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平靜風浪、呼風喚雨,基督徒可以嗎?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8年9月19日

剛經歷過超強颱風「山竹」的威力,不禁感覺人的渺小,大自然的力量,只能叫人敬畏。

在風暴前出現了一則「教會新聞」,是關於一所堂會原定於9月16日舉行的海灘浸禮,因著颱風的關係,教會呼籲肢體領袖一連三天在教會中禱告,並認為這次颱風是「仇敵在興風作浪」,所以要以禱告去面對這場屬靈爭戰,更要奉主的名吩咐颱風遠離,並靠主得勝。這新聞在各大報章中報導,相信不少人都會看過;而且也有不少網上的評論,普遍都是帶著批評,認為教會不應忽視危險,在惡劣天氣中繼續海邊活動。

其實,這些禱告、這些宣告是否有什麼不妥當?這只是教會在面對著可能出現的「危機」時,向所信的神求神蹟吧!而且,在聖經中不曾也出現過耶穌平靜風浪的神蹟嗎?今天我們不也可以這樣求?

這豈不是信心的表現嗎?溫偉耀博士曾在一次證道中也講到,其實在人能掌握的事上,「祈禱」可以是很「假」的,在可掌握的事上,禱告的信心根本就是信自己;唯有在那些自己不能掌握的事上,當一切都「無辦法」時,人的禱告才是真正的交托,完全的順服。

再者,事情的結局如何?我們知道「山竹」成為了有紀錄以來,吹襲香港最利害的風暴。浸禮又如何?按消息指,他們按著預先的「惡劣天氣安排」,將浸禮延期了。

所以,這事件是否有什麼不妥?

以「安全」和「安排」來說,這其實並沒有什麼不是;所以,有不妥的也只是「信仰」本身的問題吧。

其實,一個信仰群體信的是什麼,能從他們口中說什麼、傳的是什麼、並如何禱告中反映出來。這次事件,其實反映著這信仰群體的一些世界觀及價值觀。

從他們的禱告中,看出他們會相信一些關乎教會的事情,若有出現「不順利」就是「仇敵」的工作,是魔鬼的作為,是屬靈爭戰。所以如何面對這些爭戰,就是以「宣告」和「禱告」成為武器,要奉主名去戰勝這仇敵的工作。

這些「爭戰」,對這信仰群體來說可能是有「前科」的。查2016年9月,也是差不多9月15日前後,超強颱風「莫蘭蒂」也曾在太平洋生成,最後成為中心風力250公里的超強颱風,而且更沒有在菲律賓登陸,直接進入「巴士海峽」(又稱為「坐巴士」。是次「山竹」在菲律賓北部「擦邊」,沒有趕上「巴士」,才稍為減輕其破壞力。參天文台當年颱風路徑衞星圖)。當年,該教會也於差不多的日期舉行海灘浸禮,更在一基督教網媒中報導過(參基督教論壇報報導)。當年的海灘浸禮也受著颱風的「威脅」,未知教會是否也曾為此作「宣告」、「禱告」。當年浸禮順利舉行,得勝了!但是,若真的如此,這次面對「山竹」的正面吹襲,海灘浸禮被逼延期,上帝是否就戰敗了?(我倒十分想知道,牧者們在「事後」如何為此事作de-briefing,如何詮釋這次屬靈爭戰?真的以為上帝戰敗了?)

