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從「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不是你們可以完全理解」,思想到信仰的「超越」與「內住」

圖片取自主場新聞

圖片取自主場新聞

特首的這一翻話,帶出一個什麼信息?

這是否表示,中央對香港的管治,是一個「超越」(transcendent)的制度,不是你們這「一般」的蟻民,甚至是一些「受教育」的蟻民所能「理解」。而對於這「超越」,你們只管活在被管治的「不明不白」中,但卻「不要怕,只要信」?

其實,上面這樣的「詮釋」,我相信絕大部份受過「一般」教育的人,都不能接受,當然我也不會接受。若說我們不能「完全理解」,作為管治者是否應該幫助我們去理解?甚或「對話」,使我們能在一個「明白」與「合理」、「合情」的處境下去「順服」,而不是單單讓人進入「盲目」,甚至以什麼「今天的經濟成果」,以「利益」來讓某些「自甘」不明不白的蟻民,繼續麻醉在這「經濟成果」中,以「穩定」來換取「自由」。

我認為「明白」對於真正的「順服」是重要的,我認為「不明不白」的不是真正的順服,而只是「奴才」的表現,是因著能從「主人」的一點「小恩小惠」,而放棄了自己作為一個「人」應有的尊嚴?

其實,當我看到這段特首的說話時,我是想到我們的信仰,是否也有相似的地方。特別是當我想到上面的一句話--「不要怕,只要信」,更讓我有別一番感受。

有多少信徒今天是活在這樣的一個信仰中,不去問,只是「信」,但卻「信」在一個「不明不白」的地步?又有多少教會領袖,傳道牧者,將自己立在一個「高地」,以一個「高壓」的姿態,以一個「講你都唔明」的態度,去將「信仰」帶給人,以一個完全「超越」的角度去「鎮壓」?更可哀的,又有多少信徒甘於成為一個「不明不白」的信徒,單單聽從「在上有權柄」者?

還記得在神學院中,神學第一課說什麼是「神學」時,就曾以“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信心尋求理解)來表明我們不是「盲從」,而是帶著一個「信心」去接近「真理」,重要的是以「信心」為根基,但以「尋求」為目標,一步一步的在信仰群體和信仰傳承中,去發現這位愛我們的上帝。

我們的上帝的確是「超越」的,真的是我們有「不能理解」的地方。真係會「講你都唔明」。但我們的上帝同樣是一位「內住」(imminent)的上帝,是一位「道成肉身」的主,一位曾走在人群中的神,就是以祂真實的活在我們中間來幫助我們去「了解」上帝是誰,上帝對我們的計劃,幫助我們能與祂建立一個真實的父親與兒女的關係。唯有在這個關係中,我們才會甘於順服,而不是成為一位「奴僕」。這正如保羅在羅馬書和加拉太書都說過,我們如今不再是奴僕,乃是兒子了。

好像說得很遠。說回來,今天的這番說話,告訴我們,管治者他自己是「超越者」,「講你哋都唔會明」;卻從沒有成為一位「內住者」,從沒有幫助我們去真實認識,也沒有真實的活在我們的世界中,也沒有與我們建立關係,不是以「父母」愛「兒女」的意識來作管治。或者,真實的「父母官」,只會出現在小說中吧。

所以,作為信徒,我們的信心建立在哪裏?哪裏才是那真實關係存在的地方?我們又如何在這樣兩極化的世代中,作主門徒,作鹽作光?若教會視自己為「奴才」,甘於「信仰自由」,卻失去身份,我們又會換來什麼?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