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廣東話詩歌的困局

原刊於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2018年12月16日
Morguefile.com

Morguefile.com

話說神學界的「粉紅人」陳韋安寫了一篇「惹火」文章談廣東話詩歌,有很多討論點,原文見這裡

廣東話填詞好難?

陳在文章的第一點舉例《主能夠》作為一個歌詞難填的例子,說明廣東話的九聲六調難以配合音樂,俗稱為「唔啱音」。若讀者沒有基督教背景,可以參考「香港網絡大典」這條目(注意內含粗口)。事實上陳說得無錯,實在有很多古舊詩歌以廣東話來頌唱的確「唔啱音」,但同樣在事實上,大部分的問題都來自普通話 / 國話詩歌粵音唱的問題。就如《生命聖詩》本身就是以普通話 / 國語入詞的,強用廣東話來頌唱就總會出問題(但不必然)。這一點陳文沒有提及,而且不難發現陳文的第二點也給第一點自打咀巴。

廣東話詞彙和意境有限?

陳文第二點指出「基督教詩歌本身指向某一特定的題材,填詞人可選擇的詞彙與意境就變得非常侷限」。其實基督教由開始到現在,經歷過不少語言的變化,走過的包括了希伯來文、希臘文、拉丁文,然後在宗教改革之後,進入到各地區的本土語言,傳入中國後進入國語及其他中國的方言系統。每進入一種語言,詞彙和意境就必然遇上困難,甚至須要造字來盛載神學意思,最經典的例子就如借用道家的(例:約翰福音一1)及位格(person,用於「三位一體」一位上主三個位格)。難,但不是不能適應,更何況詩歌本身也有一首歌多種語文的填詞方式(先對此好與壞存而不論)。

陳文接著就用了廣東話流行曲作為例子,這首先打了自己的第一點:原來廣東話都可以填得很順暢、「啱音」。陳文對比廣東話流行曲與廣東話詩歌,認為廣東話意境有限,未能盛載信仰或神學信息、以致宗教情感。於是陳認為「 狹窄的詞彙與侷限的意境,要填出內容豐富、富新鮮感、不陳腔濫調的歌詞,甚是艱難」。筆者承認這的確是難,但問題真的是出自廣東話本身?還是基督教界沒有填詞人比得上「 林夕、黃偉文」(陳文舉的例子)?又或者在於詩歌沒有流行曲本身百花齊放的曲風?詩歌斷不能脫離文化和音樂而單獨歸咎於語文本身。筆者也想到,近年流行的詩歌,以「讚美之泉」為例,歌詞上偏向較為靈恩的經歷,曲風上亦偏向台灣流行曲,香港的詩歌又帶出作曲、作詞人怎樣的信仰內涵和經歷呢?這些「個人」和「地區」的限制又是否意境侷限的可能或部分原因

誰的「政治正確」是政治正確?

最後陳文第三點定調問題在於有人過份執著「政治正確」。陳寫道:

對於這樣的抱怨,首先我要聲明,作為神學人,我對神學的正確性是非常執着的。不過,我實在也聽過不少吹毛求疵、不合公允的批評:「聖經沒有這樣說!」、「聖靈是鴿子嗎?」、「禱告怎能搖動神的手」等等。

「聖經沒有這樣說!」可能是因為現代詩歌有很多個人存在意識,故此惹來「非聖經的」(unbiblical)的批評,畢竟追求凡事都忠於聖經(biblical)這是華人教會的其中一個特色。這一點很重要,值得日後再談。「聖靈是鴿子嗎?」應該是針對近日頗紅的《立志擺上》的一句歌詞:「願鴿子天際降下來」,借代「鴿子」來表示聖靈。筆者中文造詣有限,覺得如此借代不甚理想,但討論須要從語文的角度探討(即如何運用借代)。「禱告怎能搖動神的手」是針對《我以禱告來到你跟前》,筆者尤記得這是入神學院其中一入門課首先要反駁的對象……筆者同意陳指出「填詞不是寫教義信條 — — 歌詞內容往往帶着隱喻、需被意會、帶點轉折、傳神感受」,但陳似乎忘記了詩歌的重要功能、就是它們有別於流行曲的重點:詩歌是信仰的載體,重覆的頌唱既有抒情和感通之效,更是一場門訓──重述和深化各種信仰的重點。若神學正確並沒有凌駕性,其實坊間不少新紀元歌曲、祈禱類的流行曲(少女的祈禱?)在「合適的處境」(如團契分享失戀?)就可以「當成詩歌」唱?甚至有一天佛教談論「天堂」、「感恩」的詩歌也可以順利進入教會?(滑坡注意)

為了「政治正確」地(提倡不要批評)否定別人的政治正確,也是一種值得商榷的「政治正確」。

有腦與無腦之間有沒有距離?

陳文最後寫道:

我想說的是:寫一首廣東話詩歌實在需要付上無數心血,填詞人要盡力去填;領受的人,要以感謝、欣賞、讚歎的心去領受 — — 不隨便不經大腦地批評,更不只用大腦去批評。

如果有劣質詩歌存在(例:唔啱音、神學錯誤、政治不正確),誰是受害者?想必是教會本身吧!那麼陳的評批實際上就是責備受害人(blame the victim)了。而且,不經大腦去批評(單純講感受和音質去批評?)與只用大腦去批評(歌詞的質素與神學正確)之間,對歌詞和編曲真的沒有任何討論、探討和進步的空間?單純因為音樂人的用心良苦屬靈經歷,就必須去接受?事實上,詩歌存在於弱肉強食的教會,教會音樂歷史告訴我們,只有詞、曲和神學都上乘的詩歌,才能永垂不朽;劣質的詩歌終必被淘汰。何不鼓勵更新聖樂的教育和學習,卻走去拘泥該不該批評和誰要被或不被批評這「政治正確」的問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