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

中學通識科教師,教協理事,獨立音樂人,長髪已去但長留心中,又沉迷Linux超過十載,是一對兒女之父。

從電影《Spotlight》看教會 -一位信徒的自省

早前看了奧斯卡最佳影片《Spotlight》(中譯:「驚爆焦點」),落幕後漆黑一片,剩下背景音樂,我和太太坐在椅上良久,深深反省著:教會之大不等於聖潔,犯下的罪甚至是遠超個人所能及的。

電影內容在維基百科裡已寫得清晰,但可能有讀者未及觀看,故摘錄如下。電影紀錄了2002年《波士頓環球報》偵察小組的真人真事,他們鍥而不捨地調查波士頓區天主教教會神父性侵兒童的醜聞。固然,荷里活式電影的編劇、拍攝及剪接使觀眾的腦部沒有超過兩三秒的休息,節奏緊湊得很,戲力來自其步步推敲,而且調查屢屢碰壁時,也可在暗角處往往也發現新的曙光、新的希望。

兩段難忘的情節

在這裡想點出兩段令我難以忘懷的情節。其中一幕是敍述偵察小組的調查員Michael幾經辛苦得到法庭文件,能證明某神父的性侵兒童行為,面對其他報章的競爭下,Michael極力向上司Robby爭取立即將新聞公佈,然而Robby認為要把區內80多名有份性侵的神父一網打盡,才能真正地停止這個作惡系統,所以想積聚足夠材料才一併公佈。被拒絕的Michael堅稱不可以再等了,說了意氣說話,我節錄其中一段:「為何面對不義,你竟可猶豫、拖延?天主教教區縱容這般邪行,如今還是繼續性侵孩子!這已經夠了!夠了!」我聽著不禁淚流,常人皆有良知,尤其是信徒,更時常受聖靈的提點及鞭策,面對不公義噤若寒蟬,和縱容罪惡是沒大分別。其後,Michael和另一名同事Sacha在平台喝酒談心,Sacha慨嘆自參與這次偵查後,自己已沒跟媽媽返教堂,皆因一想到她面前的神父極有可能性侵兒童,實在令她難以接受。而Michael也真摯地剖白:「其實我也很想會有一天,像從前孩子般重返教堂…」

比神父更像神父的記者

另一段是敍述管理層希望偵查小組在聖誕前後刊登報導,大家不眠不休,甚至在平安夜裡也竭力工作。電影背景音樂以Silent Night悠悠地在奏著,但影片則不斷穿插著偵查小組訪問受害者、紀錄及寫稿的工作,這形成了很大張力。筆風一轉,鏡頭對準了Michael,他站在教堂門前凝望著唱詩的小孩,眼裡泛起對教堂既憐愛又恨惡的複雜心境:究竟偵查小組明天刊登的「教區啞忍神父性侵兒童多年」的新聞會徹底地破壞教會,還是行駛上帝喜愛的仁愛和公義

信神?信教會?

這套電影使我深深感到教會的規模大小和它的正當性沒有必然關係,為求團結,教區更會製造各種謊言來合理化自己的錯誤。可能信徒會說:「這只是天主教的問題,無關基督教或甚我教會的事。」或者會說「這是個人的墮落,神父要深切認罪了。」如何使教會能回歸聖經中要求的聖潔、仁愛、公義?我認為這責任不能單單落在牧師、傳道的身上,也沒有什麼規章制度可完全防範墮落;相反,教會每一員也要誠實面對自己的信仰,要時刻扣問內心:「信仰是積習,還是在心靈裡不斷提點,今天上帝和我同行的經歷是什麼?如何好好把握神交給我的工作及使命?」

團結和諧 vs 異見批評

教會如何可以生生不息,無忘初衷,走在當初立會會旨的道路上?就是締造對話空間與機會,信徒們可以一起分享信仰人生;真切地包容大家的差異,甚至容忍帶點刺耳的批評。遇有問題時,都可赤誠面對,互相提點。在個人層面上,除了時刻提醒依靠神,保守自己不至墮落,組織上更要包容上述差異,自我鞭策,盡可能減少教會墮落的機會。

在教會活了四分一個世紀,我明白教會有團結的需要,團結更是信任的體現,使工作更有效及順利;而差異代表著不和諧,批評更會某程度是損害了團結和信任,況且在華人的文化血脈裡更深種「團結就事成」的想像,然而在教會群體時刻依從聖經和防範集體墮落兩者的取捨上,我寧願教會接受差異及批評多一點,也不願有如天主教教區般犯下滔天大罪,要不知何許才能拾回信任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