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工作、信仰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年6月29日

之前的工作很穩定,直到08年金融海嘯後,公司在有盈利的情況下,為了「積縠防饑」、「居安思危」,大規模裁員。遭逢失業,輾轉由朋友介紹找到新工作,當年的經濟氣氛,人工當然不能夠太苛求,儘管將就一下,正如經上記著說:「活著的狗,比死去的獅子更強」,那麼有工作的狗,應該也比失業的獅子更強。

新工作上適應不算太好,尤其遇上「未婚Mean中女上司」,如果當年未信耶穌的話,大概會去算一算命,看看命中犯了甚麼煞,以致好幾份工作,均碰上這種女上司。你大可以投訴我性別歧視,但這種「未婚Mean中女上司」在今日香港,恐怕已經成為一種獨特的社會現象。她們年齡界乎三十尾到四十出頭,未婚無拍拖,恐怕亦從未拍拖,全心寄情工作,「好打得」,總之,You know what I mean。

而她有種很特別的習慣,每隔一段時間,便會針對其中一位下屬,不斷挑剔批評,出言侮辱,直到同事無法忍受而離職,短短兩年內,已經見她搞走了三四個同事。到最後,不幸之神降臨到身上,成為她的針對目標,為免受辱,在剛做滿兩年時,在未找到新工時爽快裸職。

當時自忖經過金融海嘯已經兩年,市面稍有復甦,把心一橫當放一個長假。休息幾個星期後開始搵工,其實久不久有面試機會,亦稍為見證到香港非常特殊的求職文化。當時總計見了十幾份工,找幾個較為突出的經驗來分享一下。

  1. 面試我的老闆遲到,負責安排的職員,為要將我留到老闆回來,先做了一個書面測試,測試的試卷只不過是一疊空白的A4紙,叫我寫千五字關於行業未來的發展。之後又做了一個性向測驗,總共有300條選擇題,職員明言,測試時間不能少於一小時,以免亂填。再安排人事部的經理、部門的主管面試。原本安排下午二時的面試,一輪大龍鳳後,接近黃昏,才見Boss出場。以為終於開始正式面試,卻見老闆忽忽交代有要事,叫人事部的職員替我再安排時間,此刻已經意興欄柵,心忖即使再約也未必會再來,結果,對方事後再沒有聯絡我。
  2. 到面試尾聲,才被告知公司的上班的時間是朝八晚六,星期六全日工作,換言之一星期的工時達六十小時!未計加班。便對對方說沒有料到是六天工作,而且工時甚長,人工可能要再作調整。對方原來連最初的薪酬也提供不了,反要求減人工。如果一早知道大家的期望有極大差距,就連面試也不必了,無謂浪費雙方時間。
  3. 完成第二輪面試,各樣條件談得差不多,打算簽約一刻,對方才放話說人工有問題,希望再斟酌一下。由於當時已失業一段時間,若對方減5-10%亦會答應,反正人工有寫高,豈料對方一開口便叫我減近40~50%,比上一份工作人工更低,並說該職位原本打算請應屆畢業生。當時我臉色一沉,半晌回不到話,心想既然無論人工及資歷差距甚遠,為何要浪費大家時間。惟有收拾好個人物品,禮貌上答謝對方,離開公司。

幾經艱辛,失業近一年後終於找到新的工作,卻不幸遇上騙子。

正式上工,不久已發覺與見工時的職務有明顯分別,職銜是主管,實際的工作量及職能,相信已經去到經理級管理層的位置,需要管理內地及香港的廠房,並由於香港廠房是中班工作,中午十二時到下午八點,所以我工作時間差不多也是朝九晚八。當時頗天真地認為,「管人總好過被人管」,有機會即管試試自己的能力,到時站穩再向老闆爭取。

But,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工作的試用期為期四個月,已被常見的長多一個月,正常而言,在試用期結束時,公司會提供正式的雇傭合約落實聘用條款。臨近試用期屆滿,我三番四次想約老闆談談,對方均以不同的理由推搪,心感不妙。結果有一次我直接敲門入房,要求當面答覆。對方卻突然指我的工作表現不理想,要求延長試用期多兩個月觀察,並且反口,拒絕試用期後加薪。

我據理力爭,覺得如果認為工作有問題,應該一早提出,要求改善,但過去四個月從來收過任何投訴,而且將試用期延長到六個月,除非對公司非常重要的職位,試用期不會如此長,加上不履行承諾好的試用期後加薪,覺得非常不合理。幾個來回後並無結果,加上當日是星期五,將近收工時間,惟有放下一句,星期一再談。心裡已經打定輸數,原來遇上無良老闆,回家後即打好辭職信。

