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後文字年代竟出現文字敏感的奇景

中國歷史教科書

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剛過去星期日落幕,矚目不在於那部電影得獎,而在於幾位得獎者致詞的內容。除了楚原道出人生哲理為人所樂道,另外頒獎的黃秋生和得獎的古天樂,則被視為一巴掌摑在政協兼名演員成龍的臉上。話說成龍三月初現身全國政協會議,回應被問到香港電影發展時,成龍向記者表示,「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

古天樂首度獲封金像獎影帝,上台前還與接受成龍擁抱恭喜,台上發言就說:「我們香港人今日一定要團結,我們一定要做好香港電影。這個就是我最想說的。」至於秋生,他以編劇的創作須具備「出人意表」及「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兩元素,兩個概念看來相似,但又有不同。他解釋說:「例如:明年還有沒有香港電影?這就是『出人意表』,你猜不到的,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就是說,我們年年都有香港電影,這是很合理的。」話畢,被瘋傳,數小時內就成三地熱話。港、台網民讚揚他會說「打臉成龍」、「超敢講」,大陸網絡批評會說這是「港獨思想」。

有趣的是黃火速Po上千字文回應,明言「我根本不知何人出席,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這裡需向成龍大哥道歉」,又與港獨清楚劃界,他說:「從任何角度可知,香港是中國的國土,保衛釣魚台我也去過,這點是不用置疑的。」秋生是專業演員,但他公開澄清的言論,不是銀幕上演戲,也該給尊重,對他的解釋,該也收貨。如收貨,就要承認人對文字太敏感。

有說後現代是後文字的年代,人對文字不再敏感,這話在上述事例中肯定是不成立的。一份擬於明年出版的高中歷史教科書評審報告指,有多處內容被要求修改,例如「中國位於南方」與「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都被評為「措辭不恰當」,連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克勤就認為前者寫法「都可以嘅」,後者同樣沒有問題,因為這是中央政府一貫的立場。要看出問題,真的要夠敏感的人方可。

耶穌又曾言:「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不捶胸。」(太十一17)看來人對文字說話敏感不敏感,並非生物官能問題,是立場定位。話說回頭,得終生成就獎的楚原倒有智慧:「人生原來同打麻雀一樣,有東南西北風,你打到北風時又是另一個人生……」。在他看來,得獎不得獎,未必跟個人實力相干,看是吹甚麼風?文字理解正確不正確,看的不是內容,而是風向。

得終生成就獎的楚原倒有智慧:「人生原來同打麻雀一樣,有東南西北風,你打到北風時又是另一個人生……」。在他看來,得獎不得獎,未必跟個人實力相干,看是吹甚麼風?文字理解正確不正確,看的不是內容,而是風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