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從獵人休刊到牧會心態

據說冨樫義博的漫畫作品《HUNTER x HUNTER》(又譯:《全職獵人》)將要再度休刊了。

說起來,該漫畫在1998年於日本的《週刊少年JUMP》連載旋即大受歡迎,更在次年改編成動畫,讓人氣推上高峰。可惜在2006年以後,作者因為各種原因宣告暫停《HUNTER x HUNTER》的連載,往後雖然多次短暫的復刊,但總逃不過再度休刊的命運。筆者曾經也是《HUNTER x HUNTER》的忠實讀者,卻受不了這種無止境的等待,結果讀過蟻王篇的故事後也決定放棄追看這套難以完結的漫畫。

看過小畑健漫畫《爆漫》的朋友都會明白,日本漫畫行業競爭相當激烈。若非擁有相當的志向和能力,一位繪畫好手根本沒可能進入漫畫界的殿堂。冨樫義博以《幽遊白書》闖出名堂,至今故事依然為人津津樂道,他昔日在漫畫上的修為必定下過一番苦功。至於《HUNTER x HUNTER》連載不到十年,作者卻任性地把筆下的故事擱置,箇中原因眾說紛紜。

近來,網上流傳一段來自週刊少年JUMP展覽的漫畫家感言,讓當中的疑團解開。冨樫在展覽上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從連載開始到最後,密集的4年間竟然能讓人的心境有如此大的改變。稅金就佔了收入的70%左右,一天工作20小時的話,就有14小時都只是在做白工。一想到這裡,就不由得想在半夜跑出去。如果當時已經有駕照可就不好了。感覺自己的身心和人生都要分崩離析了,所以對於能賣出653萬部,倒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1

冨樫所說的4年,大抵是成名作《幽遊白書》的火紅年代。昔日曾經為自己的作品費盡心神,得來的回報卻未能充分反映在課稅後的收入之中,也自然讓一位全職漫畫家為自己的身份的感到迷茫。結果,《幽遊白書》的故事也在當時無人理解的情況下收筆。

隨著人生步入另一個階段,冨樫義博也不再僅僅擁有漫畫家的身份。就在《HUNTER x HUNTER》開始連載的第二年,他與《美少女戰士》的原作者武內直子結婚、又於次年誕下一名兒子(並於2009年表示家中第二位孩子誕生)。成為了父親,這一位全職漫畫家也不得不思考他在家庭裡擔任的角色。在過去幾次休刊時,他分別以家庭旅行、照顧子女為理據,教一眾追看他漫畫的讀者深感無奈,卻又不得不作點諒解。

事實上,每個人的生命都在不同程度上追尋自己的位置和價值。我們的位置所以明確,往往是我們能夠被他人認同的之餘,也同樣被自己的想法所肯定。當客觀條件未能夠肯定我們身份的同時,我們內心自然產生各種迷茫;那怕此刻仍然擔任某種崗位角色,實際上卻是感到鬱鬱不得志。

然而隨著年紀的改變,各人的身份角色總會出現微妙變化。這份變化出現的同時,也就是重新確立自我價值的契機。若我們未能夠在先前的位置上確立自己的價值,我們也自然會把目光和時間投放在另一個身份、甚至漸漸淡出原有的位置。顯然,冨樫多年來也掙扎於作為全職漫畫家的身份,並逐漸以行動作出抉擇。

筆者在教會工作超過五年,經常聽到不少上一輩的牧者慨嘆新一代牧者沒有全心委身的熱誠,牧會不出三年便轉換工場者比比皆是。有趣的是,這類牧者前輩過往也曾在多個堂會的事奉,卻少有分享自己轉換工場的原因。或許,要傳道人分享自己轉換事奉群體的故事,對他們來說並不容易。無論傳道人或信徒離開所屬的教會,背後往往夾雜著各種疲累、無奈、傷害和仇恨。信徒間分享在教會的問題還是容易,但傳道人分享自己的過去,卻往往會被標籤上分裂教會的惡名。

傳道人的生命是容易迷茫的。迷茫並非你在生活上找不到上帝,卻是在群體裡找不到上帝而非老細賦予你的位置。面對這份迷茫,你難以找到傾訴的出口,結果問題像癌細胞一般逐漸變大。事實上,你並非沒有全心委身的熱誠,只是你明白上帝的國度遠超於眼前這個讓你活不出上帝心意的群體,於是你只能夠背負各種污名再次尋可以安身、可以事奉的位置。

在教會的職場上,我比不上任何資深的名牧前輩。只是盼望前輩批判新一代牧者未能如你們一般為教會盡心服事的同時,也請大家能夠肯定他們作為傳道牧者的身份、讓他們知道自己此刻為誰事奉。

正如各位前輩昔日被呼召一樣,今天一代的傳道人所以願意成為牧者,絕對不是教會任何一位權力擁有者所揀選,卻是上帝背後的感動和安排。

  1. https://www.ettoday.net/dalemon/post/34422(瀏覽日期:2018年11月27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