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從以西結書還看今朝

早前在網上聽張sir 張祥志先生在<<誰為暴力判死刑>>講座,深有同感和慨嘆。張sir話,“我唔係黄絲,亦唔係藍絲,係耶(穌),謹遵聖經教導。”

雖然他對今日香港的公民抗命和勇武未有一最後結論,但他提出的聖經原則,對今天的信徒依然有寶貴的提醒。

在Q&A環節,張sir 慨嘆今日教會偏離了真理,亦認為教會撕裂係好,令教會有由下至上的信仰反思,重尋當走的路。

 

可是,在教會裡(包括加拿大)主流還是認為信徒該順服和合一,鬧爆同批評只會帶來撕裂和傷害,没有一點建設性。相反,在人心惶惶,人人自危的社會,更該把握機會,傳揚福音,甚至一路一帶以及中港同胞移民,也是神心意,怎能在這因恩典同大使命之中,内耗同結黨呢? 這豈不是法利賽人,撒旦的行為嗎?

 

究竟信徒今日該聽那一方,教會有什么該堅持,有什么該跪低,認錯,聆聽和順服那信徒弟兄中最小,最蛋散的一個呢?

 

正好 Chan Hon Ming 在信仰百川分享以西結書第九章,一段神透過先知以西結,講述第一聖殿長老遭屠殺的嚴厲宣判。文中問了不少值得延伸思考的問題,令我最扎心(好似滴露咁拿住拿住)有兩個:

 

1. 當時讀者點理解(why 長老先被殺?)

2. 今日教會領袖重新圍讀這經文,有該有什么反思呢?

 

以下是我對這兩個問題的一點體會與狂想曲。

 

當時

當時猶大國正被鄰近軍政强國如技安般霸凌,連耶路撒冷也經歷了第一次淪陷,先知以西結正是在那次淪陷被擄到强國某拘留中心。

 

在國破家亡的邊緣,君王,長老,謀士,兵將,百姓都有一番救國大計。在這云云計仔之中,最主要方略有三個:

1. 走為上著

走去埃及,以及尋求國際(埃及)協助。在耶利米書,我們看到兵將和百姓在亡國和傀儡特首被行剌後,他們選擇了這條路。

2. 憑信心,依靠神

因爲神好似叮噹,每次大雄有難或者闖禍,叮噹都會用法寶施拯救。

同樣,神可以從亞伯拉罕一人興起一國度,可以保守曠野四十年,可以佔領迦南,可以在危難興起士師打走技安,非利士,亞蘭,亞述這中東三小龍咪又係唔夠我地鬥,仲因禍得福,如今北國臣民因此併入大衛家(希西家年間,北國亡後)。

今次都唔例外,最緊要準時守禮拜,奉上活祭,又使神家有糧,香火頂盛,叮噹有豆沙包,就會打救我們這一家。

 

對這樣的第一代讀者,像以西結,耶利米之流,到處宣揚神唔係黎打救你,係黎打X你

可以想像,有幾多人會聽得入耳。

這宣告不但殘忍,而且違返了一建立了數百年,行之有效的叮噹神學,叮噹唔救大雄,仲幫技安打死大雄,有乜可能?

”你係邊個? 神幾時離開我同你講話?

你有乜聖經理據?“,”迦南地,自古以來就係上帝應許地,一點也不能少。你唔表態就已經唔愛國,仲講呢尐?!”

3. 求神問卜

這正是以西結書第八第九章陳述的那幅圖畫。

我們今日不拜偶像,或許會不明白當日求神問卜的真意。

 

拜偶像可能跟一眾弱雞小國外交同盟有關,聯合摩押,亞捫,以東….等等。

“你既神係我既神,我既神又係你既神,大家自己人,同仇敵愾,Amen?”

“ Amen! ”

六神合體,好抽,更勁抽。

 

又或者,時代進步了,神想我們肉緊地齊心的呼求阿爸父,向東方呼喚;在牆上畫番石榴同基路伯唔夠,畫多尐;七十個長老拿著香爐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呼求;用誠心打動叮噹,坐時光機返來,神既榮耀永遠唔會離開大衛家同佢所愛既百姓。

 

一班領袖,正在努力救災,以西結,耶利米之流居然潑冷水,還説這個信仰群體已經偏離神,被神放棄,不要再呼求,不要守節,反而參加社關,攪什么社會福音,關懷弱勢?

