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復活節默想─堅守真理,為義受苦,做個有腰骨的人

-100%+

今天是復活節,復活節除了是耶穌戰勝死亡的日子,也是耶穌為義受苦的一天。筆者心目中沒有教會年歷的觀念,所以在筆者而言並沒有受苦節和復活節的分別,所以今日的分享也沒有刻意分開受苦與復活。在耶穌受死的年代,社會充滿着扭曲,當時的文士和法利賽人仗着強權欺壓百姓。今日香港社會同樣充斥着各種的扭曲,例如一些非法傾倒泥頭的不法商人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嘗試清理泥頭或者把泥頭帶到政府總部示威的人士卻被控以盜竊罪。又例如參與魚旦事件的人被控暴動罪;但向天開槍的警察卻受到花雞繩的嘉許,說他是英勇無比。

在創世記中提到,上帝將管理大地的責任交了給我們人。但當我們作為基督徒看到上帝美好的創造被掌權的人蹂躪到今時今日的景況,我們感到悲痛。我們作為基督徒,更應按上帝的心意大公無私地管理上帝的創造。但今天我們感到悲痛也是因為我們同時也看到偏偏有些基督徒高官、立法會議員為了利益,埋沒自己的良心。聖經裡曾說:「一人不能事奉二主,不能又事奉瑪門,又事奉上帝。」據聞某位信心之母不止事奉瑪門,還要事奉黃大仙,真要命。這些基督徒要是不悔改是要落地獄的。

今天在這個邪惡掌權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的是鼓起勇氣,說出真理。教會會經常聽到一個說法,是要學習耶穌基督。但學習耶穌基督其實一點也不簡單,要學習的事情也遠遠比學習耶穌基督的性情或者是處事作風來得複雜。如果十字架是我們信仰的高潮,學習耶穌基督就正正是學習耶穌那種捨已犠牲,為義受苦的精神。當我們認信作為基督徒的時候,我們同時是與耶穌在十字架的犠牲連結起來。我們因耶穌基督的受死而得永生,我們也因耶穌基督的受死而一同受苦。

當耶穌受審的時候,當時的人們不斷想作一些罪名來屈耶穌,當然,那些罪狀完全不能成立。當時耶穌對這些指控是不發一言,因為這些指控根本與事實不符。當大祭司問耶穌是不是上面的兒子基督的時候,耶穌其實也可以不作聲,他要是不作聲,大祭司根本就沒有籍口治死他。但他沒有作出這個選擇,他反而是直認自己是神的兒子。耶穌這樣作,是因為他要堅持上帝所給他的真理。

在這裡,我想特別提一提彼拉多這個人。在馬可福音中的彼拉多為人其實不壞。當祭司們將耶穌押到彼拉多的地方的時候,彼拉多沒有查也不查,立即下令處死耶穌。反過來,他在查明耶穌之後得知祭司們是想「老屈」耶穌,嘗試以逾越節釋放犯人的慣例釋放耶穌。他甚至將耶穌與殺人犯巴拉巴放在一齊,想要當時的暗示群眾放了耶穌。彼拉多同時也多次問群眾要處死耶穌的理據,但群眾沒有回答,堅持要把耶穌處死,而彼拉多也屈服了。聖經告訴我們,彼拉多到了這裏還是因為怕了當時的群眾,沒有堅持真理,把清白的耶穌處死。我們卻要以此為鑑,不要像彼拉多屈服在強權之下,卻要像耶穌堅守真理,那怕是因此犠牲性命。

最後,願我們在今日邪惡掌權的年代中,能做個挺起胸膛,敢說真話,不畏強權的基督門徒。如果我們今天還是屈服於強權之下,願上帝加力給我們去面對,就像昔日耶穌升天前所言:「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耶穌﹚了。」我們不需要害怕世上的強權,因為世上的權柄都在耶穌之下。即使我們真的要向現實低頭,屈服在強權之下,那至少讓我們不要與這個世界同流合污,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

本文為筆者於路小教會復活節街頭崇拜之分享之全文,另外此文部份釋經來自香港神學院聖經科講師張祥志老師於課堂的分享,另外也有來自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之盧家輝先生於團契時的分享,特此鳴謝。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