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對讀經這玩意兒的理解,和方法論

Open-Bible-with-Pen

讀聖經,一般理解為用閱讀理解、文體分析、處境分析等做出來的一個工作。
讀了廿年聖經,漸漸對讀聖經這回事有另一套理解。可以說是一種理論。

講這個理解,先要講解下,電腦科學裡面,有種叫 Hashing Algorithm 的原理。
Hashing Algorithm,中譯為「雜湊法」或「哈西法」。這個翻譯,保證你找個電腦專家或大學教授都未必知是甚麼來。
Hashing 就不用專家或教授,就是普通從業者很多也聽過。

Hashing 的意思,就是例如本來有一套 data 例如 1TB,一萬億個字母長的資料,經過一個 Hash Function,1TB hashed 成為 一段 32 個字母長的資料。這段短資料就叫 Digest (或 Hashes / Hash Value / Hash Code)。
Digest 的用處是,可以檢查到原資料有無被改動。若原資料被改動了,只要用 Hash Function 得出的 Digest B 和原來的 Digest A 對一對,就知道。

身份證的 check digit 也可以算是一種 Hash。或者,更常用的:在現代的密碼檢查,用戶輸入的密碼,通常伺服器是只儲存了 Digest,沒有儲存原密碼。要對密碼時,就將伺服器儲存的 Digest 和用戶輸入的密碼經過 hash function 後對照。
(題外話:現時流行的 Blockchain 或 Crytocurrency(e.g. Bitcoin),就是建基在 Hash Algorithm 上的演算式。)

好了,解釋完 Hash Function。為甚麼會花些篇幅講電腦科學和數學呢?
因為,上文講起讀聖經。廿年下來,讀聖經中漸漸有種印象,聖經是個 Digest,而不是原資料本身。

聖經是個 Digest 的意思:基督信仰講某種生命模式,或靈性模式,通常教內術語稱之為「基督的樣式」。叫做「基督的樣式」,自然不是耶穌幾點起身,有無(偷偷地)拍拖,早餐食乜,工作做乜果尐。而是祂的生命模式:以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使命觀為主,從理性到生活方法,到心靈與靈性的整個生命模式。當中提鋼挈領就是價值觀。而價值觀就是連貫著聖經「從創造到末世」的「福音」。

這個從「基督的樣式」,到「福音價值」,聖經的記載沒有像系統神學一樣,一筆一劃地用陳述式描述;反倒,是用了大量的處境,從創世紀到福音歷史,都是處境與故事,來描述「基督的樣式」和「福音價值」。這往往是現代研讀信仰的人士的難處,相信不少人都曾像我一樣,恨不得聖經是白字黑字用陳述式像系統神學一樣解釋信仰。

不過,聖經這樣做,有個特色就是上述的那個 Hash Function 的原理:若尋道者順藤摸瓜,從禱告、到默想、到實踐,再與聖經對照,漸漸就會有個感覺,自己是否明白聖經內講那種生命之道。

因為當越來越接近,聖經講的生命模式,那些處境和故事,就會在自己的人生的路上,的思考與體會,越來越有共鳴之感。

信仰生命的模式,在聖經的字眼講,是「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裡來,往那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3:8),或使徒約翰的記述:「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21:25)。Hash Function 的原理說明的,是聖經用了相對篇幅少的文字,將一個本來要描述是太複雜(約3:8),或相對而言本來是太龐大的生命模式和靈性模式(約21:25),用少量的文字記載下來。而這個少量的文字,既方便流傳和抄寫,亦方便背誦和默想。

當對生命和信仰的理解正確,閱讀聖經的文字、使徒的書信、先知的講論,就會深理解體會那個處境的所以然。就像將個砌圖砌番入去本來的位置一樣。

寫到這裡本來可以寫完。
不過有兩點要補充。
若以上 Hash Function 的理論正確,那麼 (1) Digest 是不能還原本來的原資料,只能做對照功能。這個「對照」,用聖經的字眼講,就是「見證」。
(2) 熟讀 Digest 也不等於明白本來的信仰,而是要經過實踐,而得出的生命心得,與 Digest 的靈性作比較,才能知道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信仰模式中。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