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修女的秘密性生活說到維多利亞時代的性態度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在幾天之前(5月10日) Daily Beast 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為《修女的秘密性生活》,這篇文章指出:天主教會的性問題並不只限於性騷擾和性侵,一位不願意透露真實身份的天主教修女說,長期以來一直傳聞在修道院中很多修女都藏有震動器,事實上,修女像神父一樣,經常掙扎於她們的獨身誓言,還有手淫帶來的罪疚感。根據天主教教義,即使是平信徒也不應該自慰,因為教會認為性行為的首要目的是傳宗接代,而不是為了娛樂,自瀆是「剝奪了性的潛力」,而且在自慰時有幻想,那麼這便是「內心通姦」。

相對於天主教會而言,基督新教對自慰的態度比較寬鬆。愛家協會(Focus on Family)曾經對青少年發出以下的指引:「上帝不會因為你手淫而把你送到地獄。儘管如此,這是一個複雜且有爭議性的問題,因為聖經從未提及它,這就是為什麼基督徒對這種行為的道德含義有不同的看法……稱手淫為罪是於事無補的。聖經對此有兩個要點:首先,性是丈夫和妻子成為一體的核心過程(創世記2:24);第二,性和婚姻旨在作為基督和祂的教會之間聯合的圖畫或象徵(以弗所書5:31,32)。那麼,性不應該是全部關於自己的。」雖然愛家協會並沒有譴責自瀆是一種罪,但它和天主教會在這件事情上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覺得自慰是一種追求自我滿足的自私行為,偏離了性愛的原本目的。

這篇文章之目的並不是判斷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聖經的標準答案,筆者認為推論的方法和過程往往比結論本身更加重要。坦白說,筆者對以上的推論方式抱著懷疑態度,當人們做一件事情是出自於追求自我滿足的自私動機時,那麼是否即使沒有對其他人構成傷害,這行為仍然是有點不對呢?「非以役人,乃役於人。」這是一個十分崇高的目的,但撫心自問,你是否每天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人而不是為己呢?坦白說,我觀賞電視劇集和電影時,完全是為了娛樂自己,這樣又有什麼問題呢?

有人說:自慰這行為離開了性愛本來的目的,性行為應該是為了讓配偶也得到滿足,並且繁衍下一代。其實,在現代社會,我們很多行為都已經遠遠離開了本來的功能和目的,比方說,吃東西是為了補充營養,令自己身體健康,但許多時候我吃東西都沒有考慮到食物的營養價值,而是著重其味道,往往我所吸收的卡路里都是超過自己所需要的(結果我在過去十年增加了15磅),那麼這種追求口神經快感的行為又是否有問題呢?【教理問答】是否在食物倫理上需要發出指引呢?再舉例說,起初電腦的功用是為了儲存和分析資料,但現在許多人用電腦來娛樂自己,例如玩電子遊戲和觀看網上電影。

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中,朱莉勒塔里博士(Dr. Juli Slattery)表示,手淫本身並非不道德的,然而,她敦促人們反思這個問題:「我是否用自己的身體來榮耀上帝呢?」她引用了哥林多前書6:19-20:「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嗎?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裡頭的。並且你們不是自己的人,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她寫道:「這節經文可以作為我們選擇對身體做什麼的信念基礎,它是在性的背景下寫成的。如果要問什麼是『黃金標準』(Gold standard),這就是了!在某些情況下,你是否在身體上榮耀上帝,答案可能是肯定的,在其他情況下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筆者認為,在重要的抉擇上榮耀上帝無疑是一個黃金標準,然而,這黃金標準是否可以適用於所有行為上面呢?是否某種行為並不會榮耀神,我們便應該放棄呢?我再用飲食來作為例子,我喝一杯綠茶或者吃一個漢堡包,這是否可以榮耀神呢?不然的話,我是否不應該這樣做呢?可能有人會反駁:「假設你不是暴飲暴食,你吃東西是為了補充營養,喝綠茶是為了吸取咖啡因,令自己可以更加集中精神,當你有健康身體和有精力的時候,便可以做許多其他事情去榮耀神,例如在教會事奉。」但亦有人可以這樣去反駁:「假設我不是縱慾,我去自慰是為了舒緩壓力,避免膨脹的情慾令自己犯性侵罪,避免荷爾蒙令自己心理不平衡,當我有健康的心理狀態時,便可以做許多其他事情去榮耀神,例如參加教會詩班。」

筆者已經參加了教會幾十年,在過去幾十年我只是在一次聚會中聽過講員提及自慰的問題,但只是輕輕幾句帶過。在性問題方面,華人教會往往會採取「維多利亞時代」(Victorian Era)的態度,好像是絕口不提,問題就不會存在(許多生在19世紀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人在性事方面都是一無所知和充滿罪疚感)。現在再回頭談論《修女的秘密性生活》那篇文章,修女選擇終生奉獻自己,這表示她們已經有非凡的克己精神和屬靈生命,但她們仍然被性問題困擾,仍然要採用震動器來「解決」。無論是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現在是否應該放棄「維多利亞時代」的態度呢?

2019.5.1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