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差不多的基督徒

2018/11/4 聖靈降臨後第二十四主日

(馬可福音十二章28~34節)

基督徒口裏常說有愛,愛上帝,愛鄰舍。但多少時候只是停留在嘴唇邊,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了多少?

馬可福音十二章28~34節記載了一位文士和耶穌也談及這愛的誡命。在談論完畢後,耶穌只是這樣回答他:「你離上帝的國不遠了。」(十34)「不遠」,即仍距離,他最終能否進入上帝的國呢?會否最後是「功虧一簣」呢?我們不知道,但這也提醒我們,我們會否也是「進上帝的國不遠,而沒有進到天國呢」?那讓我們詳細看看經文的內容。

文士和法利賽人常來找耶穌,向他發問多個不同問題。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後,便有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來問耶穌一個政治的問題:「納稅給凱撒合不合法?我們該不該納?」(可十二14)他們來問耶穌的目的是「要用他自己的話陷害他」(十二13)隨後有撒都該人問耶穌一個神學性的問題:「有兄弟七人⋯⋯在復活的時候,她是哪一個人的妻子呢?因為他們七個人都娶過她。」(十二20~23)他們問的原因,因為他們不相信有復活這回事(十二18)

現在是一位有禮貌的文士(有學問的律法師)來問耶穌:「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呢?」聖經沒有指出他來問耶穌的目的,只是因他「聽見他們(法利賽人、希律黨人和撒都該人)的辯論,知道耶穌回答得好」(十二28)。或許他想弄清耶穌是否真的像別人所說的:「他教導他們正像有權柄的人」(可一22),沒有甚麼不良的動機。

雖然聖經記載耶穌常常批評法利賽人、撒都該人和文士(昔日的宗教領袖),但在這裏聖經沒有對他作出任何負面的評語,那表示不是每一個宗教領袖都是想謀害或反對耶穌的,尼哥德慕(約三1~15;七50~52;十九38~40)便是另一個例子。所以今天或許有不少信徒對教會的領袖有很多負面的批評或意見,但不是每一個領袖都是如此的。

這位文士熟悉律法,文士的工作也是教導人明白律法,所以他拿律法的問題來問耶穌,也是自然的事。

「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呢?」或者是,「律法中哪一條為重?」「律法的精髓在哪?」這都是文士們常辯論的問題。

耶穌的回答也很簡單,他引用了申命記六章4~5節和利末記十九章18節的經文綜合來回答。他說:「第一是:『以色列啊,你要聽,主——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第二是:『要愛鄰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可十二29~31)

耶穌的回答是將十誡的精髓指出來。十誡前四誡是愛神,後六誡論及愛人。「第一」或「第二」並不是重要的優先,而是銀幣的兩面。約翰在約翰壹書四章20~21就這樣說:「不愛他看得見的弟兄,就不能愛看不見的上帝。愛上帝的,也要愛弟兄;這是我們從上帝所受的命令。」

耶穌的回答,文士也認同,所以他回應說:「好,老師,你說的對,上帝是一位,除了他以外,再沒有別的了;並且盡心、盡智、盡力愛他,又要愛鄰如己。」(可十二32~33)文士所引用的是申命記四章35節和利十九章18節的經文。

除此以外,文士回應中的最後一句,「要比一切燔祭和祭祀好得多」,實在令人驚訝。舊約先知常常責備以色列人,就是他們以燔祭和祭祀取代了他們對上帝的敬畏和對鄰舍的愛。以賽亞書這樣記載耶和華所說的:「你們許多的祭物於我何益呢?公綿羊的燔祭和肥畜的油脂,我己經膩煩了;公牛、羔羊、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悅。」(一11)

這位文士對耶穌的回答說:「好,老師,你說得對。」(可十二32)我們也可以這樣說:「這位文士的回答真的好啊!」但是為甚麼這樣有智慧的文士,耶穌的回應是這樣一句:「你離上帝的國不遠了。」

我想有幾可能性:

一,「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心無力」:

馬可福音十章17~22節記載一位年輕人來問耶穌有永生之道。耶穌提出了十誡中愛人的誡命:「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不可虧負人;當孝敬父母。」這年青人說:「老師,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這個年青人,耶穌看見他就愛他,但耶穌仍然讓他憂憂愁愁的離開。原因就是他熟讀誡命,郤不知道誡命的核心,「愛上帝,愛鄰如己」。耶穌要求他變賣家財來賙濟貧窮人,他不願意。不是「不做甚麼」,而是「有做甚麼」。他有知識,郤沒有做到。

在這裏的文士比那年青人好一點,知道律法的核心精神,問題是他有沒有做到呢?在這裏我們不知道。會否是因有講無做,因而耶穌說:「你離上帝的國不遠」?

