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eth Ho

少年時喜歡閱讀和發白日夢,曾幻想自己成為小說家、科學家和哲學家。現在是一名小傳道,仍然喜歡閱讀和思考。有感於基督信仰需要更多對大自然的關懷,所以,同人行山就是我的牧養。

從西谷啟治的空之哲學看《天煞異降》的非線性時間觀

arrival

《天煞異降》(Arrival)是一部以科幻包裝、内容卻充滿了科學和哲學深度的電影。它提出的非線性(non-linear)時間觀有兩個面向,分别是圓環式的時間和時間的同時性。這兩個面向均有深厚的科學和哲學基礎。

就科學而言,近代有不少科學家主張宇宙是不斷在大爆炸和大崩塌的循環之中生成和毀滅,由於時間是從大爆炸起始,因此在這理論下,時間可被看作是圓環的,從一次大爆炸到下一次大爆炸再到下一次大爆炸,不斷循環,無始無終。另一方面,由於時間只是時空的一個維度,只要我們在高於時間的維度觀察時間,我們便能超越時間的不可逆性(又稱「時間箭頭」),過去、現在、未來的每一瞬間因此可被看作是同時的。

就哲學而言,這兩個時間面向與東方的宗教哲學,特别是印度教和佛教的思想吻合。由於科學方面的理論已有不少科普書籍論及,因此,這篇短文的目的是探討非線性時間的哲學基礎,特别是從日本的宗教哲學家西谷啟治的空之哲學來看這部電影的時間觀,並探討從這種時間觀所衍生的倫理含意,從而解釋為何女主角露薏絲(Louise Banks)透過外星人的語言掌握到非線性時間後,明知女兒漢娜(Hannah)天生有絕症會在成年前死去,仍會決定把她生下來。

1. 西谷啟治的空之時間觀

西谷啟治認為空之場同時超越了理性和感性所在的意志之場,以及毫無中心的虛無之場。空之場是虛無之場的「無化」,是涵蓋一切事物的最終極的場所。在空之場中,事物以超越主體性(subjectivity)和客體性(objectivity)的方式呈現自身。由於主體性和客體性被打破,自他(self-other)的界限便被打破,因此,事物在其自身之本中收攝一切,同時其自身成為其他事物之本,因此,世間萬物形成「回互相入」的關係,各事物在别的事物之中成為自身,同時在空之場中收攝為「一」。因此,與無中心的虛無之場不同,空之場既無中心,也隨處是中心。

在空之場中,事物一方面在這種「回互相入」的關係中不斷成為自身,即在每一瞬間都在生成(becoming),但另一方面,由於虛無是事物存在的根柢,因此事物在每一瞬間都在滅没。因此,事物在每一瞬間都是生滅的雙重曝光。從這角度看,事物的過去和未來都收攝於現在的瞬間,換句話說,在時間線上的每一瞬間都收攝了事物無盡的過去和無盡的未來,因此,在空之場中,每一個瞬間都是相同的,因而是同時的。

另一方面,由於事物是「回互相入」的,而每一瞬間也因其同時性而形成「回互相入」的關係,即過去之本收攝了未來而成為過去,而未來之本也收攝了過去而成為未來。因此,事物的「回互相入」在時間之中流轉,因而形成「輪迴」。因此,在空之場中看時間整體,時間是圓環的。

2. 空之哲學的倫理含意

在空之場中,時間既是同時的,也是圓環的,世間萬物在這樣的時間之中「回互相入」。那麽,這種時間觀有什麽倫理含意呢?

