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從「一哥再回應大合照」,思考「公平」的問題

曾偉雄出席無綫專訪節目。(無綫電視畫面)

曾偉雄出席無綫專訪節目。(無綫電視畫面)

雨傘運動在七十多天後終告落幕,在最熾熱時「退居幕後」的「重要人物」終告「蒲頭」,「講清講楚」,為所做的一切「解話」,也道盡他們心中的「寃屈」,也盡表他們的價值觀與看事情的方法。

前幾天在荼餐小店匆匆的用個午膳,店內傳來電視台的訪問,眼見是個多兩個月來在傳媒不見影踪的「一哥」警務處長曾偉雄先生,出席無線的專訪節目「講清講楚」。面對著節目主持的詢問,為警隊在這七十多天來如何應對這場學生運動,作出解畫。

沒有聽得太多,因為我相信他要說的,”Recap in English”的人氣許Sir也早應說了。然而,當今天在Facebook看見一個又一個新聞轉載時,卻又發現原來有「新亮點」!當中「慈母論」實在太精彩,更讓不少網民作出二次創作,將孟郊的「遊子吟」作出多個改篇,「得意又底死」。

但是,另一個轉載,卻鈎起了我的一些思緒,使我思想到,今人們的一些想法(更何況是高官的想法!),如何反映著今天我們是身處於何等樣的一個世代中,更鈎起了我的一些「回憶」:當這些思想其實也存在於教會當中,我們又是身處於何等樣的一個理應「分別為聖」的群體?

這事關乎在金鐘清場後,傳媒拍攝到有一大群警務人員,在被清理過後的場地,列陣拍照。

相片載於蘋果日報

相片載於蘋果日報

我還記得當天當我第一眼見到這照片時,覺得十分「奇怪」,當時第一個感覺就是問自己,這些景象是否曾經在自己的腦海出現過?是否曾經在某些「紀律部隊」在完成任務後出現過?是否曾經有消防員在滅大火後在火場集體合照?

這是否「犯規」我不得而知(我只記得前些日子當某警員與同是警員的女友在執勤中合照並上載自私人Facebook,最後被裁定「違反紀律」。見「昔日太陽」報道),但警隊一哥對此事之回應為「人之常情」,然後再加一句:「你有(他的意思應該是:市民也有在現場拍照),點解警察不可以?」(見明報報導

這樣的回應反映了什麼價值觀呢?最明顯的,就是作為警隊的最高層,就是作決策,定對錯的,認為這件事沒有問題,是人之常情。這也是面對著某些人仕對警隊這樣的作法表達的疑惑,一個最直接的回應。而衡量這事的標準,基於兩個:第一,以「公平論」作基礎:「佢得,點解我哋唔得」;第二,動之以情--「人之常情」,充份表現了一句說話:「法律不外乎人情」之中國本色化的說話。

這兩個看法,鈎起了我在信仰群體中的反思。在信仰上,前一點的說法,我極不同意;後一個說法,我極之同意。

還記得我在兩年前曾以「公平的上帝」為證道講題,以羅馬書九章14節作為「切入點」,去看「公平」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這樣,我們可說甚麼呢?難道 神有甚麼不公平麼?斷乎沒有!」(羅九14),這是保羅「一鎚定音」的說法。所以我們就可以說,上帝是公平的,「公平論」就可以成為我們信仰群體中衡量事情的準則:「如果佢得,我就得」,「佢有,我就應份有」。這就成了信仰群體中的mentality,我們要盡力爭取我們「應有」的,當別人可以這樣做,就成了我們應該同樣可以這樣做,這樣爭取的絕對原因。

然而,這段經文之前面一句卻是「正如經上所記: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羅九13);後面又一句「因他對摩西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羅九15)。上帝的「公平」所指的,是「你可以做,我也可以做」嗎?是講及我們以為的「公平」嗎?羅馬書所說的,所表達的,不是以人所想的公平為中心,因為當這「公平」是運行在一切自私自我自大的「個人主義」當中的時候,就會像是「人之常情」一樣,成為高舉自我主義,自我澎漲的武器了。上帝的公平不是讓我們建立自我中心,而是保羅接著的說話:「據此看來,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 神。」人會「定意」,人會「奔跑」,追求自我保護,追求自我利益,但這卻並不是上帝的心意。上帝的心意是「憐憫」,上帝的公平也在乎祂的「憐憫」。當我們再去思想「公平」時,若還是問「為何他可以我不可以」而這「可以」是關乎自我利益,又或是自我開脫的時候,這就不是神的心意,而只是追求自我中心的事。當我們想以「公平」來作論述時,應該去問,為何他們沒有,我們卻有,我們這「有」應該如何帶來上帝的憐憫?若再推進一步,最近因著這些事,某些人常用羅馬書十三章論及「順服掌權者」的經文,當中保羅說及這些「權柄」都是神所賜的,我們就應該去問,當我們都在不同的領域或多或少都有點「權柄」的時候,我們這「有」應該如何帶來上帝的憐憫,而不是如某些議員的「至理名言」:「唔好一朝有權,就去弄權」!

第二點:「人之常情」,「法律不外乎人情」。我的同意並不在乎「法律」,因我也不是受「法律」訓練,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有「法官幫被罰者交罰款」這些「溫馨」詮釋。我所說的,是我們如何看在信仰中面對「律法」的事。又或說,如何在信仰群體中去看「規矩」的問題。

先看耶穌如何看。其實,耶穌是一個最會破壞規矩的人:最明顯就是祂多次在那些嚴守規矩的宗教領袖前去破壞規矩,好顯出祂對規矩的看法。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祂對他們中看為最重要的「安息日」的重新詮釋:「又對他們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可二27)完全表明出,耶穌基督作為「安息日的主」,清楚表明「十誡」的用意不是為著作出「限制」,而是作出「釋放」。(不能多說,這方面的看法可參李思敬博士的講座:「自由的指標:再思十誡」。剛發現Youtube有上載,不知道這是否「啱規矩」 :P)。

當教會擴大的時候,人數增多的時候,架構越層層疊的時候,規矩難免越來越複雜。但當規矩變成「壓逼」,變成「工具」,變成實現自我群體的功用時,「人情」就沒有了。當這些發生在群體中的時候,這就不再是一個真正「和諧」的群體。一切表面的「和諧」,其實都變成了「利益交換」,變成了「權力與資源」「鬥爭與分配」的問題了。

「你有,點解我哋唔得」?正正反映了我們的現況!醒醒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