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對雨傘運動的幾點反思

雨傘運動四週年。

雖然身在台灣,但心裡仍不斷掛念著香港,這兩日在自己面書分享的,也是幾首在傘運時常縈繞心中的歌曲,包括傘下奇蹟、撐起雨傘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等。

雨傘運動無疑是香港近年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群眾運動。作為教牧同工和堂會領袖,如果真的關心教會在今日香港應如何為基督作見證,對雨傘運動的源起、過程、影響和意義,便理應有基本的認識和了解。

對我來說,雨傘運動絕對不等同於由戴耀廷教授發動的佔中運動,而是一場由數以十萬計香港人即興自發的抗爭運動,目的是為了(一)對梁振英政府施政失誤及以武力鎮壓群眾示威活動表示抗議,和(二)爭取真正落實基本法有關讓港人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條文。

雖然戴教授有關公民抗命和非暴力抗爭的理念對雨傘運動確有正面和重要的影響,但雨傘運動絕非佔中。因為只要稍為了解佔中運動的原來構思,便會知道當中所籌劃的抗爭行動規模和預計持續日子,都遠比雨傘運動小和短。此外,當戴教授於9月28日凌晨宣布佔中正式開始時,現場的反應並非熱烈和應,反而是有大批學生和市民離開(甚至長毛梁國雄要跪求大家別離開)。

事實上,七十九日的佔領行動的觸發點,毫無疑問是警方於9月28日準備對示威行動強勢打壓的部署和所施放那八十七顆催淚彈。當晚不論是金鐘、銅鑼灣抑或是後來旺角,三個地區的佔領行動都是即興自發的,而不是由個別組織或政治人物推動的。在佔領行動的首一個月,雖說雙學的幾個代表和佔中三子是較主要的領袖,但總的來說仍難認定誰人或那個組織才是真正的帶領者,更遑論雨傘運動後期,所謂大台也被拆掉,更可以說是沒有領袖可言。所以我認為雨傘運動是一場香港人即興自發的抗爭運動,目的是對港府施政的抗議和爭取真普選。

雖然,雨傘運動在政治訴求方面是以失敗告終,政制原地踏步,也令很多香港人對前景感到絕望和無助,但我個人仍相信雨傘運動對香港的長遠影響是正面的,主要原因是這運動讓更多香港人認清中共政權和港人核心價值之間的矛盾,和激發了更多港人願意以行動捍衞有關的核心價值。我們從傘運後多個專業議政團體的出現和更多青年人深入社區服務街坊等現象,可見傘運的影響。

除了對整體香港社會的影響外,雨傘運動對教會的影響也不少。最近胡志偉牧師已撰文分析香港教會對雨傘運動的四種不同回應和後果,在此不贅。

作為教牧同工,我認為堂會領袖應從雨傘運動得到以下幾點啟發。

首先,隨著中共政權持續加強對香港的操控和進一步威脅港人各方面的自由,中港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只會不斷加劇,堂會領袖必須更多認識中共的邪惡和極權本質,及其管治中國的近代歷史,並更積極從聖經和教會歷史角度,反思基督信仰應如何回應暴君和暴政,並對會眾作出適切的教導,以至當香港再出現大規模抗爭時,堂會領袖和一般信徒都不至於手足無措或無所適從。

其次,當絕大部份關心時局的青年人和知識份子,都對教會領袖在面對社會不義、官商勾結、貧富懸殊和打壓異己等問題上噤若寒蟬(甚至是站在權貴一方)而義憤填膺時,堂會領袖必須為過去的自私和短視悔改,並從新反思教會在惡人當道、是非顛倒的時候,應如何傳講和活出福音的見證,以至能讓世人看到信徒群體確是基督的身體,願意與社會中被剝削、擄掠、壓制和逼迫的人同行,及為他們發聲,而不只是顧及個別堂會或宗派的利益和發展,而對一切邪惡不義的劣行視若無睹。

最後,雨傘運動提醒教會領袖,就是當暴政的黑暗遮蓋香港,打壓的幽暗遮蓋全城的時候,有一些港人仍沒有膽怯退縮,仍願意付代價悍衛港人利益。教會作為基督的使者,更不應軟弱噤聲,相反應勇敢傳講從上而來的好消息。現在正是香港人需要聆聽有關社會未來的想像和盼望的信息的時候!這也是教會要傳講大巴比倫城必傾倒,基督國度必完全展現的好消息的時候!是上主的公義和榮耀必將顯現的時候!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