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

《時代論壇》「好青年解讀室」專欄作者。NGO「社區文化關注」執委及前任社區營造幹事,學習愛街坊如己,亦修亦行。

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chorsee
網誌:https://chorsee.wordpress.com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三)嗚⋯⋯睇唔開又聽下歌

原刊於時代論壇(此版本有所增潤),2019年2月3日

「喂,年輕人,個個時代都艱難架啦,一味怨人地,又唔諗下自己唔捱得?」

寫完上篇〈青春的哀號〉(1635期「青黃筆接」專欄)講年輕人身處的時代的艱難,我常常想像會收到這樣的回應,簡直捏一把汗。我也陷入一輪反覆自問:我有沒有只以現實艱難為逃避的藉口?若環境無論如何都不會變好,那我打算如何自處?

這是來來回回,囉囉嗦嗦的,一場自勉。


IMG_4519 3

先是想起小塵埃樂隊的〈嗚〉,聽了很治癒。

配樂的緊湊節奏,歌詞密集,唱出來就像香港人在趕地鐵般無法喘氣,營造在這城市生活的壓力。歌詞隱若點出這種壓力源於關心城市的自由、公民意識覺醒,面對別人的不同意見思想,想不平則鳴。

然而,細心聽聽,他們不是發泄和埋怨,而是連串的自省、自勉。

好想好想非常之想想離開這戰場

令我緊張緊張精神緊張壓抑指數高漲

攰都抑鬱憂鬱兼休克但道德迫使我善良

首幾句已定調,他們選擇保持善良。因此,他們知道「盛怒謾罵或夢話又未必可打勝這仗」。雖在前段說難以容忍「那些嘴臉衰樣」,但當他們發現無法改變他人思想時,也選擇不要敵對,知道別人的「衰樣」背後,也許內心仍然有可愛的一角——「任我怎麼口講不能抵擋蒂深根箇立場╱在每一顆心中的天空是另一顆可愛艷陽」。

即使如此,還是情緒交戰難熬:

嗚⋯⋯我掛念兒時那陣時

能快樂寄住的都市

到現時我不得已唯有哭

只是,哭過之後,他們選擇振作:

嗚⋯⋯再是猶豫與自疑

能夠自救亦變太遲

如今的我已不許再幼稚

然後淚乾再堅持


聽著,竟想起小時常唱的〈青年向上歌〉。從小就要在學校早會唱,歌詞唔啱音,又要愈來愈高音,總覺得老套。「屙要鋼強 人澗同腐菜lung 檔!」咩黎架?

我要愛人,愛敵也愛淪落人

我要虛懷,不忘我身多弱點

我要剛強,人間痛苦才能當

我要膽壯,奮鬥才能得勝

全首歌就是連串的自我要求,從前覺得,洗唔洗咁啊?好像那些模範作文,好像為了chok個好班長形象,好像將一些校訓吞落肚。

終於到了十幾年後,認真閱讀歌詞,才發現裡面所談的價值,跟《嗚》的善良堅持,也是互相呼應。

最震撼的一句,正是咩菜咩檔:

我要剛強,人間痛苦才能當

自我要求是痛苦的來源嗎?還是自我要求,才能面對痛苦?


Everyone wants a revolution. No one wants to do the dishes.

講到搞革命人人都等唔切。講到要洗碗就冇人肯制。

(出處不確定,有說來自一些基督教新修道團體。中文是我自己意譯的。)

有時改變不到大環境,也不是只能陳義過高地批判,說一切都是制度問題。有時,都只是自己的老毛病作怪,是彼此的軟弱互相拖挎。有些行動搞不好,未必是理念出問題,是細節沒用功。我在這時代尋路艱難,有很多大環境因素影響,但好多時我也是任性。用聖經的說法就是,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

近半年我都面對很大的考驗,學習面對逆境、接納情緒之外,更是學習痛定思痛。我想,我算是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裡的寬鬆世代嗎?我有沒有像那討厭角色般任性自私鬆散?想前進,倒要承認,我自小嬌生慣養,甚少吃苦,建立紀律是很困難的事,常因僥倖心態,令小錯險成大錯。

碎裂的敗壞的,我無法一一修補改變。但是,我可以好具體地去改變自己——也只可以先好好改變自己——在逆境中修行,克服自己的軟弱,訓練自己更節制、更勤奮、更認真、更堅韌。我真的不想因為自己的軟弱,而給別人藉口,去質疑我所相信的價值。

以〈嗚〉的心境,立〈青年向上歌〉的志向。幸好有天父,讓我覺得自己有被接納的空間,有信心自己可以變得更好。原來悔改是件很溫柔舒服的事,只是借祂的力,盼望迎接未來更好的自己。

好吧,咬緊牙關,要成為更好的人,不是因為這樣會過得更好,因為知道怎樣都要面對一個更壞的世界。好好預備自己,在這荒謬城市,挑戰不義和歪理,讓我們淚乾再堅持。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 系列
  1.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一)青春的問號
  2.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二)青春的哀號
  3.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三)嗚⋯⋯睇唔開又聽下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