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從對現況的無力感探入哈巴谷書

empty-bottle-on-the-shore-of-the-beach_1232-532

近日筆者再翻看哈巴谷書的內容,嘗試以猶大和巴比倫代入香港和中國的現況,疏理自身對社會的無力感。面對DQ議員、不斷釋法、高官反智言論、一地兩檢、宗教人士被統戰等的議題,都使我感到意興闌珊。在筆者的教會圈子內,能討論的人不多,有些是不想討論,因為政教分離、有些是漠不關心,因為工作太忙根本沒時間理會、有些昰不明白為什麼要反抗,因為現在生活也不錯,要知足、有些是建制的支持者,可以討論,但最後總是傷感情。香港教會都不會太主動評論政事,我教會的牧者已經是常有閱讀政事,在講台上也會為此禱告,雖不會太容易表達支持或批判一方(還是那句要平衡教會不同政見人士),但我相信已經是香港教會中的少數。

曾經與一些團友討論和分享對政事的看法和感受,有部分人與筆者一樣都會感到無力,有放棄念頭或欲把焦點放回生活等向度。誠然,作為一般信徒和市民,我們都知道能做的不多,說了又如何,遊行又如何,反抗又如何,縱然我不贊同,但那份無力感是有明白的,既孤獨又苦澀。筆者到今天仍堅持寫作,是因為這是對自己一個負責任的行動,是令自己可以邁向思與行一致的生命歷程,按莫特曼的說法:貧窮的另一選擇不是財產,而是羣體生活,我們聯合起來,就有力量可以塑造大家的命運,由社區力量開始,改變中央集權和核心的控制。我相信這個「幾枝竹一紮斷折難」的意義沒人不明白。

回看哈巴谷書的內容,哈巴谷任先知時期,巴比倫成為強國正威脅猶大,而猶大正陷於靈性低落的光景,在先知與神的兩次對話中,先知看到當前猶大的困局,他向神訴說看到「強暴」和「奸惡」的事,但神卻沒理會。面對今天香港也是充滿「強暴」和「奸惡」的事,教會內部也常有「奸惡」的事,我們自己也可能是當中的一份子,基督徒和教會難道沒有禱告嗎?我們何嘗未曾質問過神,為何還不出手施行審判?然而,神卻沒有理會,「強暴」和「奸惡」的事仍繼續發生,以至惡人圍困義人,公理顯然顛倒。

接著神說以巴比倫為審判猶大的工具(哈一5-11)。先知再指出巴比倫是強暴的敵人,是吞滅比他公義之人的惡人,更不可能把不公義變作公義(哈一12-17),這次神不再提供解決方法,而是提供面對的方法,就是等候特定的日子,公義的人將會存活,巴比倫最後必遭懲罰。(哈二1-5)。回看今天,中國強暴地控制著香港,也有越迫越近之情況,信徒都只能無奈接受,或勉強掙扎一下。說真的,我不敢把現況完全代入經文之中,神是否揀選中國成為審判香港和教會的工具,我不肯定,但這也是一個可能性,但若是這樣,我是否在合理化這個不公義政權所作的事呢?當日先知哈巴谷也同有此情懷,所以他不明白和充滿疑問,神如何把不公義變作公義? 在此,我們可以嘗試與哈巴谷在時空中相遇,同一個處境,同一份感受,情何以堪。

神重申義人必因自己的信得生(義人必因信得生),先知還未經驗神如何解決申訴,但神要人等候特定的日子,公義的人將會存活,巴比倫最後必遭懲罰。(哈二1-5)。這裡是一貫先知文學的進路,在困境中的應許和盼望,我又嘗試大膽代入,假若今天中國成為神審判香港和教會的工具,信徒和市民活在強暴和奸惡之下,但神要求人學習信靠祂,因為唯義人必因信得生,而審判的工具,終為其不公義的行為,最終也必傾覆。這份信,非來自所應許的結果,人在時空的限制中,難以未來的事的結果來說服自己,以表達對神的信心。唯有我們信任神,那怕結局如何,仍堅持信任祂是帶我們出死入生的神。值得留意的是,先知就算得著這份將來的應許,但他仍每天都要活在困難的處境當中,特定的日子不是明天就到,神所提拔的,是人對神在其超越性和處境性上的信任。

接著是五個禍哉宣告(哈二6-20),筆者再此不深入討論。從每一個對巴比倫的禍哉指出,當先知信任神會在將來公義審判巴比倫時,他由對神的質疑轉向對巴比倫按公義的神的指責,這五個禍哉一方面能申張正義,重申神的公義,另一方面是人對不公義現況的宣洩,也代表著對神的信任和認識。今天我們每一個信徒雖然微少,能做的也不多,但指出不公義和罪惡的事,是我們每一個的責任,那怕「強國」、香港、甚至教會是如何強大和小器,任何國度最終都要伏在神的審判中。

最後的禍哉宣告裡指出在聖殿裡,人在神面前應當肅靜(哈二18-20)。

以肅靜帶人重新回到神面前去禱告,從第三章先知的禱告可以感到一份轉向,在盼望重生,堅持信任,以及學習神同在的重要性。哈巴谷在最後一章的禱告中表達出,他重要的心路歷程,是信徒們今天面對強權時,一份重要的學習和提醒。

三16-19

我聽見耶和華的聲音,

身體戰兢,嘴唇發顫,骨中朽爛;

我在所立之處戰兢。

我只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

犯境之民上來。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

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

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

棚內也沒有牛,

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

因救我的神喜樂。

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

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

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今天香港和中國就好像當日的猶大和巴比倫,中國日益強大,香港在其股掌之中任意踐踏。可能中國卻活在奸惡和不公義之中,拆十字架、殘害異己,把追求公義的人加以暴力。中國對宗教和政治的逼迫中,信徒何嘗不是在順民與逆民之間迷惑,在罪惡合理化的時代,怎樣堅持對生命的要求,與神對話同行,在公義還未彰顯的日子之中,等待直到信心被淨化。或許與哈巴谷書的神喻一樣,不公義的政權被神用於審判自己子民的工具,然而最終也審判這個不公義的政權,這份盼望與哈巴谷一樣還未經驗,「我在所立之處戰兢。我只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犯境之民上來」。但我們仍然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因為唯義人必因信得生。「耶和華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

參考書目:

– 天道聖經註釋,哈巴谷書、西番雅書、哈該書,黃天相著,天道書樓。

– 公義創建未來,莫特曼著,基道出版社。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