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巴浦洛夫的狗和塞利格曼的狗

17_201609160813031nSrV

圖片來源:http://www.psychspace.com/

我記得有兩個經典的心理實驗,巴浦洛夫(Ivan Pavlov)用狗來做了一連串的實驗,說明條件反射和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的理論,對後世的行為心理學有重大貢獻。作為一頭狗,主人精心製造一個環境條件,例如,只要你們守法,不要去管那個法是好是壞,就是國家的良好公民,就能安居樂業,我手中的鈴鐺一搖,你就得擺尾和流口水,因為如此我就會給你食物,我指令你給我手手,你就要給我,如此,就能享有安定喇!於是以後一聽見主人的聲音,或鈴鐺一嚮,即使未有食物,你都會擺尾同流口水,成為一頭接受制約、聽聽話話的狗。所以很簡單,我不會害你,只要言聽計從,就安寢無憂,甚至可與我一同坐席,享受我與你分享的成果。

另一個實驗,係塞利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研究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而有的,他的發現令他成為正向心理學之父。他同樣用狗來做實驗,當一頭狗不斷被困在有電擊的籠裡,不能逃離,牠慢慢就會放棄掙扎,習得無助,即使後來給牠看見出路和自由,亦不會嘗試逃離這絕望的空間;相對於這頭慘慘的狗,其他之前沒有被困在這電擊籠裡的狗,一被放進電擊的籠,就立時逃往另一邊的安全空間,而有逃出生天經驗的狗狗,往往在經歷電擊牢籠時,比最初那頭慘慘狗更沒有放棄求生意志。

香港有一個好處,就是我們經歷過甚麼是好,甚麼是自由,甚麼是安全,但何時開始我們放棄了掙扎和求生的意志,去到一個點,就會連掙扎都費事,亦會有些人樂見其成。

面對新中國和本港加速陷落,今天有個怪現象,就是教會領袖及信徒主動搖尾投誠,為取得好處、順利和成功,甘願被制約,可惜那個主子不是上帝。又有多少教會領袖及信徒已經放棄掙扎,他們的口頭襌就是:「無用㗎,唔得㗎!改變唔到㗎!」

似乎我們都樂於不斷催眠自己。

有時我在想,這兩個現象的發生,是緊緊相連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