首先,就圓環的時間而言,由於時間無始無終,因而没有任何時間上的終末可賦予時間任何目的和意義。而且,由於空之場突破了主體性和客體性,因此在時間以外也不存在任何絕對的他者(例如神或佛)能賦予存有和時間任何目的和意義。然而,空之場並非毫無目的和意義的虛無之場。在空之場中,存有的目的和意義在於存有自身的存在,但與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不同,由於事物是「回互相入」的,事物的存在意義不獨在於自身,相反,每一事物在別的事物之本中使別的事物成立,因此,存有的目的和意義在於使自身以外的一切存在,從而歸返至自己自身,使自身存在。因此,從這角度看,空的圓環性時間並非以虛無為依歸,而是以空卻自身、成就他者、因而使自己存在的存有為依歸。由此衍生出的倫理含意就是捨棄自己來承托他者之存在的愛。

第二,就時間的同時性而言,事物在每一瞬間都是生滅的雙重曝光。在空之場中,生滅為一。生必須與滅相連才是生。因此,從這角度看,存在並非對虛無的抵抗,相反,存在本身就含有虛無,反之亦然。由此衍生出的倫理含意就是不以生抵抗死,相反,以對死和滅的體認來體認生,從而會得生之意義。

3. 《天煞異降》的非線性時間觀與露薏絲的決定

《天煞異降》明確地提出圓環式的時間和時間的同時性這兩個概念。就圓環式的時間而言,電影刻意使事件的時序顛倒。例如在露薏絲的女兒漢娜出生之前,露薏絲已擁有照顧這女孩的回憶。對掌握到非線性時間的露薏絲而言,「未來」其實也可看作是「過去」,時間呈現了圓環式的結構。另外,電影也以象徵的手法強調圓環的時間,例如出現在片頭的奔流到海不復回的河流意像,到了片尾便成為百川歸海、循環往復的意像,象徵露薏絲所體認的時間從線性時間轉變為圓環式的時間。此外,露薏絲的女兒以「迴文」Hannah為名、以及外星人的文字呈圓環狀,皆象徵了時間的循環往復。

就時間的同時性而言,電影明確指出外星人的文字是從頭和尾同時書寫的,顯示他們所經驗的時間並沒有過去、現在和未來之分。另外,露薏絲之所以能化解全球危機,是因為掌握到非線性時間的她能同時在現在和未來與中國的商將軍交涉。在未來的酒會上,露薏絲透過交談得知商將軍的直線電話和他的秘密,以致現在的自己能致電商將軍從而化解危機。對露薏絲而言,這兩件分別發生在現在和未來的事件是同時發生的,展現了時間的同時性。

那麼,為何活在非線性時間中的露薏絲明知女兒天生有絕症而活不到成年,仍決定生下她呢?這可從西谷啟治的空之時間觀所衍生的倫理含意去解釋。

首先,正如我們在探討西谷的空之哲學時說過,存在本身便是自身的目的和意義。而且,在空之場中,存在之所以是存在是因為它包含了虛無,事物在每一瞬間都是生滅的雙重曝光。唯有透過體認死和滅,生才有可能。因此,漢娜的死並不會否定她的生,相反,她的死肯定了她的存在。因此,露薏絲的決定反映她從時間的同時性中體認到生死如一,無論漢娜的人生有多短暫,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意義所在,因而決定把她生下來。

第二,世間萬物在時間之中「回互相入」,故事物的存在意義不獨在於自身的存在,而是空卻自身、在別的事物之本中使別的事物成立。這衍生出捨棄自己來承托他者之存在的愛。失去兒女對每一個父母而言都是痛苦的,但這種痛苦是一種我執,亦即是將自己與兒女的關係視為是「我的關係」,因而會因死亡帶來的關係終結而感到痛苦萬分。從這角度看,女兒的死對露薏絲來說是非常痛苦的,不過,露薏絲體認到生下女兒其實是一種捨己,因這決定意味著露薏絲必須承受喪女之痛。但是,正正因為這種捨己,漢娜才得以存在。換句話說,露薏絲的空卻自身承托了漢娜之存在,展現了露薏絲對漢娜之愛。

4. 總結

從以上分析可見,露薏絲的決定和她對時間的體驗直接相關,並且可從西谷的空之哲學中得到解釋。而最終露薏絲的丈夫無法接受露薏絲的決定而與她離婚,正是因為兩人活在完全不同的時間觀中所致。

參考書目:

西谷啟治著。陳一標、吳翠華譯。《宗教是什麼》。台灣:聯經,201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