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汝圖

在香港出生及成長,移居加拿大後,在大學主修城市規劃,開始對環境議題的興趣及關注。其後進修神學,曾在多倫多市郊一華人教會牧會。後來進入溫哥華維真學院 (Regent College) 再進修,研究目標為現代基督教信仰和消費文化之間糾纏不清的關係,希望有更深入的了解。也就在維真學院,遇上了A Rocha機構 (www.arocha.org),如遇故知,得悉原來已有不少基督徒,在世界各地全情投入照顧屬上帝的受造世界,感到無比振奮及鼓舞,這也是他自大學時期開始已經一直堅持的信念及熱誠。自2010年起,加入A Rocha Canada團隊,負責在全國不同城市亞裔社區中的外展及教育工作,並兼任A Rocha International在亞太地區外展項目的統籌。

巴黎氣候峰會之後…

Le Bourget, Paris France, by Samuel Chiu (December 9, 2015)

Le Bourget, Paris France, by Samuel Chiu (December 9, 2015)

經過兩年的會前外交準備,巴黎氣候峰會(COP21)與會各國代表按著以控制平均氣溫升幅在攝氏2度以下為指標,及自願減排承諾的架構為基礎,在超過兩週的正式會期內緊湊地談判,終於達成《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1這份被視為歷史性的文件,是首個適用於全球所有國家、列明具體目標及安排的氣候行動協定,其中包括以下五項重要原素:

1)各國承諾共同努力控制全球平均溫度升幅在攝氏2度以下,並首次加入「爭取限制升幅在攝氏1.5度的水平」為目標。這0.5度的分別看似微不足道,卻正是越來越多氣候專家及眾多面臨嚴峻威脅的國家均認為,可確保避免全球氣候出現災難性變異的重要關口,其實要達至這目標將甚為艱鉅,但能夠在國際共識上獲正式確認,是一個極重要的突破。

2)為達至上述控制氣溫升幅的目標,各國同意在本世紀中葉以後,各種溫室氣體排放總量要減低到不超過地球系統如森林、土壤及海洋所能夠吸收的總和;換言之,現時極度依賴化石燃料的生產活動及生活方式雖然未能如專家期望及呼籲一般,在2050年前終止,但就意味著各國政府有史以來首次承認,人為溫室氣體排放已超越安全水平,再生能源及低排放產業必須儘快全面取代現有模式,更標示著整個產業經濟甚至融資要求將會出現重大變化。

3)發達國家承諾設立基金,由2020年起每年撥款二千億美元,協助發展中國家採納再生能源及提升適應能力,應付氣候災變。

4)首度正式納入「損失及損毀」條款,承認貧窮國家,特別是島國及沿海低窪國家所面臨風暴、水災及海平面上升的嚴峻威脅,需要國際額外協助。

5)設立法定機制,各國由2023年起須每五年一次通報減排進展,並按需要及最新科學匯報,提出調整修改,務求達成控制氣溫升幅之目標。

Tour Eiffel, Paris France, by Samuel Chiu December 12, 2015

Tour Eiffel, Paris France, by Samuel Chiu (December 12, 2015)

正如眾多評論人士及持份者指出,這《協定》並非完善,更非解決氣候變異危機的終點,而是真正行動的起點。經氣候及環境專家和民間社會多年的迫切呼籲,這是歷年來首次各國政府,甚至部份業界及金融業領袖,都顯示共同及積極的意願,要達成全球認受的應對方案。然而,《協定》並沒有訂立有力的機制以確保各國履行承諾,發達國家承諾的援助融資及撥款仍未獲得實質保證,具體行動全賴各國的後續意願及自發善意。這就更突顯民間社會團體,特別是信仰群體往後的重要角色。

在巴黎峰會前,天主教教宗方濟各發出關注當前環境及氣候危機的通諭,指出基督徒基於神學、信仰、公義及道德等大是大非的關節,都必須正視這些挑戰,並應採取積極行動及承擔。2該通諭獲得各界重視及稱道;全球主要的基督教福音信仰組織都一致表示認同,並向各地教會發出呼籲,以行動響應。

當各國代表達成《巴黎協定》後,世界福音教會聯盟會同主要的福音信仰組織,發出聯合聲明,一方面歡迎及肯定《協定》的成果,另一方面卻指出《協定》本身不足以解決氣候危機,而是代表實質行動的展開。3

