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Wong 黃嘉漢

黃嘉漢 (Tony) 畢業於多倫多Tyndale Seminary & University College,道學碩士-主修基督教教育事工(M.Div - Major in Educational Ministry),曾於田納西州的莊遜大學(Johnson University, Tennessee)修讀領導學哲學博士課程。現為美國Deerfield三一神學院(TEDS)哲學博士研究生,主修基督教教育。Tony 現於加拿大西部牧養教會,亦為加拿大華人神學院-國際基督教教育學院的特約教學同工。

從懷疑到堅信:研讀詩篇七十七篇對生命的反思

詩篇七十七篇

亞薩的詩,照耶杜頓的做法,交於伶長。

 

1 我要向神發聲呼求,我向神發聲,他必留心聽我。

2 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

3 我想念神,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細拉)

4 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

5 我追想古時之日,上古之年。

6 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捫心自問,我心裡也仔細省察:

7 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

8 難道他的慈愛永遠窮盡,他的應許世世廢棄嗎?

9 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他的慈悲嗎?(細拉)

10 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

11 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

12 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

13 神啊,你的作為是潔淨的,有何神大如神呢?

14 你是行奇事的神,你曾在列邦中彰顯你的能力。

15 你曾用你的膀臂贖了你的民,就是雅各和約瑟的子孫。(細拉)

16 神啊,諸水見你,一見就都驚惶,深淵也都戰抖。

17 雲中倒出水來,天空發出響聲,你的箭也飛行四方。

18 你的雷聲在旋風中,電光照亮世界,大地戰抖震動。

19 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

20 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

 

人生在世,我們難免面對困難的光景。有些時候,當我們祈禱等待神時,我們會感到主好像沉默起來,祂好像消失了一樣。當我們落在此光景時,我們內心就會感到煩躁不安,而且還會對主起了疑問:「祂是否已經轉身離開我們?」、「我們的神是否將祂的慈愛收起來?」

當我們細讀詩篇七十七篇時,我們發現當詩人被所面對的事所困擾時,他祈禱等候神。然而他的內心卻「不肯受安慰」(V. 2),而且當他思念神時就「煩躁不安」、「沉吟悲傷」、「心便發昏」及「不能閉眼」(V. 3- 4)。最終他撫心自問:神是否「永遠丟棄」他、不再向祂「施恩」?神的愛是否「永達窮盡」?衪的應許是否「世世廢棄」?祂是否「忘記開恩」及祂是否發怒就「止住他的慈愛」?(V. 7-9)。整體而言,他內心對主起了懷疑的心。但詩人的想法卻在第十節起了一個極大的變化:

第一,詩人將他的注視力從自己的感受轉向神所成就的作為。經文的第十節表達了詩人內心感受的轉變:「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這表明他不再只以自己內心中的感受去衡量他與主的關係,他也從神施恩的作為去衡量他與神的關係。詩人在感受不到神同在的感覺時,他轉去「思想」及「默念」主所成就的作為。對我們而言,主所作的作為、祂的應許都記在聖經中,我們是否每天默想主的話語,使我們得著力量去面對困境?

第二,詩人從注視神的靜默轉注視神拯救的大能。在這篇詩中,詩人將他的注意力轉到神「彰顯」祂的能力、救贖了祂的子民,而且引導祂的百姓如牧人引導羊一樣(參十五至二十節)。而十六至十九節指出神是大能的神!對我們而言,我們是否去思想祂是那位大能而又牧養我們、救贖我們的神呢?

第三,從懷疑到堅信:第十九節是這想記「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神的大能及拯救是實在的,但我們是否以信心去堅信神:祂的腳蹤是人不能知道,但他在施行祂的大能。我們眼目雖不見,但有根基的信心使我們看見。我們是否以信心去回應困難呢?

在學者指出這首詩是以色列亡國到巴比倫後的一首群體敬拜詩 (Broyles, 1999, pp.314-5)。我們個人或整個教會肢體都會經歷困難的光景,我們會否一起默想主的作為,以信心回應我們前面的挑戰?

參考書

Broyles, C.C. (1999). Psalms.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