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崇基

陳崇基(Marksir),現居美國芝加哥,曾於以色列作實地考古發掘工作,和聖地多處作過探討,研究興趣是聖經歷史和考古。

加拿大維真神學院 Regent College: 道學碩士;
美國惠頓學院 Wheaton College: 聖經考古學碩士;

每年帶隊到以色列巴勒斯坦作考察或其他交流工作,希望有更多人關心聖經考古和以色列巴勒斯坦。

個人聖經考古網頁:marksir.org

芝加哥城滙社區教會牧者:
www.urbanvoicechurch.com
www.facebook.com/urbanvoicechurch
www.youtube.com/urbanvoice

彼拉多戒指 Pilate Ring

原刊於聖經考古,2018年12月12日

2018年11月29日,耶路撒冷有一消息,在距離伯利恆東南3英里的希律堡(Herodium/Herodion)發現了一枚戒指。戒指出土的地點,是希律堡東戍樓南面一所房間的土堆之中,此房間是建於大希律之後,靠近柱廊庭院(peristyle courtyard)1

希律堡(Herodium)

希律堡(Herodium)

希律堡東戍樓

希律堡東戍樓

東戍樓以南房間 戒指出土位置

東戍樓以南房間
戒指出土位置

為什麼這枚銅合金戒指成為全球頭條新聞?因為這枚戒指本在1969年已被發現。1968-1969 年期間,希伯來大學教授 Gideon Foerster 在希律堡挖掘時,出土了這枚戒指 2。只是直到最近才有學者進行清洗,加上近代攝影技術進步,顯示出這戒指的重要性。戒指上有希臘銘文 ΠΙΛΑΤΟ (PILATO),彼拉多的名字 3

希律堡發現的戒指,正面和橫切面 繪圖:J. Rodman 相片:C. Amit, IAA Photographic Department

希律堡發現的戒指,正面和橫切面
繪圖:J. Rodman
相片:C. Amit, IAA Photographic Department

以下是這枚戒指的資料4
戒指是圈狀,戒指表圈無損,下半部已殘缺不存。
外徑:17mm
內徑:15mm
寬度:1.5-4mm
厚度:1mm
戒指表圈:13mm 長 × 9mm 寬 × 2mm 厚
內表圈:8 × 9mm

戒指正面,放大重繪圖 繪自:J. Rodman

戒指正面,放大重繪圖
繪自:J. Rodman

戒指的中間刻有一大花萼(calyx krater)。
戒指的右方,由上到下,雕刻了兩個希臘字母 P, I
戒指的左方,由下到上,雕刻了四個希臘字母 L, A, T, O
所以,右方的字母是直寫,左方是橫寫;由 P 開始,要順時針方向閱讀。整體上,戒指雕刻手工粗糙。

順時針讀戒指上的六個字母 PILATO

順時針讀戒指上的六個字母 PILATO

花萼是第二聖殿時期猶太藝術中相當普遍的器具,出現於硬幣、石骨盒、馬賽克、家具和油燈上。這些花萼在形狀和裝飾上略有不同 5。因此,發掘者認為這戒指是耶路撒冷本地的產品。

聖經中的本丟彼拉多

本丟彼拉多於公元後 26-36 年作羅馬帝國猶太省總督。路加福音 3:1-3 記:「1 凱撒提庇留執政第十五年,本丟.彼拉多作猶太總督,希律作加利利的分封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區的分封王,呂撒尼亞作亞比利尼的分封王, 2 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的時候, 神的話臨到撒迦利亞的兒子,在曠野的約翰。3 他就來到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

根據新約聖經,彼拉多曾幾次審問耶穌,原本不認為耶穌犯了什麼當死的罪,但是因著猶太宗教領袖施壓,最終埋沒公義,判處耶穌釘十字架。

馬太福音 27:23-26 記述:「23 彼拉多說:“為甚麼呢?他作了甚麼惡事呢?”眾人更加大聲喊叫:“把他釘十字架!” 24 彼拉多見無濟於事,反會引起騷動,就拿水在群眾面前洗手,說:“流這人的血,與我無關,你們自己負責吧。” 25 群眾回答:“流他的血的責任,歸在我們和我們子孫的身上吧。” 26 於是彼拉多給他們釋放了巴拉巴;他把耶穌鞭打了,就交給他們釘十字架。」

