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左冷禪、「內八路,外九路」的嵩山劍法和殘缺信仰

原刊於嘗言道 Wording the Word,2015 年 12 月 21 日

上文結束前留下了一個問題:「今天教會的信仰看起來好像也不像是那麼殘缺不全,那是什麼緣故呢?」,這就帶我們到本文的故事。

《笑傲江湖》的另一個失傳武功故事是關於五嶽劍派的。因為日月教要搶奪《葵花寶典》,所以便首次進攻華山,和五嶽劍派大戰。那次他們雖然奪得《葵花寶典》殘本,但卻也身負重傷而去。五年後日月教捲土重來,但這次卻中了五派詭計而未能生離華山。

但兩場會戰也令五嶽劍派的高手死傷殆盡,令不少絕招從此失傳。在嵩山,左冷禪便召集所有殘存的耆宿,將他們所記得的去蕪存菁,彙成一部「內八路,外九路」共十七路的劍譜,成為整理嵩山劍法的大功臣。

嵩山劍法就是「內八路,外九路」的十七路劍法嗎?

如此編修過的「內八路,外九路」嵩山劍法看起來內外兼備,看起來的確一點也不殘缺。但這樣的劍法便是原來博大精深的嵩山劍法嗎?左冷禪或許也有一刻覺得是,但當岳靈珊站在他面前時,他就知道不是了:在嵩山封禪台上,岳靈珊將岳不群機緣下學到的那些失傳的嵩山絕招展示給左冷禪看,這位精通「內八路,外九路」的十七路嵩山劍法的左冷禪立時「手心發熱,又是驚奇,又是喜歡,便如陡然見到從天上掉下來一件寶貝一般」,因為「岳靈珊這一招中蘊藏了嵩山劍法中數大名招的長處,似乎尚能補足各招中所含破綻」。岳靈珊展示的嵩山劍法,顯然遠比左冷禪整理過的「內八路,外九路」嵩山劍法博大精深。

我們的「內八路、外九路」殘缺信仰

今天我們的殘缺信仰也在整理下變成「內八路,外九路」的嵩山劍法嗎?我們的殘缺信仰有在重重包裝下看起來不那麼殘缺嗎?今天我們有數不盡的佈道工具、見證集、喻道故事、信仰單張和小冊子等等經過精心編修的「信仰」。這些「信仰」修理了杯盤的外面,但內裏的信仰依舊殘缺:充斥著金句主義、律法主義、合同信仰、威逼利誘式的天堂地獄,和什麼都是「默想」和「街市買餸式應用」的信仰1

swordsman-784339_1920

然後我們在修練這些「嵩山劍法」多年後,我們發覺我們依然碰不到最精深的嵩山劍法的皮毛:我們依舊不認識我們敬拜的三位一體的上帝2,我們依舊不知道我們的罪和救贖是怎樣3,我們依舊不懂得怎樣在一個暴力破碎的世界中透過成為教會見證我們的主4

就算這些包裝整齊的「內八路、外九路」殘缺信仰包裝得多麼圖文並茂,最後也是殘缺的,因為它們始終來自殘存不全的嵩山劍法。當這些包裝整齊的「內八路、外九路」殘缺信仰,遇上真正博大精深的信仰時,也只能如左冷禪一樣,瞠目不知所對。

更為博大精深的「嵩山劍法」在哪裏?

比較完整的嵩山劍法可以在華山後山找到5,但比較完整的信仰可以在那裏找到呢?很抱歉,很可能不在今天的香港教會,不在崇拜講道,不在團契查經,也不在教會的文宣中。因為一些香港的教會(甚至神學院)根本不重視信仰的純正和博大精深6,一些教牧似乎永遠也被「永不止息」的事工壓垮,然後他們變得只會尋找同樣永不言倦「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去承擔教會大大小小事工的標準信徒。純正信仰是什麼來的?可以吃嗎?

最後,真正的信仰,可能只能從高質素書本7 和較高質素的文章甚至學術論文才能找到,這不是說你要滿口術語和專有名詞才算有較為完整的信仰8,但一些專有名詞有時的確不可避免。

要尋找這樣的書或文章,我會建議你尋找那些會認真討論各個概念、清晰定義每個用字和認真仔細推論的文字,尋找那些不會一味訴諸你的情感,或一味只叫你順服政府或堂會規矩,和那些可以將教會二千年歷史和神學的大圖畫有序地鋪陳出來的文字:「尋找它,如尋找銀子,搜求它,如搜求隱藏的珍寶」。

若你這樣做,我相信你也會和左冷禪一樣,有不少驚喜,訝異自己為何從來不曾跳出那個久居的枯井,甚至會在這個遼闊精彩的信仰世界中流連忘返。問題只是你是否願意踏上這奇妙旅程,問題只是你是否滿足於看起來完整但其實卻殘缺不全的信仰。

這問題只能由你去回答。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延伸閱讀:

  1. 《從《葵花寶典》和氣劍之爭看教會的殘缺信仰》
  2. 《向夏蟲講冬天有多麼的美》

(歡迎網上廣傳)

  1. 《向夏蟲講冬天有多麼的美》
  2. 除了有強烈 modalism 傾向的「冰、水、水蒸氣」和「1 x 1 x 1=1」的比喻外,有誰能告訴我什麼是三位一體?
  3. 對很多人來說,罪就是犯了道德戒律,例如崇拜睡覺
  4. 這點借用了 Hauerwas 的《The Peaceable Kingdom》的觀點
  5. 當然,那也只是日月教長老記得的版本
  6. 早前就有神學院老師在講座說「教會無道」,斯其言矣
  7. 抱歉,很多這樣的書本都是用英文寫成,並沒有譯本
  8. 有時滿口術語也可能只為了掩飾對信仰的一知半解和不明不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