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律法教條主義者對聖經認識的盲點

Eric Liddell『有幾個人因死屍而不潔淨,不能在那日守逾越節。當日他們到摩西、亞倫面前,說:「我們雖因死屍而不潔淨,為何被阻止不得同以色列人在所定的日期獻耶和華的供物呢?」摩西對他們說:「你們暫且等候,我可以去聽耶和華指着你們是怎樣吩咐的。」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和你們後代中,若有人因死屍而不潔淨,或在遠方行路,還要向耶和華守逾越節。他們要在二月十四日黃昏的時候守逾越節….』(民9:6-14)

『惟有裏面作的、纔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裏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 神來的。』(羅2:29)

粉紅博士分享了一篇幽默的小品,反思宣教士李愛銳(Eric Liddell)在奧運的信仰見証,在1924年奧運比賽中因堅守主日不作賽的緣故,放棄了自己擅長的百米短跑,卻經歷上帝的祝福,在不最擅長的400米比賽中取得金牌。粉紅博士幽默的說,如果當年有週六崇拜的安排,Eric Liddell便無需因而掙扎及作信仰的抉擇犧牲了自己擅長的項目。這篇小品其中弦外之音帶出反思的焦點是,究竟我們應否盲目的堅守主日?相信當今天有不少堂會開設週六及週間崇拜時,已很少堂會爭論這議題了,不過背後信徒對是否要嚴謹遵守信仰表面教訓的思考,仍成為信徒圈子中時有的爭論,包括是否要按交通燈號指示過馬路,吃不吃豬紅,甚至是否一定要十一奉獻等。

https://www.facebook.com/theologia.autumnitas/photos/a.231478417061599.1073741830.195140547362053/754112761464826/?type=3&comment_id=754332838109485&notif_id=1526612039261430&notif_t=feedback_reaction_generic

其實不少信徒,甚至教會領袖牧者傳道,有時對聖經都一知半解,只看到聖經某部份的教導,卻缺乏認識聖經可有另外不同角度的著墨,甚至整全的教導。其中最經典之一是有關安息日(或守主日)的教導,這點就連主耶穌也多次開口責備法利賽人對安息日教訓的錯謬,在行動上主動衝擊安息日的教條式實踐。十誡無疑極強調安息日的教訓,在昔日至今天,以貪婪及霸佔為本質的〝攫奪文化〞令當代人不曉安靜休息,更不曉將憂慮及每日所需交託仰望上帝主權;Marva Dawn及Eugene Peterson等前輩多番強調信徒及社會都要重尋安息。舊約時代律法對信徒嚴謹的要求,無可厚非;然而不少人卻不知道,其實看似嚴謹不能違反的舊約律法,內中也有體恤人性及現實的彈性一面。民9:1~14記述有人因觸碰死屍或遠行未能守逾越節,摩西於是尋問上帝,上帝體恤他們的實況,回覆摩西容許他們押後一個月才守逾越節。

上帝定的律法其實很有人性,往往是人自己使信仰變成嚴苛法利賽式不近人情。Eric Liddell受清教徒式信仰影響,他對他所受的那套教導認真,把這份信心確切地實踐在行動,實在值得敬重欣賞。反而要垢病的是盲目把信仰教條化的那群人,往往不明聖經真義,卻把自己個人領受絕對化強加他人身上,甚至其實自己也做不到,這就是耶穌責備法利賽人的最大問題。來到新約,保羅說〝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若有人堅持自己的領受,這不是最大問題,反而教導信徒要體恤憐憫別人信心的軟弱。不過,關鍵從來是,自己純個人領受,若不是絕對真理,未必是人人都要遵從;就如有人認為崇拜要安靜嚴謹莊重,亦有人卻要鼓瑟彈琴跳舞的興奮讚頌,其實兩者只要是清心的崇拜上主,而不是表揚個人技巧魅力,這也是可接受的。基督從來責備的是威權施壓,自以為真理,把自己一套強加於他人身上。

不過,話說回來,法利賽人為何成為法利賽人,也不無原因。法利賽教門的出現,背後其實是因為以色列人曾經不重視上帝的律法教導,引致他們家破國亡,目睹心愛的人被擄及傷亡,痛定思痛而走向另一極端,甚至矯枉過正,成為盲目的律法教條主義者,正如我們不容易明白經歷過日戰的上一代,為何對日本恨之入骨,甚至連日本電器或壽司也拒絕享用。當然,更關鍵的是耶穌在馬太福音廿三章指斥他們的問題,不少強調要嚴守律法的人,就像洗淨的墳墓,表面道貎岸然,但其實內裏像死人的骨頭,毫無生命;更過份的是雙重標準,把難擔的擔子放在他人身上,自己卻不去或無力遵守。雙重標準,兩樣的法碼,從來是誠實公平的上帝最憎恨的處事。

記得十多年前曾經經歷過,堂會討論開設週六崇拜,有執事反對說這是放鬆為主犧牲的信仰要求,反而應該要教導會友為守主日而放棄入職主日要上班的工作…其實十多年前討論的那年代,社會已陸續多出現要主日上班的服務性行業,由醫護,消防,到司機及食店服務員,包括傳道牧者,都要主日當值及輪班。提出這番要求為主犧牲話的,任職白領階層辦公室商業管理工作的那人,就變得不近人情與自義,要求人人都像自己,沒有考慮到不同人有角色的限制,甚至乎是上帝呼召的不同(按馬丁路德說,任何工作都是上帝神聖的揀選與呼召)。以澳門為例,這個小城的工作,幾近乎都與黃賭毒有關,若堅持要找一份無污的工作,除非教會有能力聘請所有小城中的信徒,否則只可在狹縫中尋找妥協的空間,不直接參與罪惡事業。

屬靈的體會總結是:個人可按個人的領受奮力向前,但若只是文化相對的教訓,或現實上有很多客觀困難,讓我們學習彼此尊重,毋須強人於難,自以為是的要求他人遵守,否則便成為主耶穌所責備厭惡的法利賽人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