星期一早上,開門見山第一句:「老闆你會唔會有好消息比我。」對方顧左右而言,我立時遞上準備好的辭職信,由於未過試用期,按勞工法例,通知期為七日。事後,跟同事提起才發現,原來不止我,是大部份同事均曾被老闆無理延長試用期,更過份的有些同事在試用期後被減薪,看準你有家庭負擔兼離前職已久,無法反抗。

四個月後,再次失業。

今次好一點,歷時六個月。

最後,在農曆新年的轉工高峰期,終於找到新工作,結果跳出屎坑後,跌入另一個火坑。新工作無論工作量及壓力均超負苛。在公司的系統內,每天有例會檢視KPI,任何KPI不合格,需要即時解釋及提供解決方案,避免明天再次出現。整個部門要顧及約廿二三個指標,我有份負責有四份一左右。加上資源緊拙,人手不足,平時工作的壓力已經很大。加上剛好試用期後公司發生嚴重問題,雖然不是因為我而起,但人在其位,需要負責處理,差不多有兩個月時間,天天加班到晚上十時十一時,最晚試過在凌晨兩時半才離開公司,回到家中根本不敢睡覺,擔心第二天唔知醒遲到。每天的例會,程序是被上司,以及上司的上司「捽」。發生事故後,需要寫改善報告交代,公司規定不同職位的人,每年要「跑數」,正常而言,我的職級需要一年交四份,而當年寫足五十份!

去到八九月已經開始找工作,由於上次裸辭的經驗,希望找到工作後才辭工,但因為之前長期失業,連續兩份工作不夠一年,履歷有夠難看,結果連面試的機會亦欠奉。

到年尾考核時,成績當然非常難看,九個需要評估的範圍中,全部得最低分,被公司放入監查名單要求改善,雖無明言,心知肚明已在炒魷的臨界線上。當時其實不在乎被人炒魷魚,因為精神壓力太大,已經察覺自己情緒出問題,包括失眠、體重下降,放工後依然無法停止去想關於工作的事,甚至試過在工作間恐慌發作(painic attack),只希望有命捱夠一年,令到履歷上好看一點。

到十二月左右新廠長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次巡廠時認為廠房的環境不夠乾淨整齊,以管理不善為由發警告信,整個部門主管級以上連同經理一齊收警告信,成為壓死駱駝最後一根稻草,而且不單止我,在年尾到農曆新年前,主管級以上所有人陸陸續續辭工,包括在公司任職超過二十年的經理。

到最後一天,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步出公司大門,抬頭望天,黃昏已過,雲殘星稀,頓感天地雖大,何處容身,一次又一次的希望,換來卻是一次又一次更重的打擊。本應正值拼搏奮發的時間,不單止無建立起事業基礎,兜兜轉轉五六年時間,又回到失業的原點,營營役役,一事無成。身邊的弟兄姊妹,話題不是何時入市置業,而是何時換樓,或加按買第二層物業,自己卻在盤算銀行戶口的積蓄可以捱幾多個月,雖然未去到自慚形穢,心中難免有比較。

如果這是一般的福音見證,我若未信主的話,會在機緣巧合的機下接觸信仰信耶穌;若然已信主的話,會在靈修、讀經時讀到「不可為明天憂慮」、「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自是靈光一閃,頓悟宇宙間的真理,受聖靈充滿。之後,人生重回正軌,事業再創高峰,平步青雲,遇上生命中的靈魂伴侶,成家立室,感謝主,阿們。

可惜,這些事沒有發生在身上,所以《恩雨之聲》並無邀請我拍攝見證特輯。幾年間的經歷,在信仰中有很多反省,相當懷疑自己的負面性格,是由這五六年的經歷磨出來。

寫了幾千字的經歷,想表達的是在香港經濟的大環境下,像我這種長時間浮浮沉沉的「失敗者」在數不少,能夠跌到後再創上高峰的人反而是極少數。舉個新鮮熱辣的例子,若有人二十年前加入「因航」,競競業業,逐步攀升到中層管理層,也萬不料到有一天,會因為公司高層投資期油失誤,慘遭裁員。如果份屬IT, 中年失業的情況更加嚴峻,很可能從此無法找到類似的職位及薪金。

