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洲的世俗化,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余創豪 Chong Ho Alex Yu
chonghoyu@gmail.com

想像一下這種情況:你是一家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二十年前,你的跨國企業佔據了市場份額的八成,但是,現在你的市場佔有率下降到百分之二,你會怎麼辦呢?你會責怪消費者盲目,並繼續一成不變,還是會反省自己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呢?

「聖公會是不是天主教會?」

類似的事情已經發生在歐洲,基督教在西方文化深深植根了兩千多年,在二十世紀五零年代之前,基督教是歐洲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今天基督教不再是歐洲社會的一支生力軍,在許多西歐國家,定期參加教堂活動的人數已降至人口的百分之二至百分之五,英國、丹麥、瑞典更是重災區,根據二零零四年的一項蓋洛普民意測驗顯示,在丹麥只有百分之四人口經常出席教堂,在瑞典則是百分之五左右;英國大主教理事會二零一二年的統計報告顯示,只有百分之一點七五的的英國人每週參加教會。英國社會學家史蒂夫‧布魯斯(Steve Bruce)稱這種現象為「上帝已死」,他斷言這種趨勢是不可逆轉的。美國社會學家彼得‧伯傑(Peter_Berger)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當他探訪英格蘭的時候,他想在週日出席聖公會的崇拜,於是他走到酒店的禮賓部,詢問怎樣去聖公會,接待員問伯傑:「聖公會是不是天主教會?」

無神論的好消息

主張世俗化和無神論的人會認為這種趨勢是個好消息。社會學家菲爾‧朱克曼(Phil Zuckerman)在丹麥和瑞典停留了一年時間做研究,在二零零八年他出版了一本書,題目為【沒有神的社會】,據朱克曼所觀察,在這些無神社會中,通常人們很快樂,其暴力罪案率十分低,丹麥和瑞典有免費醫療、優秀的教育體系、雄厚的經濟實力、高尚的藝術氛圍、平等的社會政策……,人們不覺得需要宗教的安慰。在另一本名為【不再信仰:為什麼人們拒絕宗教】的書中,朱克曼說,歐洲能,美國也能。

新無神論運動四騎士之一的山姆‧哈里斯(Sam_Harris)也運用歐洲的統計數據,去鼓吹促進無神論的好處。在〈世俗道德混亂的神話〉中,哈里斯寫道,根據二零零五年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無神論最流行的國家,如挪威、冰島、澳大利亞、加拿大、瑞典、瑞士、比利時、日本、荷蘭、丹麥、英國……,都是高度發展的社會,其人均壽命、成人識字率、人均收入、教育程度、性別平等、兇殺率、嬰兒死亡率……都顯得很好。

什麼國家最幸福?

朱克曼和哈里斯引用的是舊資料,筆者翻查最近的統計數據,看看今天是否有什麼變化。根據聯合國二零一三年發布的世界幸福報告(表一),在幸福感指數最高的前二十個國家中,有些是非常世俗化的歐洲國家,但其中一些仍有強大的基督教影響力。例如,荷蘭排名第四,其教堂出席率是百分之三十九,美國排名第十七,有百分之三十七的美國人定期參加教會,愛爾蘭的排名僅次於美國,其教會出席率更高達百分之四十六。但這些國家有一個共同點:教會出席率正在下降。然而,迄今為止教堂出席率的數據十分不完整,因此筆者無法作進一步的統計分析。

表一:二零一三年聯合國世界幸福報告

排名國家幸福感指數
1丹麥7.693
2挪威7.655
3瑞士7.650
4荷蘭7.512
5瑞典7.480
6加拿大7.477
7芬蘭7.389
8奧地利7.369
9冰島7.355
10澳大利亞7.350
11以色列7.301
12哥斯達黎加7.257
13新西蘭7.221
14阿拉伯聯合酋長國7.144
15巴拿馬7.143
16墨西哥7.088
17美國7.082
18愛爾蘭7.076
19盧森堡7.054
20委內瑞拉7.039

 

除聯合國外,新經濟基金會也提供了每個國家的幸福指數,這叫做「快樂地球指數」,新經濟基金會採用的方法跟聯合國不同,它把生態保護放入考慮之列,因此,工業化程度較低的國家可能會有較高的得分。有趣的是,根據二零一二年的快樂地球指數報告,排名前二十位的最幸福國家中,沒有一個具有深厚的基督教傳統(表二)。這些統計數據有利於無神論嗎?但我想指出,這些排名前二十位的國家,也沒有被朱克曼和哈里斯視為模範的世俗化歐洲國家。

表二:二零一二年新經濟基金會快樂地球指數報告

排名國家快樂地球指數
1哥斯達黎加64.036
2越南60.439
3哥倫比亞59.751
4伯利茲59.290
5薩爾瓦多58.887
6牙買加58.534
7巴拿馬57.799
8尼加拉瓜57.063
9委內瑞拉56.871
10危地馬拉56.861
11孟加拉56.292
12古巴56.186
13洪都拉斯55.976
14印尼55.482
15以色列55.204
16巴基斯坦54.140
17阿根廷54.055
18阿爾巴尼亞54.051
19智利53.883
20泰國53.458

 

結語

你可能會爭辯說,這些統計數據不可靠,但至少我們應該思考怎樣借鑒歐洲的教訓,和怎樣去回應新無神論運動的挑戰。不幸的是,在我的經驗中,許多基督徒不是忽略這個問題,就是提供典型答案:罪人盲目地遠離神,我們需要固守真理,多祈禱,多讀經,以不變應萬變……。但想一想柯達、寶麗來、諾基亞、BlackBerry……的下場,如果我們拒絕審視自己,世界便會拒絕我們。

在【宗教化美國,世俗化歐洲】這本書中,伯傑指出,與歐洲相比,美國的基督教依然強勁。伯傑嘗試解釋美國和歐洲之間的差異,我會在這裡討論其中的兩個解釋。一種解釋是,二戰後歐洲許多具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都是左傾的,一般來說,他們的思想特色是世俗,人本,和反宗教。其次,在歐洲,尤其是在法國,教育由中央政府控制,通常這些教育系統傳播世俗思想。相反,美國教育是分流和多元化的,地方政府和家長可以選擇孩子接受什麼類型的影響。彼得伯傑是社會學家,而不是神學家,但我喜歡他具體的診斷,因為他在把脈之外也暗示出一張藥方,如積極從事學術界活動,爭取發言;積極介入教育,為下一代播種。也許,基督教會需要更多伯傑這類人。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