「彼拉多石」(Pilate Stone)

提到關於彼拉多的考古發現,考古學家在 1969 年於凱撒利亞海港發現一塊大石,石上刻了本丟彼拉多(PONTIUS PILATUS)拉丁名字,故這石又稱「彼拉多石」(Pilate Stone)或「彼拉多銘文」(Pilate Inscription)。石上,彼拉多自稱「猶太總督」[PRAEF] ECTUS IUDA [EA] E。石碑本屬於彼拉多在凱撒利亞興建的一座公共建築(寺廟?),為尊崇他的施惠者/恩主(Benefactor)凱撒提庇留(Tiberius)。「彼拉多石」的名字 PILATUS 是拉丁主格(nominative),含意是他親自尊崇恩主。

凱撒利亞海港的 “彼拉多石”

凱撒利亞海港的 “彼拉多石”

另外,彼拉多鑄造的硬幣,從未將自己名字刻上,硬幣均刻上ΤΙΒΕΡΙΟΥΚΑΙΣΑΡΟΣ(Tiberiou Kaisaros; “Of Tiberius Caesar”,「屬於凱撒提庇留」),是希臘文屬格(genitive / possessive case),表明彼拉多對恩主提庇留敬重非常,而硬幣是在恩主提比留的政權下鑄造的。6

戒指銘文分析

回到這枚彼拉多戒指,銘文希臘文 ΠΙΛΑΤΟ (PILATO) 是與格語(dative) ,而不是主格(nominative)或屬格(genitive)。我們可以問:「在什麼情況下,彼拉多會在戒指上刻上與格 PILATO?」有學者認為,希臘文 ΠΙΛΑΤΟ 等於拉丁文與格PILATUS。7

希臘文和拉丁文的與格(dative)是用作間接受詞(indirect object)。例如,表明某物件的發送對象。所以戒指上的希臘文與格語 ΠΙΛΑΤΟ (PILATO) 可以翻譯為「送交彼拉多」(To Pilate)。正如馬太福音 27:1-2 中:「1 到了早晨,眾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大家商議要治死耶穌,2 就把他捆綁,解去,交給巡撫彼拉多(希臘文與格語 Pilato)。」8

這樣的話,這枚廉價的銅合金戒指,可能不是由彼拉多本人穿帶的,而是由彼拉多的工人佩戴的,他可能是在希律堡收集貨物送予彼拉多的。

彼拉多作總督時,曾使用大希律的宮殿作為住所,尤其是凱撒利亞港和耶路撒冷西的皇宮。我們有理由相信,希律堡亦被用作羅馬的行政中心之一。希律堡位於猶太省的東防線,在地理上是羅馬帝國東面的軍防陣地(參拙文聖誕節故事:大希律王 vs 小孩耶穌,大希律,希律堡,馬太福音的「聖誕故事」〉)。

考古研究指出,彼拉多亦修葺了希律堡的儲水系統,在彼拉多作總督期間,希律堡繼續被使用。9

這個考古發現吻合約瑟夫的記載,他說,彼拉多曾擅自提取聖殿的銀錢,用作修建耶路撒冷西皇宮的引水道。

約瑟夫記:「此後,他(彼拉多)又起風波,擅用那稱為各耳板10的聖錢興建引水道,從四百弗隆(即 furlong,約 1/8 英里或 220 碼)的遠處引水進來。為此,群眾憤慨不已,彼拉多來到耶路撒冷的時候,他們來到他的審判庭,喧囂一番。」(猶太戰史 II.175)

