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市民合力制服冒警罪犯,何罪之有?

我還記得在小時候看《警訊》時,余sir告訴電視觀眾分辨真正警察的方法,就是看在他的身上有否掛上委任證。按余sir所言,便衣警察在執勤時必需在其身上展示委任證,軍裝警察則不用經常展示委任證,卻需在市民提出要求時出示其委任證,因此當市民遇上自稱警務人員的人士時,可要求他出示委任證以辨別其身份的真偽。

在星期日沙田的遊行中出現多名沒有配戴委任證,卻全副武裝混入警方中間的可疑人士,這些可疑人士在市民甚至立法會議員要求出示委任證時都未能展示出來,又在頭盔眼罩位置自行貼上反光貼紙,正常軍裝警察是不能隨意更動身上配備的,因此我有理由相信,這些可疑人士根本就是有組織的冒警罪犯,他們希望以警察之名行惡。所以,
他們不是警察!
他們不是警察!
他們不是警察!

在星期日晚上,這些冒警人士開始圍堵參與示威之市民,並在當中對市民多次使用胡椒噴霧和用疑似警棍擊打他們,因這些裝備都在淘寶網上有售,令市民更擔心這些冒警人士遠比想像中多。冒警人士在之後的時間更公然闖入新城市廣場,在當晚記者的報導和直播可見,他們在捕獲正在躲避他們的市民後用手插市民雙眼,並且刻意扭傷市民的手臂,更多番用疑似警棍指嚇攜小孩在商場經過的市民。

有鑑於冒警人士已威脅到在場市民的人身安全,在場有些是一家大小剛吃完晚飯準備離開的市民,也有與年老父母飲茶後計劃到巴士站乘車的市民,體力較好的市民為盡公民責任,便盡力阻止冒警人士對在場市民施暴。當市民遇上落單之冒警人士時便合力將之圍困,阻止他們有逃走的機會,而因他們身上配備武裝,基於合理自衞的情況下便對他們使用一定程度的武力,盡可能減低冒警人士尚有還擊的能力。我當晚在直播中見到市民至少合力制服了兩至三名冒警人士,成功阻止他們進一步襲擊在場市民,而住在附近私人住宅的居民也合力將這些有如過街老鼠一樣的冒警人士趕離住宅範圍,防止他們進入屋苑造成更大的破壞。

我在此必須再強調,這些在沙田對市民和示威者行使暴力的人並非警察,因為他們身上都沒有警員編號和配戴委任證以讓人識別其身份,而在場市民合力制服冒警人士並阻止他們傷害其他市民是應有之義,應受譴責的是這些冒認警察而傷害市民的罪犯,而非那些盡力保護他人的市民。

在聖經中,我們知道冒認先知是死罪來的,因為先知在舊約年代是神的代言人,有時甚至是神旨的執行者,與現在香港警察是執法者的身份相同。在《申命記》18章20-22節提到:「若有先知擅敢託我的名說我所未曾吩咐他說的話,或是奉別神的名說話,那先知就必治死。』你心裏若說:『耶和華所未曾吩咐的話,我們怎能知道呢?』先知託耶和華的名說話,所說的若不成就,也無效驗,這就是耶和華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說的,你不要怕他。」由此可見按猶太人的律法所要求,冒認先知的人是要被治死的,而猶太人也不用聽假先知的話,更不應害怕他。因此,不論我們作為基督徒或是香港人,都應盡社會公民和天國子民的責任,拒絕讓這些假冒執法者繼續傷害香港市民,合力保護我們所愛的家園。

20190716_232123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