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廢除權勢的十架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8年3月28日

入聖周,基督徒思念離不開耶穌與十架;十架代表我們信仰的核心。斯托得(John Stott) 於其經典《當代基督十架》(The Cross of Christ),詳盡闡釋十架的不同意義:赦免問題、償付罪債、神親自代替。十架為我們帶來了罪人的拯救、上主的啟示與邪惡的征服。

華人教會的傳統,重視十架的個人救贖;我們透過耶穌被釘十架,從而經歷十架的稱義與成聖,這是值得肯定。但我們若把十架限制為「為我受死」的個人層面,忽略了保羅宣講十架的公共性質:「他既然靠著十字架勝過了一切執政掌權的,廢除了他們的權勢,就在凱旋的行列中,把他們公開示眾。」(西二15,《新譯本》)

基督既將一切執政者、掌權者的權勢解除了,就在凱旋的行列中,將他們公開示眾,仗著十字架誇勝。」《和修版》

他解除了執政者和掌權者的權勢,藉着十字架,把他們列在凱旋的行列中,公開示眾。」《新漢語譯本》

「在十字架上,基督親自解除了那些靈界執政者和掌權者的權勢,把他們當作凱旋行列中的俘虜,公開示眾。」《現中修訂本》

這些不同譯本皆指向耶穌基督於十架上,把強權「解除武裝」(disarm),「解除了執政者和掌權者的武裝,瓦解了他們的勢力。」(參馮蔭坤著《歌羅西書.腓利門書註釋(卷上)》,417頁)

經文提及的執政者和掌權者,有理解為靈界勢力,就是鬼魔邪靈,與神為敵的力量;這些惡勢力透過俗世的權力架構展現出來。「這些『執政的和掌權的』都是各樣權力之內和外在的表現。於內在方面,他們是機構的精神,是團體架構和制度的『內涵』,是外在權力組織的內涵精髓。於外在方面,他們是政治制度,是委任的官員,是一個機構的『主席』,是法律 – 總之,他們是權力所採用的一切可以觸摸的現象。」(傅士德著《基督徒看權勢》,25頁)

對歷世歷代的信徒來說,基督十架帶來的安慰、鼓勵與盼望,就是一切邪惡勢力,無論是看得見的政權,或看不見的邪惡勢力,牠們如何耀武揚威、行事狂傲,至終結局會如同伯沙撒王一樣,「就是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但五26)

薩爾瓦多的羅梅洛主教(Oscar Romero.1917-80)站在貧困民眾,為侵犯人權而發出公義聲音,1980年3月24日於彌撒中被槍擊身亡。他的殉道導致了國際輿論對薩爾瓦多政府侵害人權的譴責。後人為了記念這位背負十架的牧者,以他名字命名寫了一篇禱文:

有時安頓下來往遠處看,對人頗有助益。
天國不僅非人力所及,也超越人的視野。
在上主崇高的事業中,我們一生所能成就的,
只不過是其中微小的碎片……
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皆非十全十美,
也就是說:天國總是在人力所及的範圍之外。

沒有一篇講道能全然表達傳到人的心意。
沒有一個祈禱能全然表達虔誠的信仰。
沒有一項懺悔能讓人變得十分完美。……
沒有任何牧靈的探訪能帶給人全面的恩寵。
沒有一項計畫能充分完成教會的使命。
也沒有一套目標能把每一件事都包含在內。
這就是我們所作所為。

我們播下種子,期盼它來日生長。
我們澆灌別人播下的種子,知道其中蘊藏著未來的許諾。
我們奠下基礎,需要有人繼續加以建造。
我們提供一種潛力,讓它有一天會發展到遠超過我們能力的程度……
我們無法樣樣事情去做,意識到這一點,反令我們感到寬心。

這樣,讓我們只做一些事情,
且把它們做好,也許並不完美,但畢竟是向前邁進一步的開始。
這是讓上主的恩惠來臨的機會,由神去完成人事未盡的一切。
我們是工匠,而不是建築師……
是提供服事的人,而不是彌賽亞。
我們是給人講述未來的先知,然而未來卻不屬於我們。

面前我們見盡惡人當道,義人受苦,明哲人閉口不言,不少人心裡忿忿不平。這篇禱文正好提醒我們只是看不見整個工程圖則的工匠,敵人仍然全副武裝;然而信心的視域卻看見公義、正直、良善的種子,正在默默生長;等待那日到來,一切都會改變。

每年教會於受難日及復活節,高舉十架,就是信仰群體認信:「耶穌永活治萬邦,至高天國永無盡年。我必侍立在主旁,得享永生治理四方,神的應許永不改,主是我盼望倚靠。」(〈倚靠永活主〉(Jesus Lives and So Shall I),《生命聖詩》138首)

「復活賜予最大禮物是盼望 –基督徒的盼望使我們對神有信心,信得過衪的終極勝利,信衪的良善與慈愛,這一切沒有任何勢力可以動搖。」(Basil C. Hume,1923-99)我們相信主已復活,征服邪惡,廢除權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