如果他們最後沒有「靠着耶穌得勝」,重上高峰,故事不會成為佈道會上見證,他們甚至不存在於教會之內。因為這些故事太負面,教會需要溫馨動人及成功故事吸引人前來,不斷經歷挫折失敗,最後又不是大團圓結局的故事,誰會喜歡聽?所以在教會之中,多數信徒未致於大富大貴(雖然也有不少),最低限度是生活穩定,財務自由,亦惟有生活穩定,財務自由,才可以參與頻繁的宗教活動,十一奉獻,支持擴堂。我手上並無確實數字,「目測」教會中從事穩定工作,例如教師、紀律部隊、公務員、醫生、護士等人數,恐怕比社會高出很多,基督徒高官的比率,更加高得不合比例。

當然,最初失業時會在教會得到一定程度的關心,但時間一長,若仍然受困於工作壓力或失業之苦,在群體之中漸漸有反彈聲音,認為長期的擔憂是不夠信心的表現,會被要求「依靠神,不依靠人」、「將自己的重擔放低」、「不要為明天憂慮」等等,到最後他們也不會再主動分享,以免遭人教訓,啞子食黃蓮。

在長期的生活壓力下,教會內的主流「信仰」顯得蒼白無力。當人長期失業,以為找到工作有希望,卻再跌入谷底,再失業,又跌入另一個屎坑。去到要先問朋友借三十元轉賬入戶口,才能湊夠一百元從櫃員機提出來,再還三十元給朋友,留七十元「責袋」。對他說「不要為明天憂慮」、「憂慮是罪」、「上帝會看顧」、「當中有神的美意」,再跟他講「寡婦兩個小錢」,「先奉獻上帝會傾福予你」,對他而言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甚至帶有反諷意味,他面對的處境,亦不會因為明白這些道理而改變。

我的經歷其實已經較幸運,由於是四無人仕,無妻無兒無車無樓,少了供樓養家的壓力,即使裸辭也僅僅需要面對財政的壓力,而不用「餓死老婆瘟臭屋」。對一個有家室的人,即使老婆諒解,外家未必;自己不吃不穿,子女也要;而且對男性而言,一份體面的工作更加繫及尊嚴。

身邊的有不少弟兄正面對這種壓力,開始步入中年,工作不如意亦不穩定,當然事實上,在今天香港,又有甚麼工作稱得上「穩定」呢,因為要養家供樓,轉工的成本太高。並非他「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而是一個人的際遇由很多複雜的因素構成,亦不是因為他不夠依靠,欠缺信心。

過去二十年本地教會的「職場神學」近乎空白,若不是陳義過高,將所有工作視為「回復上帝創造秩序」、「參與管理大地」,便是視職場為傳福音的禾場,做好見證領人歸主,實際的工作只是副業,傳福音才是正職,所以在公司不能夠夾錢買六合彩,拜神要迴避,不吃拜神燒肉。加上陳腔濫調的金句,「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不要為明天憂慮」、「不要積攢財寶地上」、「凡事都可行」,令到信徒在職場面對挑戰時,反而帶來更多疑惑。

教會辦的職場講座,請來的往往是社會上的精英,甚麼甚麼CEO,甚麼甚麼商會主席,家財豐厚,不愁衣食,然後跟大家大談人生的價值不在乎賺錢及工作,所以他由以往一天工作七日,改為一天工作四日,講求work life balance,抽時間陪家人,及花時間在教會事奉幫助其他人,令人生更充實;或者四十歲退休,然後投身志願機構工作,為主作工。

對一般營營役役的眾生,上班要面對「Mean中女上司」的信徒,教會內的那一套,不單止毫不吸引,還相當離地趕客。所以信徒步入社會時,往往是離開教會的高峰期,真的是大家貪愛世界,站立不穩,還是教會內的主流信仰,無法承載他們的生命呢?

臨近尾聲,又必定有人問我,文章一味批評,態度負面,如何可以建立教會呢?事實上我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去拉近彼此的距離。教會素來有安息年假的做法,鼓勵教牧在安息年當中,抽一兩個月時間,重投社會,應徵平民百姓會做的工作。市面上有很多職位,非常缺人,只要有手有腳有呼吸心跳就可以上工,包括清潔、保安、洗碗等等,體會今時今日香港,一個普通人的工作究竟是如何,在當中會遇到甚麼困難,落地實踐「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連乖僻都要順服」、「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自是會有另一翻體會。

另一方面,我亦不會天真得認為教會的工作像烏托邦,全無一般職場的問題,所以我亦建議假如有朋友失業未找到工作,在經濟許可的情況上,亦不妨一邊找工作,一邊返教會幫手,體會一下傳道人的工作是如何,惟有真正易地而處,「穿對方的鞋」,方可能打通溝通的渠道,彼此了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