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從《雅利安條款》看《逃犯條例》修訂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6月11日

1933年4月7日德國第三帝國通過《雅利安條款》(Aryan paragraph),其實是有關公務員服務修訂案,美其名為重建公職體系。條款修訂為要補塞漏洞,保持公務員的優貿服務,禁止任何有猶太血統的德國公民可以合資格投考做公職。這條修正案當時沒有引起社會太熱烈討論下就通過了。

不久,執政的納粹黨於4月25日將有關條款擴大至「教育條例」,即任何猶太血統,或非純正雅利安血統人士,不能入讀於公立學校。到6月30日,條款更引伸至婚姻法,只要你的配偶具有猶太血統,你就會失去政府公務飯碗。

接著,猶太血統的德國公民被排除在公共醫療系統之外,他們不能作新聞工作者,不能參與文化表演,不能做農務,猶太裔國民被整個社會排擠。《雅利安條款》修訂導致了日後猶太人被大量屠殺的法治起始點。

86年後今日,《逃犯條例》修訂,如同《雅利安條款》一樣,一旦通過,就會成為執政者的侵權工具,以惡法限制港人的自由。做生意,憂慮隨時會被人誣陷。網上發表言論的,被人指控為發布虛假消息的,可以被判坐七年監,這是內地最新公布的刑期。

1933年德國有一位年輕牧師名叫潘霍華,他知悉通過惡法後,所有有猶太血統的牧師要被迫離職,因為德國教會牧職屬於公務系統。他當時寫了一篇文章:〈教會與猶太人問題〉,提出教會要有所行動。面對《雅利安條款》,潘霍華列出三個應對行動,可以作為我們基督徒群體行動的參考。

潘霍華一開始表示,教會基本上對政府善盡職責沒有反對的理由,教會沒有權力直接針對政府特定的政治運作表示意見。

1. 質疑政府

教會質問政府,乃是幫助政府重回正軌,履行其正當作為,從而帶來法治與秩序,否則就為整個社會帶來違法與失序。最近,兩個律師公會、專業團體、立法會議員、各界人士,包括教會等不斷提出質疑。

潘霍華認為,倘若政府制訂法律過於嚴苛,政府就會過度伸張其權力,剝奪了基督教信仰的各種權力,這是荒誕的情況。教會之所以反對政府侵權行為,原因在於教會比較了解政府以及其作為的限度。任何危害基督教傳福音的政府,或不斷侵犯人權與自由的政府,乃是自取滅亡。

以古鑑今,我們質疑政府匆忙立法,不理會民意,不尊重法律界意見,強行拆除中港兩地的防火牆,使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我們合理的質疑,乃勸導政府能按上主心意做回本分,所有立法會議員也是做回本分,非聽命於中央權勢,乃是按良知投票。

2. 協助受害者

教會第二項責任,就是協助被政府作為所傷害人士,教會對所有階層的受害人都擔起無條件的義務,即使他們不是基督徒。

現今教會發聲,不是因為教會內有很多犯罪的逃犯。我們承認在公義上主面前是罪人,我們常常認罪悔改。我們看重的罪高於人世間法律所定義的罪。當我看到應該幫助有需要人士,不肯主動幫助,按照聖經標準,這是「疏忽之罪」。

聖經律法高於人間法律。「他若不是出於預謀,而是神交在他手中,我就設立一個地方,讓他可以逃到那裡。人若蓄意用詭計殺了他的鄰舍,就是逃到我的壇那裡,也當把他捉去處死。」(出廿一13-14)

摩西五經提及上主要求設立逃城,當時司法體系不完善情況,逃城設立使誤殺者於逃城得到庇護,不是所有逃犯宣稱誤殺就可以做政治難民,乃有眾長老審查核實,方能住在他們中間(書20:1-6)。誤殺者要住在逃城,不可離開,直到大祭司死後,才能恢復人身自由,返回原居地。

聖經律法情理義兼顧。政府官員聲稱為台灣殺人犯申張公義,但台灣政府已表明不接受有關修訂條款。政府官員不斷以謊言欺騙我們,中央官員已表明任何港人或外國人,只要危害國家安全,就有機會被引渡回內地。中國沒有司法獨立,法庭乃為政府服務,這正是港人的恐懼。我們還可以接受港人港審,「送中」肯定是我們心裡難以接受的政治現實!今天很多港人上街遊行,就是不信任這個常常違反承諾的中央政府。

3. 阻止惡法

第三個行動,教會不只是要為被壓在輪下受害者裹傷,更要阻止失控車輛繼續前進。教會在非常時期採取行動,直接對抗政府以阻止其行惡。當有宗派或團體可能程序上出了小問題,筆者表示諒解,重要是在大是大非課題上,有明確的道德勇氣。

基督徒如同香港人一樣,要守護真理、守護人權,拒絕謊言,拒絕惡法,反對政府以立法方式侵害我們原有的法律保障。

6月9日是聖靈降臨日,就讓我們眾兒女被聖靈充滿,一起說「預言」,預言就是真確言語,我們講真話,拒大話,一起行出真理,共同成就上主的公義與仁愛!

(2019年6月9日「行在光明、拒絕黑暗」守護我城祈禱會,筆者分享之講稿。)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