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張開、祈求、從上而來的介入

前言:「我們一生是否為上帝所重用,可能對我們好重要!但想深一層,或是數層,其實對上帝未必咁重要。」一香港牧者

生活中的小插曲:一個打開了的藥箱

在洪荒歲月,我已經信了耶穌,吳松街突破中心,我有許多美麗,或不那麼美麗的回憶;約兩星期前,趕住去上一個新開的課,已經遲到半小時,電梯門一開,瞥見講者已經「開壇」,也就想衝進去….豈料是撞進一塊抹得太乾淨的玻璃門,一面摸著滲血的鼻子,一路上課,興緻不減,專注力也沒有太受影響,中場小休時,負責的主任打開了一個設備齊全的急救箱,囑咐我最緊要搽一些曼秀雷敦薄荷膏(我覺得她的心靈不如那first aid box那麼「打開」)!我禮貌地笑了一笑,拿了少許棉花,滲了少許火酒,去洗手間整理了半分鐘,然後下半堂開始了。

封閉萌塞的香港教會群體

也許,我浸在香港基督教這盤污水已經太耐,longer and more than enough,我已經不能辨認出,廿歲在港大信主,那個心昭日月的青年人已經不復辨,已經「進化」成一個的許多病態的東西都習以為常的庸碌之輩。也許我們可以找一個原因來原諒世情,如果一個人廿年前改不了,廿年後他更高级,更覺得「為神所重用」,你以為他仍然仲會改變嗎?

蘇恩佩說過甚麽?

她說:「人生其中最重要的東西就是awareness,若缺此,人就永遠不會改變!」我認識基督徒領袖眾多,中神早期的延伸課程,我從無間斷,一直都覺得最難做到的事情,就是打開自己的胸懷,直觀自己的盲點,承認正確的是對方,錯的是自己。

有關以馬忤斯路上之恍悟,在路加福音廿四章的文本,按希臘原文其實三次提到打開(open),分別在: 

31節:使兩個同行的門徒的眼睛敞開。

32節:給門徒開講經典。(吕振中譯本)

45節:於是…..耶穌敞開他們的心竅。

此外,在約翰福音三章,當耶穌與尼哥底母論「重生」,按原文「重生」祗得一個意思:那就是from above,從上而來!生命要有一個範式轉移,徹變,得一個source,不可能是靠儒釋道,亦不是雨傘運動、公民抗命,而是要「問天」!

從一個實事求是的角度,我們的生命俱千瘡百孔,委實需要從上而來的介入,從眾光之父(雅各書一16)而來,讓祂打開我們的眼、心、手(次序每次可以不同),以致我們明白,為什麼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一5會這樣祈禱:Let the sufferings of Christ flow over into our lives …(NIV)

告訴你我如何解這段聖經:讓基督在地上所肩擔的痛苦流進我們的生命裏面,柔軟我們的心,以致我們能真正看見每天碰到的人的徨惑、疲乏或是無助,而不是硬塞他一兩節聖經金句,就以為一天都光哂!

後記:德希達(Derrida),在路易.阿圖塞喪禮上說了一段話,很有意思,想借用來送給經抽籤當選及落選的基督教選委….他這樣説:「不要總體化,不要簡單化,不要阻擋他的步伐;不要使軌跡凝固不變。不要追求某種優勢,不要抹殺事物,也不要抹平,尤其不要做自私的打算,不要據為己有或重新據為己有……不要佔用過去和現在從來不可能據為己有的東西……….」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