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從《魔戒》看盼望

-100%+
原刊於iquest.hk,2016-1-16

近日接二連三的事件,令人幾乎絕望。基建超支、鉛水、TSA、版權條例、港大等事情,讓我們看到一個不聽民意、漠視民生、甚至與民為敵的政權。書店負責人接二連三的失蹤更顯出背後那龐大勢力的邪惡,叫人心寒。我的不少朋友對城市感到絕望,不少更喊著要移民,尋求彼邦樂土。

十多年前上演的電影《魔戒三部曲》可以給我們今天一些啟示,也在黑暗中給我們一點盼望。《魔戒》故事發生在「中土」,黑魔王索倫藉助魔戒的力量,伸展他的邪惡勢力。索倫不單有自己的軍隊,更透過「魔眼」監視全地,並他的爪牙在各地擄掠人逼害人。在他的陰影下,從前安全的地方不再安全;在「魔眼」的監察下,所有人都感到被監視。然而不少人卻拜伏於魔戒那誘人的力量,或為一己之利,或出於懼怕,甘願做其奴才,就令索倫的勢力更加壯大。

龐大的邪惡勢力不斷擴張,「中土」各族節節敗退,那是極之絕望的處境。然而有一群人卻勇敢地挑戰這勢力。在機緣巧合下,魔戒落在他們手中,他們需要把它掉入索倫國土中央的末日火山之中,才能把邪惡勢力消滅。他們就組成了「魔戒團隊」,經歷很多不幸和幸運的事,最後剩下兩人,成功把魔戒帶到了末日火山。故事最後的情節是這樣:在火山內,魔戒那誘人的力量迷惑了長期戴著它的人,他們都不願毀滅它,要爭奪它,就在搶奪的過程中,魔戒掉進了火山中,邪惡勢力就這樣被毀滅了。

魔戒被毀,不是因為正義的人力量比它大,可以戰勝它 – 其實他們最後都被迷惑了。魔戒毀滅,是因為它本身的邪惡:邪惡帶來迷惑、為己、爭競、仇恨,這些反過來毀滅了它。邪惡最終摧毀了自己。

神學家奧古斯丁說得好,他認為邪惡是「美善的缺失」,意思是邪惡沒有自己的本質,必須依附在美善之上;邪惡雖然把美善扭曲了,卻不能獨自存在。而越極端的邪惡,自毀的傾向越大。我們都知道,一個謊言必須用另外更大的謊言遮蓋,最後是紙包不住火,在眾多謊言的矛盾之下,謊言就不攻自破,顯出真相。美善最終得勝,未必是因為美善有強大的蠻力,硬碰硬把邪惡打敗,而是因為美善基於真理、和平、秩序;惟有美善能夠長存,不毀滅自己。

的確,我們的城市邪惡越來越大。然而在邪惡擴張之中,我們亦不時看見邪惡自毀,顯出隱藏在背後的美善。也許政權為要在學生中隱瞞歷史真相,推出「通識教育」,反而培育了他們的獨立思考?也許政權要提拔「聽話」的人替它做事,而「聽話」的人只是庸才,庸才辦事就必定「甩轆」?也許政權以為捉幾個人,人民就害怕噤聲,卻換來了世界的關注?我不能說這些事例可以証明甚麼;這些複雜事情當然不可以三言兩語就能參透。然而我卻相信,邪惡必要過去,美善和真理卻能長存。

所以在黑暗之中我們仍有盼望。然而有盼望不等於我們可以袖手旁觀;我們必須在黑暗中堅持美善,勇敢地揭露和指正邪惡。魔戒雖然不是靠「魔戒團隊」的力量毀滅,團隊的努力和堅持卻不可少。「團隊」(fellowship),對基督徒來說,就是「團契」,就是進入世上高舉真理的群體。基督徒群體的堅持、祈禱、工作、聲音、見證、和我們擁有的盼望,在這邪惡勢力擴張的時刻更不可少。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ZbPLy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