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

《時代論壇》青黃筆接專欄作者。NGO「社區文化關注」執委及前任社區營造幹事,學習愛街坊如己,亦修亦行。

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chorsee
網誌:https://chorsee.wordpress.com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二)青春的哀號

原刊於時代論壇1635期,2018年12月28日

“Twenty-seven counting on the moon again,
It’s proven that there’s nothing there.
but me and my enchanting fence.”

趁著廿七歲生日,再聽盧凱彤的Twenty-seven,忍住不捨不忍她離世的心情。那是幾年前《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電影主題曲。MV用航拍鏡頭,在陰沉天色之下,緩緩的在石屎森林建築之上滑過。小調的旋律,有點迷幻的回音,幾分頹靡的腔調,好像令人旋轉舞著墮進個情緒無底洞,滿滿是二十到尾年輕人的無奈。

想到我身邊很多朋友都在這個年紀不知何去何從。兩年多前寫了〈青春的問號〉,當中年輕朋友對人生的疑問、困惑,至今縈繞不散,甚至更加深沉。

我畢業五年了,身邊朋友仍能在同一份工作待著的,少之又少。反而常常見到朋友工作了三年多,就五勞七傷地「裸辭」。我所認識的,大多是大學畢業,做老師、社工、NGO機構、文藝界、傳媒界都有,家境好壞的都有。有朋友寧願裸辭後,有段時間為所需的金錢兼職炒散,即使做別人看為低賤的勞力工作,也覺得比全職文職更舒服——她做那份文職的三年間,幾乎沒有放過應有的年假。當然,老一輩常說:「唔辛苦邊得世間財?」但我總覺得,現今工作環境,因著職場零散化、網絡世界的急速運轉等原因,各行各業都更令人耗盡了。

很多朋友畢業五年,薪金仍是跟大學畢業生起薪點中位數差不多。有的固然是因為理想為召命,選擇薪金不高的行業。但就算不追尋理想,又有幾多選擇?根據林一鳴寫在《立場新聞》的文章〈看數據看真相︰為年輕人說句公道話〉,二○一六年中期人口統計數據顯示,大學畢業數年至十多年的25-34歲年輕人,有一半人的每月收入低於21,250元。何況那些沒有大學學位的呢?

我也有朋友選擇薪金較有保障的行業,像T在中學教書四年,每年都因學校資源不穩,不予續約。她很疼愛每個學生,但最後一年在學校教書時,遇到有學生因情緒問題而⋯⋯唉!造成悲劇,她心中陰影抹不去。她不能再相信香港的教育制度,知道當老師要承受多不合理的工時、會以怎樣的求分數思維壓垮學生,最後毅然決定離開教席。(嗯!其實學校也沒有資源為她續約。)前路茫茫,我也只能陪她無奈禱告。她的受傷、她的堅持,難道可簡單被歸類為「不面對現實」嗎?

也有年齡相若的朋友,為爭取社會公義而坐牢或面臨審訊。他們的人生困境,除了職業仕途,有更多複雜的不能訴說的種種……

如是種種,更令我認清這是彎曲悖謬的世界,罪惡籠罩職場和一切制度。我不期望有完美的環境,但我切切懇求上主憐憫疲憊的、有理想的、堅持公義的年輕人。好想找著多點希望和信心……可以嗎?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 系列
  1.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一)青春的問號
  2.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二)青春的哀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