帝沒有應許,常有藍色天空,面對黑雲蓋天,我們是否有信心,相信總有藍天?

還記得兩年前,電影《十年》獲最佳電影獎。很多人都懼怕,將獎項頒給《十年》,會得罪權貴,但獎項都是頒給了《十年》。在頒獎禮中,主席爾冬陞引用羅斯福名言說,「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是的,或許真的會得罪權貴,但假若大家都認為這是齣好電影,為何「懼怕」呢?日前,有作者在網媒對今年立法會補選撰寫了一篇文章,「三失補選」。他所指的「三失」是:「高官失責(沒有積極鼓勵市民投票),泛民失智(策略失當),建制失德(大媽越境撐場,暴力言語)。」看的時候,我也自問:「我們有沒有失信(心)?」

復活的盼望,不在於明天會更好,而是在黑暗裏看見光明,在死亡裏,看見生命。「我們身上常帶着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林後四10)這是復活的真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