希律堡繪圖

希律堡繪圖

從希律堡南面提哥亞(Tekoa)小鎮眺望希律堡

從希律堡南面提哥亞(Tekoa)小鎮眺望希律堡

希律堡儲水庫

希律堡儲水庫

希律堡水利系統

希律堡水利系統

結論

這枚戒指,極可能不是本丟彼拉多親自佩帶的,而是他的一位行政官員,為彼拉多政府徵稅時蓋章用的戒指。此外,這種廉價的全銅合金戒指大多屬於士兵、希律和羅馬官員、和中產各行各業人士,羅馬高官貴族的戒指均是用黃金造成的。所以,發掘者在〈以色列發掘期刊〉(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中結論:「因此,財雄勢大的猶太總督本丟彼拉多,不太可能佩戴一枚廉薄的全銅合金蓋印戒指。」11

按以上推斷,這枚戒指可以稱為「送交彼拉多」的蓋印戒指。

參考資料:

  • Cargill, Robert. 2018. Was Pontius Pilate’s Ring Discovered at Herodium? Bible and archaeology news, Dec. 4, 2018. www.biblicalarchaeology.org/daily/biblical-artifacts/inscriptions/pontius-pilate-ring-herodium/#note01r.
  • Amorai-Stark, Shua, Malka Hershkovitz, Gideon Foerster, Yakov Kalman, Rachel Chachy, and Roi Porat, “An Inscribed Copper-Alloy Finger Ring from Herodium Depicting a Krater,”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68:2 (2018), p. 208-220.

  1. Amorai-Stark, Shua, Malka Hershkovitz, Gideon Foerster, Yakov Kalman, Rachel Chachy, and Roi Porat, “An Inscribed Copper-Alloy Finger Ring from Herodium Depicting a Krater,”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68:2 (2018), p. 208-220, p. 208.
  2. Foerster, G. 1969. Herodium, Notes and News.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19: 123–124. Foerster 1970. Herodium, RB 77: 400–401. Foerster. 1993. Herodium, in NEAEHL 2:618–621.
  3. Amorai-Stark 2018: 211.
  4. Amorai-Stark 2018: 211.
  5. Shua Amorai-Stark 2018: 214, 引用:Gersht, R. and Gendelman, P. 2016. The Amphora and the Krater in Ancient Jewish Art in the Land of Israel, in Killebrew, A.E. and Faßbeck, G. (eds.), Viewing Ancient Jewish Art and Archaeology. VeHinnei Rachel. Essays in Honor of Rachel Hachlili, Leiden ––Boston: 151–185
  6. Cargill, Robert. 2018. Was Pontius Pilate’s Ring Discovered at Herodium? Bible and archaeology news, Dec. 4, 2018. www.biblicalarchaeology.org/daily/biblical-artifacts/inscriptions/pontius-pilate-ring-herodium/#note01r.
  7. Cate Bonesh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Assistant Professor in Early Judaism,見Cargill (2018)。
  8. Cargill (2018) 亦指出,大希律的硬幣銘文也用屬格和主格。因此,我們預期如果這枚戒指是屬彼拉多本人的話, 銘文應以-os結尾的主格(nominative) ΠΙΛΑΤΟΣ(PILATOS),或以-ou結尾的屬格(genitive) ΠΙΛΑΤΟΥ(PILATOU)。但是,在希律堡發現的所謂戒指上,銘文是與格 (dative) ΠΙΛΑΤΟ(PILATO)。Amorai-Stark 等發掘者沒有討論語格的問題(也似乎亦未意識到銘文語格的重要性),他們認為銘文寫讀作 “of Pilatus”,即銘文最後加上 U,PILATO(U)。
  9. Amit, D. 1994. What was the Source of Herodion’s Water? Liber Annuus 44: 561-578.
  10. 各耳板,英Corban,見馬可福音 7.11-12 「11 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獻的意思),12 以後你們就不容他再奉養父母。」
  11. Shua Amorai-Stark, Malka Hershkovitz, Gideon Foerster, Yakov Kalman, Rachel Chachy, and Roi Porat, “An Inscribed Copper-Alloy Finger Ring from Herodium Depicting a Krater,”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68:2 (2018), p. 208-220, p. 217, 217n1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