 

特别對一班已經被擄的百姓,他們最期望就是神丙瓜巴比倫兼兩年内回歸,所以耶利米叫他們為那城求平安,仲話要等七十年(即係咒佢地死),這怎能是賜平安的意念呢?

以西結住在他們中間,就更肯定是一根眼中釘,竟説四分三人將死光,榮耀將離開以色列,神是不離不棄的,又冇讀聖經架?

所以神(我合理地懷疑是透過他們)要塞住先知的口,綁住佢,塞佢食牛屎燒餅。因為以西結的言論實在太傷害所有以色列同胞的感情了,應該拍片道歉。

 

今日

今日華人教會又會否受以西結時代的叮噹神學所影響呢?

 

馬禮遜一人翻譯聖經;戴德生一人創

立内地會;洋務運動,義和團,革命,軍閥割據,日本仔侵華,國共内戰,共產黨上台,文革,89.64…..you name it,教會由幾丁人變到一億,由宣教士來華到自治自養自傳,越多打壓就越多增長,你話神有冇離開過我地?

 

以前中國咁差,冇飯食,冇衫著,要我地寄錢同著十幾件衫過關返鄉下接濟親友,呢尐日子你見過未?所以依家你話中國人權差?我告訴你,改善左好多啦(温飽=人權+自由?)

 

香港教會過去卅年出錢出力,偷運聖經上内地,在内地暗中傳教,你看多成功? 政府時鬆時緊,捉下放下,依家有乜咁驚? 你鬧有乜用,鬧出來,人家(政權)想隻眼開隻眼閉也不行了,所以抗議政府既係錯,民主民生都唔及傳福音救靈魂那么重要,反而積極同政府改善關係,令福音之門常開才對,這可不是與虎謀皮呀! 過去卅年神都祝福,你還說什么呢?

一帶一路 宣教之路?

冇錯,近年中國折十字架,又收緊言論自由同加強對宗教管制,但我們仍有天地線跟領導溝通呀,情況依然比以前好呀!

更何况現在有一帶一路,這豈不是福音重返耶路撒冷,打通十四十之窗,中國作為最後一棒的明證嗎?

 

作為金融佬,中國一帶一路有助舒緩過剩產能,又能令GDP, but not GNP持續增長,但要立什么中國模式,抗衡歐美簡直係發夢。當年宣教士隨著歐洲列强入中國,傷痕到今日都存留,列強來華,引入科技,教育,醫療不少進步,尚且如此。中國偷工减料,造假,過度消耗,私相受授,貪污,為當地邪惡政權維隱而無法令老百姓受惠的這套模式會有什么好呢? 教會要繼續與虎謀皮地一帶一路,宣教之路?這跟在殿頂跳下,拜魔鬼去换取福音之門即時打開有分別嗎?

 

退一萬步講,就算一帶一路打後百年造福全球,隋煬帝當年運河亦先有血流成河才有後來的成果。如此急功近利,教會要是真的上通天庭,向上帝,向習大大也該求減速啦!

不過叮噹神學是不知進退,只會向前衝。

看來今日香港教會的境况,倒過來又會助我們明白當年猶大人的困惱,為什么長老會拜日,祭别神(外交)。了為什么永遠以爲有叮噹,無所不用其極,不見得為主,只是為了得到静宜(福音?增長?做強做大?)

 

等到何時?

直到那一代人死光,都冇人聽以西結的話,連他自己也慨嘆,“人視他為歌手,聽完就算,什么也改變不了。”

 

但歷史告訴我們,以西結被稱為猶太教之父,他食屎餅,玩磚攻城,玩頭髮這些滿有街頭行為藝術色彩的講道,被人視為瘋子戲,卻吸引了一班在集中營成長,可能喜歡惡作劇,惡攪的廢青。就是那班廢青,在極權者倒台以後,那些叮噹神學的上一代死光以後,復興以色列,重建聖殿和聖民的新一代。

 

神曉喻以西結,“假如以色列人真心悔改回轉,就將重建殿的藍圖給他們,我的榮耀亦會重回耶路撒冷。”

 

歷史的獨特性

歷史不同於四季,每一時代都有它的獨特性,有些改善進步空間,所以人要竭力尋求主,而不是墨守城規,或者今日教會未有以西結時代的信仰群體那么差,又或者會不斷有信徒從叮噹神學覺醒,但願如此,但願我整個推演和對比也是錯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