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風向到方向


Willis Wu 2018年9月30日

近日,某教會舉行了一連三場的祈禱會,說是因應颱風將要殺到,要努力「爭戰禱告」。套用它們的一句話:「颱風風聲有多麼緊張,神的榮耀就有多大!」

所謂的「爭戰禱告」,說白一點就是浸禮日巧遇颱風到港,為免日子因天氣延誤,故此鼓勵信徒為此祈禱。或許相熟朋友多習慣理性說話、低調處事,看到這類的浮誇報告也禁不住在圈子裡廣為傳閱。結果,朋友多表達同一個問題:「為何網絡上經常流傳該教會的負面報導,該教會的會友數字依然有增無減?」

言談之間,一位至今依然參與該教會聚會的朋友表示,教會的領袖知人善任、願意適時放手,想是當中的「成功」關鍵。朋友說,他眼下不少對音樂充滿熱誠的少年人十多歲時便被教會鼓勵不同的活動上擔任樂手,到了二十多歲時便可以即場配chord、無譜彈奏;好些教友畢業後到演藝學院修讀舞蹈、戲劇,教會也會鼓勵他們參與相關於服侍演出。如此,教友大多能夠透過他們的服侍發現自我的價值,對著這個願意鼓勵和栽培他們的群體自然一天比一天委身。

說白一點,今天網絡上對基督教會的負面報導,又豈止上述的那一所教會?只是作為生命迷茫時的亮光,信仰並不會因為某些群體的一時軟弱而消聲匿跡。然而,當慕道者願意放下別人的目光走進信徒的群體時,教會又有多願意接納他們呢?

記得某次跟別的宗派同工吃飯聊天,他感嘆教會的青少年工作難做。究其原因,並不是教會沒有客源,卻是教牧長執對青少年的信心不同。「當教會的領袖一方面不斷調強調自己二十出頭便成為執事、努力為主拓展開荒;另一邊廂卻指責今天的青少年未能成為大器,就是希望邀請他們帶領一次敬拜也多翻喝止。」同工繼而慨嘆,教牧長執經常表示希望青少年盡快融入教會生活,只是當這些學生步入二十來歲的大專時期,眾領袖依然處處顯出戒心,又如何叫人投入這個群體?

偶爾的情況下,獲得某mega church的信徒栽培手冊。手冊把信徒的培訓分為四個不同階段、並為各階段作出不同的量化條件和評級。或許整個栽培的系統跟公司的人事制度相似,作為屬靈的群體不應多帶一點世俗意味。只是,系統往往讓人明白自己當下的位置、也教人清晰往後的生命方向。當你自己也看不清自身的位置和方向,又如何勸服自己委身眼下的群體、在教會的事奉當中活出真理的見證呢?

筆者並非為某些大型教會說話。然而在一個信息萬變、人心愈趨迷茫的情況下,教會盛載上主的聖言,也就有著成為別人「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的一份使命。盼望作為教會的領導層,我們都能好好思考如何讓教會建立人生的命、讓人看清上帝為自己所賦予的位置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