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從禱告與行動中培育靈命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在過去的80天,不少教牧及信徒參與反修例運動,承受來自四方八面的强大壓力,個人情緒及身心社靈感到疲累與枯竭。有些堂會在今次事件中迅速出現內部撕裂,因分歧產生對立。教牧領袖需要重新檢視,因應場境作出相應的教導與牧養,培育信徒的靈命,在紛亂世代中逆流成長。

29-8-2019b潘怡蓉博士指出「整全的靈命培育與社會運動之間互動應該是充滿動力的(dynamic)。這互動可以用『黙觀中的行動者』與『行動中的黙觀者』二者之間的整體性來呈現。」(《迎向政治的呼召》,42頁)。

筆者無意以此短文在這方面作出深入的探討,只是想分享近日的一些觀察及參與體驗,提出想像與可行的實踐。

以禱告進入世界

筆者觀察過去堂會因著「政治中立」的思維,門徒訓練及靈命培育的內容少有涉及社會政治關懷的層面,外向性的實踐則較為著重社區關懷,例如節期探訪、嘉年華會及社區天災救援行動等。面對當前社會形勢,教會的培訓與教導可以靈活調較,加入適切的社會元素,彌補不足,豐富參與者的體驗,把信仰融入現實的場景。

潘怡蓉博士認為,「教會身處在多元與多變的世界,面對不同的社會運動的挑戰,封閉的培育模式會在信仰生命之間形成猜疑與對立,强化不相融的靈性思維,使得靈魂與肉體、內心與外在、屬靈與屬世、私人與社會處在對立、甚至割裂生命狀態,人與自己並與他人之間,出現衝突、壓迫與分隔,各自活在自我保護的城牆裡。」(53頁)

教會可以幫助信徒從禱告開始,促進大家彼此的分享,把所見所思藉著禱告置於聖靈掌管當中,與主相遇,察驗祂的帶領。傅士德博士(Richard J. Foster)分享禱告的操練指出,「禱告把我們放射到靈性生命的前方。在所有屬靈操練中,禱告是最重要的,因為它引導我們進入與父無間斷的交通中 …… 當我們禱告的時候,上帝便慢慢地温柔地向我們顯示我們藏匿的所在,把我們釋放出來。」(《屬靈操練禮讚》,45頁)

一位信徒分享她的苦況,教會因害怕撕裂帶來紛爭,不知怎樣宣講信息及代禱。後來,她發現堂內一些信徒也有同感,大家聚會後到街上暢所欲言,後來再返回教會與牧者分享感受及一起祈禱。我回應她,教牧領袖有時因資訊與經驗不足,以致未能迅速辨識該怎樣教導與應變,不足為奇。若情況可行,彼此坦誠相向,一起從禱告開始,縱然想法未必盡同,求聖靈更新各人的心思意念,引導我們作出適切的辨識,尊重不同,接納與我持相反見解者,不以自己為真理的代表,容讓聖靈光照各人的內心,給予指引。「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我們處處受困,卻不被捆住,內心困擾,卻沒有絶望」(林後四章7-8節)

筆者認識一些堂會,於此期間聯合舉辦「香港短宣深道行」,就是因應場景,制定關懷社區與社會的查經資料,多向度的探訪行動及培靈奮興等,這是結合當下處境的應變,是一個切合時勢的回應。

另外,一些堂會身處於遊行的地區,在當天舉行祈禱會,之後開放讓遊行人士作休息,提供飲品及使用洗手間等,信徒學習接待,從中服侍與關懷。筆者在臉書看到一位教牧的分享,節錄如下:「昨天下著大雨,全日在教會留守,有一班年青會友一齊幫手,晚上十一點多祈完禱才回家,經歷了亂世中的平安,我們為進來全身濕透的青少年送上涼水和飯,他們把錢放入奉獻箱,真係好可愛。之前一段日子,有會友因不同看法選擇離去,我感到恐懼和孤單,怕自己做錯,我一次又一次求問,覺得要謙卑尋求主。今天過程中,我一一審視他們的樣貌,每個都是珍貴的,他們需要牧者。」

是的,個別堂會的情況很不一樣,不是每一間都要有相同的回應,我們就是因應場景作出思考與關懷,從禱告中尋求帶領,正如上述的不同例子。然而,禱告與行動是緊密相連的,倘若我們認真看待我們的信仰,在不明白及不知怎樣行的情況,仍能不住禱告,憑愛心行事,進入時代的場景,讓聖靈導引前行。

誦詩篇從心禱告

因著警方於8月11日對示威者的「濫暴濫捕」,一群教牧於8月12日當天下午舉行記者會,及後前往警總宣讀聲明,於對開路旁設立48小時的通宵唱詩禱告站,讓信徒流水式聚散,行動中禱告,禱告中行動。

我們採用不少詩篇來誦讀和分享信息,幫助前來的參與者舒發內裡的不安、擔憂及憤慨,在神面前傾心吐意。誠如張國定博士所言:「詩篇有如一面鏡子反照我們人生的起伏,無論是喜樂、憂愁、安詳、恐懼、堅信、困惑、疑慮、盼望、灰心等不同的情緒,都在聖靈的引導裏毫無保留地活畫出來。詩人向神赤露敞開、傾心吐意。」(《天道聖經註釋:詩篇(卷一)》4頁)