今天,人的神學知識比以前進步多了。過去,多只有預備做牧者的進入神學院讀神學,今天信徒神學訓練已很普遍。有信徒甚至是神學博士,在神學院中培訓教牧同工。這是好的現象。但神學知識是一回事,是否能實踐出來是另一回事。

我們看見耶穌常批評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都是律法專家,但可惜的,就是能說不能行。他們都可能好像這位文士那樣,連不是記載在律法上的,愛上帝和愛人,「要比一切燔祭和祭祀好得多」,都很清楚,但可惜不能實行出來。在這段經文後的馬可福音十二章38~40節,記載了耶穌對文士們的譴責,「他們好穿長袍走來走去,喜歡人們在街市上向他們問安,又喜愛會堂裏的高位,宴席上的首座。他們侵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這些人要受更重的懲罰!」這是我們的警惕。

二,或許這位文士已做到他自己所說的,愛上帝,又愛鄰如己。問題是誰是他的鄰舍?

路加福音十章25~37節記載耶穌所講「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該故事,在這裏不詳述了。講完這故事後,耶穌問律法師一個問題:「這三個人(包括祭司、利未人、和撒瑪利亞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答案自然是「撒瑪利亞人」啦。

但為甚麼耶穌會講這故事呢?原因在猶太人中間,他們談論愛人時,就是只愛自己的民族文化的人,甚至可能只是當中自己的朋友而已。在他們社會中,有財富和權位的人,甚至輕看社會貧窮和邊緣的人,稅吏和妓女,他們都不會去愛。所謂「愛鄰舍」就是這麼狹窄。

在馬太福音第五章43~44節,耶穌說:「你們聽過有話說:『要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但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迫害你們的禱告。」「愛鄰舍,恨仇敵」是人的常態,但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仇敵。我們心中有沒有仇敵?有沒有愛他?

有時我也很難過,在基督徒圈子中,我們也往往愛自己的友好,無論他是基督徒與否。但不同意見,便成敵對。我看見在同一教會中,當大家不和時,就會反目成仇,互相攻擊,這真是令人難過,教會蒙羞。

究竟當我們講愛的時候,我們所愛的是誰?誰是我們的鄰舍?

三,救恩是憑着信,不是靠行為:

保羅很清楚的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而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二8~9)

所以就是我們能愛鄰舍,愛仇敵,但這並不是我們賺取救恩的本錢。「因信稱義」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

循道衞理會的會祖約翰衞斯理牧師曾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差不多的基督徒」。他這樣說:「我殷勤地避免一切罪惡,且有一顆空諸過犯的良心;愛惜光陰,用盡每一個機會去對一切人做一切好事。經常及小心地應用一切公私的施恩方式,努力遵守一種行為上的嚴肅,在各時各地,我站在他面前的上帝知道我做一切事情都是誠心誠意,有一種服事上帝的真正意圖,一種在一切事情上遵行他的意旨的衷心願望⋯⋯但我自己的良心在聖靈指導之下向我證明,我一向都是一個差不多的基督徒而已。」

為甚麼是「差不多」?為甚麼只是「進上帝的國不遠了」,是因為我們對上帝有沒有完全的信靠。這種信靠產生我們看見自己的不足,愛人的不足,要悔改認罪,才能產生真正對人的愛。

剛才提及有教會互相攻擊,我在網上看見一些討論,「他對我們的不義,比我們所做的更不義!」這就是否表示我們所做的就是對?

不是別人比自己不義,又或是自己做得比別人好,這只會產生驕傲自義,看不見自己更不義。我們都是罪人,沒有一個比另一個好些,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大家都需要救恩,需要上帝的赦免,大家都要彼此相愛,才能真正明白並且能實踐愛鄰如己的道理,才能明白「愛鄰如己,要比一切燔祭和祭祀好得多。」

「離上帝的國不遠」,或是「差不多的基督徒」,都是功虧一簣。要有真正的信,產生真正的愛。先知彌迦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人與你的上帝同行。」這是救恩的途徑,也是救恩的結果。

我盼望我們不要做一個「差不多的基督徒」,而是真真實實的基督徒:有屬靈的知識,有愛人的行動,更要有信靠上帝的心。讓上帝的國活在我們心中。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