面對氣候變異危機及《巴黎協定》的產生,基督徒及教會實際上肩負著兩重呼召及使命。首先是先知的角色。由於《協定》並無機制及約束力,確保各國切實執行,各地信徒及教會要本著為公義申彰及為無聲者或無法為自己申冤者發聲的聖經原則,監察所屬國家政府履行《協定》及各項承諾的進展,鼓勵當政者及業界儘快減排及邁向低排放產業及再生能源的全面轉型,並切實地按照承諾,提供足夠撥款協助貧窮國家。為君王(執政者)代求不單只求平安及智慧,更包括督責為政者及在權勢面前為屬上主的公義發聲。

其次,基督門徒及教會當在實踐行動上以身作則。當前的氣候變異危機是人類,特別是發達地區,高耗能高消費的生活形態所導致的其中一個惡果,信徒及教會應當在這方面自省悔改,並配以實質行動減排、減廢、節能,及改變由消費主導的生活模式,且在四周社群間成為先導和模範。同時,更應鼓勵及督責信徒中從事相關業界及金融業者,在相關職場上關注事態並帶頭改變。正如近年越來越多保育團體均指出,信仰群體因為在道德原則及價值觀上的堅持,是能夠在當前環境及氣候挑戰中帶來真實改變的關鍵力量。不但如此,如果信徒對福音有完整的認知,就會很清楚,這更是為耶穌基督福音作見證的時刻。

世界洛桑運動《開普敦承諾》中指出,「…如果耶穌是全地之主,我們和基督的關係就不能與我們的作為以及跟地球的關係分開。當傳揚福音時宣告『耶穌是主』,就是宣告包括地球在內的福音,因為基督的主權是在一切受造之物之上。因此,關愛保育受造世界就是在基督主權範圍內的福音議題。」4

對,氣候變異危機是在基督主權範圍內的一個福音議題,作為門徒,我們實在責無旁貸!讓基督從死裡復活,已經得勝掌權的事實,將上帝在復活基督裡所彰顯的復和、慈愛、信實、公義和美善,透過我們的氣候行動表彰出來!

後記:

1) 十二月初抵達巴黎之時,距離當地遭恐怖份子襲擊,令近五百人傷亡的慘案只有三週。在市內各車站、廣場、場館,及任何人群聚集之處,隨時可見全副軍裝、手持輕機鎗的正規軍人以三人或五人小隊方式巡邏「示警」,最初看見他們出現時,當下情況都變得特別緊張。但隨後多見了,也就開始見怪不怪了。巴黎街頭繁盛處及主要景點在寒冬下仍然人頭踴踴;巴黎人那副漫不經心的態度(也許是內張外馳),與荷槍實彈的軍警之如臨大敵,成了強烈對比。

Le Bourget, Paris France (December 10, 2015)

Le Bourget, Paris France (December 10, 2015)

2) 很榮幸今次在大會期間,有機會見證敝機構A Rocha與主要國際合作夥伴,如洛桑運動創造關懷網絡(Lausanne Creation Care Network)、世界福音教會聯盟(The 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及德愛基金會(Tearfund)合辦的兩次重要聚會-包括在正式大會會場旁公民場區(綠區)舉行的座談會及在市中心一教會舉行長達一整天的研討會議。這是首次有福音信仰組織,在如此重要的國際場合,向教會和其他社群人士,申述福音信仰群體在對應氣候變化這個具全球意義的挑戰上,有何作用及貢獻。每天早上,在A Rocha/Lausanne Partnership for COP21的營地,與來自各合作夥伴組織的參加者早禱、分享和敬拜,同時,聆聽獲得官方認可觀察員資格的伙伴組織參加者,簡報大會談判的情況及爭議要點,並即時為進展及談判代表禱告;在正式會場內外則有機會與一些官方代表聊天詢問。從這些談話中所取得的觀點及感受,根本不可能在家裡僅僅閱讀新聞報導而獲得。

更有意思的,是碰上來自瀕臨滅國危機的太平洋島國的主內弟兄,分享其國家面臨的實況,與他們一起祈禱求主憐憫。這些都幫助我對是次大會的關鍵,有截然不同的認識和體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