有教牧分享詩篇147篇第3至6節:「他醫好傷心的人,包紮他們的傷處 …… 我們的主本為大,大有能力,他的智慧無法測度。耶和華扶持謙卑的人,將惡人傾覆於地。」我們為著右眼受重傷失明的女急救員憂傷,為那些卧底示威者的所作所為憤憤不平,在內心情緒起伏不安之際,求主幫助我們倚靠大有能力的耶和華,因為惡人必被傾覆。

我們看到當權者驕橫跋扈,妄顧香港安危,置人民於水深火熱。詩篇幫助我們在神話語中得安慰,堅立我們的信心。不少信徒禱告中落淚哀哭,在上主面赤露敞開,承認自己的不足和軟弱,求公義的主,憐憫與審判。在這個禱告的過程,信徒從中釋放地開聲禱告,彼此代求,在一個戶外的自然空間,發出從心的禱告。

盧雲神父(Henri Nouwen)分享有關禱告與服事,教導我們要操練從心發出的禱告,先從簡短的禱告開始,再學習不住的禱告,繼而是接納一切的禱告。這是一個操練如何禱告的歷程,建立禱告的紀律和規則。

29-8-2019c「發自內心的禱告也是一條通往清心(單純之心)的道路,給了我們雙眼,看清與自身存在有關的種種真實。這顆清心(單純之心),允許我們看得更清楚,不只是注意自己的需要、扭曲與焦慮,也看見神憐憫且慈愛的臉龐。只有保持這個清晰的異象,才有可能真正帶著一顆平靜安穏的心,走進眼前的騷動世界裡。」

(《喧囂中寧靜》,114頁)

靠聖靈啓導前行

筆者協助安排48小時通宵唱詩祈禱會,我們預計會有陽光猛烈及下大雨的時候,所以也會按情況而作出相應的調整,與會者要適應變動,彈性處理可能有突如其來的事情。三天的不同時段,由來自不同堂會教牧主領,信徒一起唱詩及禱告,期間有人帶來櫈仔、飲品及結他等,不經不覺建立了一個公共的團契空間,各人有不一樣的經歷與體會。

記得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分,不少文職人員從四方八面途經,現場人潮出入嘈吵,當時我們在路的兩旁唱詩禱告,一位拖著買餸手推車的女途人,剛巧經過我的身旁,指罵我們不支持警察,當時我們正在唱著「神愛滔滔,活水匆匆湧流」,霎時間不知如何回應。我當時心中並不好受,內裡是有點憤怒。

當我還未坐定回氣,忽然在我後邊有一位白領男士走過來,送上數枝冰凍的飲品及叫了一聲「大家加油」,微笑揮著手便走了,他的出現緩和了剛才崩緊的氣氛。再過一會,意想不到,有一位女同工迎面而來,她二話不說,遞上冰凍的飲品,再為我們幾位在場的同工打氣,加添力量。

大概下午四時,我坐在櫈仔上歇息,因早上唱詩去得太盡,聲音開始沙啞,有點疲累。正在此時,有一位年逾六十歲男子,彎低著腰推著收拾雜物的四輪手推車,靠近我的身旁經過,突然轉身向我傳來一袋冰凍的檸檬茶,當我正想對他說:「不用,我們足夠了」的一刻,他已離我遠去了,我看著他的背影,腦海裡浮現起今天的經歷,頓時醒悟,這一天三次送來涼水給我這個「小子」的,不是途人,而是親愛的主耶穌,祂一直與我們同在,知道我們所作的,「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誰是勞苦擔重擔的人?參與的教牧和信徒?那個指罵我們的女途人?那兩個向我送水的途人?抑或是在對面警總內的人們?這個經歷讓我深深體會,上主供應我們屬靈上的需要,這一杯「涼水」,滋潤心靈。

29-8-2019d

潘怡蓉博士教導有關黙觀與行動的彼此互動,黙觀中的行動者强調上帝是主動走向人,在我們的生命中工作,讓人與祂相遇;而行動中的黙觀者指上帝是積極介入世界,在人的歷史當中展示祂的救贖。「黙觀者透過行動的過程,更具體地在處境中經驗上帝的同在與作為,更察覺和認識臨在於世界的上帝。」(46頁)

原來,三一上主的臨在(divine presence),可以是如此不經意的真實。求主幫助我們,在行動與禱告的互動中,學習黙觀,生命經歷試煉與陶造,踏上建立整全靈命的征途。

結語

我們當中有不少人參與今次的反修例運動,在疲累中需要屬靈的補給,以禱告結連行動,幫助自己在幽暗紛亂的時刻,前行中經歷聖靈的導引,在走岔迷途時知返,在行正路中明辨當前每一步。

願以St. Dimitrii of Rostov禱文與你互勉!

請來,我的亮光,照明我的黑暗;
請來,我的生命,從死亡收納我;
請來,我的醫生,醫治我的創傷。
請來,神聖火燃,燒掉內心罪汚,以祢愛火焚燒我;
請來,我的君王,居我生命寶座,並在此執掌王權。
唯獨祢是我的王和我的主! –

(《禱聲不絶》,94頁)

梁國全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副總幹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