若這世界觀就是基督教的世界觀的話,從「現象」來說,上帝真的是被打敗了——因著人的宣告而被打敗了。

上帝真的被仇敵打敗了嗎?當然不是。

李思敬博士曾在一次有關《以賽亞書》的釋經講座中,從以賽亞書四十八章中說明耶和華會讓一些事情發生,來教導(或說教訓)祂的子民:

3 主說:早先的事,我從古時說明,已經出了我的口,也是我所指示的;我忽然行做,事便成就。
4 因為我素來知道你是頑梗的─你的頸項是鐵的;你的額是銅的。
5 所以,我從古時將這事給你說明,在未成以先指示你,免得你說:這些事是我的偶像所行的,是我雕刻的偶像和我鑄造的偶像所命定的。
6 你已經聽見,現在要看見這一切;你不說明嗎?從今以後,我將新事,就是你所不知道的隱密事指示你。
7 這事是現今造的,並非從古就有;在今日以先,你也未曾聽見,免得你說:這事我早已知道了。
8 你未曾聽見,未曾知道;你的耳朵從來未曾開通。我原知道你行事極其詭詐,你自從出胎以來,便稱為悖逆的。(賽四十八3~8)

古代近東世界,他們的世界觀認為,地上的爭戰是他們所敬拜的神在天上之爭戰;所以,地上爭戰的結果,就反映著哪位神「勁D」。這就是他們的世界觀。所以,耶和華知道他們就是「頑梗」的民,所以就一早向他們指明,那「早先的事」– 那「事便成就」的事,是耶和華一早已向祂的子民說明、是在耶和華計劃中的。這事是什麼事?李博士相信,就是以色列亡國的事。耶和華一早對他的子民說明,當他們頑梗,因著一己之利而又拜巴力偶象又拜耶和華時,耶和華就要向他們發烈怒,甚至使他們亡國。耶和華要一早給他們知道,他們給別國打敗了,並非因為「屬靈爭戰」,並非是他們所拜的偶像做的,更不是耶和華給打敗了;而是他們的世界觀錯了。耶和華甚至要以亡國之禍來使他們回轉。

我曾拜讀了學者泰利加特維(Anthony Tharekadavil)的著作《第二以賽亞書中的耶和華的僕人》(Servant of Yahweh in Second Isaiah)。他認為,在以色列人亡國以先,他們所信的是一個稱為「至高神論」(Monolatrous)的多神主義,直至他們亡國之後,才逼使他們重新檢視他們信仰的世界觀,並興起了一個名為「唯獨耶和華運動」(The Yahweh-Alone Movement),並使他們從「至高神論」轉化為「獨一神論」(Monotheist)。

災禍的發生,其實也是出於神的手,出於神的作為。有時,即使是教會中出現「不順意」的事(即使是一些看似十分屬靈的事工),也不一定是「仇敵興風作浪」。我還記得我曾寫過一篇文章,說有時我們將這些「不順利」歸究於魔鬼撒旦,認為這全都是它的能力,有時是太「看得起」它了。很多時候,問題其實是出於自己,是自己看錯了事情,甚至是如過去以色列人一樣,世界觀其實是錯了(或者可以說是「信錯了」)。耶和華就讓某些事發生,好讓我們更知道祂是誰,和祂作事的方法。神蹟,其實不在乎是否順風順水,更不在乎是否奇奇怪怪,而在乎是否經歷到神那超乎你所想的作為(有時,你老公肯為你放下手中的工作,回家為家庭煮上一餐,就已可能是一個神蹟)。

耶穌平靜風浪,叫門徒看清祂是誰,但頑梗如門徒在平靜風浪後竟說出「這到底是誰?」;耶和華更興風作浪,使不願前往尼尼微的約拿給帶回原點,最後「死死地氣」去完成耶和華的使命,但到最後還「發爛渣」。這些都叫我們知道,人,其實是軟弱的,即使在聖經中多次教訓我們要謙卑,我們還是聽不入耳,還以為自己是耶穌,自己是耶和華,竟能去宣告平靜風浪,竟能去吩咐颱風行去邊。

行文至此,在颱風過後看到一篇公禱,作出宣告,要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一切風暴要住了吧!靜了吧!或者,這就是我們今天信仰的世界觀,或者上帝要更清楚的對我們顯明,使我們更認識祂,更能真實地以真理詮釋今天的處境。

求主將真理在我們中間顯明,教導我們禱告,幫助我們謙卑,阿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