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教會牧者work hard,大教會牧者work smart

-100%+
原刊於此網站,2014年11月1日

月,我們去了澳洲三個禮拜,跑了四個州,六個城市,十多個教會,共講了十九篇道。約我去講道的教會,除了悉尼的教會外,大部份都是幾十人的小教會。有幾個教會是在偏遠的地區,沒有牧者去,聚會就沒有講道。

我們退休後,有一個負擔,是去服事一些資源缺乏,偏遠地區的教會。去年澳洲那邊的教會找我去幫忙,並告訴我他們的需要,和缺乏,我義不從疑就答應了。

十九篇講道,除了幾堂佈道會和查經聚會的講題由我自定之外,都是應各城市教會的要求和給的講題去講。性質包括主日崇拜,教會增長研討,基督教與孝道,職場講座,異端講座等。

其中一堂,是與教會的牧者和信徒領袖研討「小堂會的角色和使命」。近年,做過一些教會發展的研究,加上自己做過大小堂會的經驗。很多教會發展講座、研討會,文章和書籍是針對把教會愈做愈大,或怎樣把教會由小變大,很少有談論小堂會的生存之道及其使命。大教會有大教會的使命小教會也有它的使命。所以,我覺得此行最有意思的,就是這一講。

我見到的有些教會的牧者,只有二、三十人聚會,一個人要應付兩文三語,一年五十二個禮拜講道。兒童,青少年,成人工作一腳踢(一把抓)。佈道,栽培,訓練,輔導在一身。還要兼顧兩三個聚會點。經費又不足。這是一些在澳洲和北美開荒佈道常見的處境。我在溫哥華做過植堂牧師,也曾經過這個階段,深明箇中困難。天時地利人和,一些小教會會變大。但是,有些流淚撒種,辛苦耕耘了若干歲月,依然是幾十人而不放棄。尤其在那些偏遠的,資源匱乏的小城,小鎮牧會,又孤單,又疲累。我對那些小教會的牧者,十分佩服。他們的教會人數不多,不是牧者的能力有問題。試調派一位大教會的傳道人去做一做,看看他能不能生存。

大教會牧者work smart,小教會牧者work hard。你說,那一位牧者容易做?如果你是牧者,你寧願站那一個岡位?

老實說,我們從老遠去給他們些幫助和訓練,好像很偉大。其實,如果把我們放在他們的環境,我不知道自已能撐多久。

我們退休後,回到溫哥華定居,在活道浸信會當顧問牧師。這間教會,也經過了開荒的階段。今天,已上軌道,雖然仍然有不少欠缺,沒有專任牧者,具有我這半個人。但比起澳洲我見到的那些小教會,人才錢財不缺,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實在太蒙福了。我的事奉容易多了,不及那些小教會牧者那般勞心又勞力。

我們多年事奉,恩主讓我們從成功和失敗中,學習良多,蒙恩更多。能有機會把我們一些經驗分享,與一些孤單的,孤軍作戰的同工同行,給他們一點幸勵,對我們來說,是恩上加恩。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5Zev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