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思瀚

曾思瀚博士,曾在英文及中文世界裡撰寫逾三十本書。自從香港的金書獎設立後,他的著作每一年均有被提名,並憑其士師記論著奪得最佳學術作者獎項。他在英國雪飛爾大學取得聖經研究博士學位,其論文 From Slaves to Sons 已出版成書,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任教講道學。他在美國西雅圖居住,同時經常跑到世界各地講學,熱心傳道。有興趣朋友可到訪他的臉書頁https://www.facebook.com/drsamtsang,或追看他個人網站裡的網誌: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廉價的合一又來了?林後六14與佔領香港

heterozygountes2
這是曾思瀚博士對林後六14之詮釋,(英文原載於Cheap Unity Again?: 2 Corinthians 6.14 and Occupy HK),Rachel Yeung姊妹翻譯。

14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15基督和彼列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16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17 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

18 「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林後六14-18)

我準備在網誌中談談我所寫書籍的第十八章。在此以前我曾以之作題材,舉例說明人們如何誤用聖經。我在書中提出了論據,剖析這段經文跟信與不信者通婚無關。這裡所指的聯合,反倒是跟教會內南轅北轍的價值觀相關;這些觀念,大概經由其中不同的群體散佈。我相信對現時正在香港一些教牧中間興起,那些呼籲信徒合一的行動,這段經文含意極大。華人基督徒在網誌的領域上也燃起了不滿與憤怒之火。我認為保羅的教導禁止教會藉聯合來妥協。若黑與白不會因濃濃的灰色陰影得到中和,那麼,合一在這樣的處境中也許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在下面會細看。

經文論及一起負軛。這大概取材自務農的習慣,就是把兩頭不同的牲畜放在一起爬犁。保羅以這隱喻指出,信徒跟非信徒同工的處境。可是,他的著作是否完全禁止兩者合作?我不認為如此。接著幾節經文顯示出某些背離基督的結果,是跟不信者同工所帶來的,例:拜偶像。換言之,若你跟未信者同工會產生違背基督教價值的後果,你就不可跟他們合作。會受引誘接受這些違背基督教價值觀的信徒,自己應該分別為聖。這是保羅信息的精髓所在。讓我們看看香港的情況。

教會內兩群人就政見出現裂痕,一方附和政府,另一方並不。呼籲雙方復和、合一以前,讓我們先看看復和所需的條件。近代歷史中最成功的典範就是「真相及調解委員會」(th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在南非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中所扮演的角色。這場不流血革命更令不同國家紛紛在國內成立「真相及調解委員會」,從哥倫比亞、尼日利亞至加拿大不等。在和解中,犯錯一方並不輕易推卸責任。他們承認過犯,並非因為自己跟別人意見不同,乃是由於他們對種族及政治的想法的確有錯,所以必須坦承自己的謬誤。拿來跟香港對照。撫心自問,有任何人會認為,附和那不斷在向自己人民撒謊的政府是對的?壓迫和欺詐是基督徒應有的價值嗎?此時此刻,我們無需把問題藏起來,不讓人看見,乃要告別謊言。我們需要揭露真相,就算那真相會把教會撕裂。最近的抗爭運動在教會中成了一面鏡子,照出各人在跟壓迫與欺詐相關的事上,立場何在。我們需要促請那些身處這信心群體,卻支持過政府說謊的人採取以下行動:一)認罪;二)拋棄諸如此類違反基督教信仰的價值觀。那些教會富裕、會友眾多的傳道人中,誰若附和過政府的鎮壓行動,就當率先站出來坦承自己的罪!我向他們發出挑戰,要聽從保羅的忠告,為群羊立下榜樣。

若我們的教會領袖甘願學效南非聖公會杜圖前大主教(Desmond Tutu),踏出如此艱難卻果敢的步伐,我絕對贊成和解與合一;否則,不要預我!因此,若你想以合乎基督教原則的方式來達至合一與復和,請細閱、默想和應用哥林多後書6:14的真義,不要隨便說合一,因為長遠而言,膚淺的聯合會製造更多傷害。所以,現在請放過我,不要再嘮叨這廉價的合一,因為這樣的合一不但站不住腳,更絶不道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