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對話真義

原刊於此網站,2014年10月21日


日黃昏是政府與學聯對話。對話會有甚麼成果?我們不以樂觀或悲觀的態度觀之,因為對話是雙方的。我們控制不到對方(政府),但可以控制自己。雖然我們不是對話成員之一,但我們卻以圍觀方式參與對話了。因此,我們的問題是:應持甚麼態度參與對話?而持甚麼態度與抱甚麼目的對話有密切關係。

(一)有批評者認為這場對話是一場騷,政府做給中央政府和人看,即香港政府如何效忠中央。所以,這次對話沒有對話成份,只有各自說話。所以,有人建議,不要浪費時間跟政府做騷。然而,看騷的人是多樣的。再者,這場戲雖爛,但我們仍要做好我們角色,即以情理兼備說服那些不贊同我們對爭取普選的香港人。

(二)對話之所以需要,因為對話者承認彼此的不同,而希望透過對話,處理分歧。這種對對話的理解是功能的。縱使參與者可能嘗試盡力明白對方,但這對話只是一次過,沒有將對話成為日常生活的常態。結果,我們不斷對話,但卻是破碎式的對話,甚至要到緊張關頭才對話。這是我對政府對對話理解的懷疑。此外,對話不只關乎論據,更關乎人與人面對面的相遇。那麼,在今次的對話中,林鄭月娥是人嗎?或許,這問題問錯了,而真正的問題是:林鄭月娥願意成為人嗎,即看見脆弱者的面容(那些被警察打破頭的人)?

(三)因對美好生活和秩序的想像和實踐,我們需要對話。只有在對話中,我們對社會的想像才會豐富。那麼,對話的目的不僅要處理我們的不同,更要共同探索美好生活的可能。除了要持守平等,理性和聆聽外,我們要抱著:
第一, 對話使我們走出本身,因為我們不是沒有錯誤。與此同時,對話使我們更清楚和堅持立場,即對抗邪惡的勇氣。
第二, 理據固然重要,但對話要求我們真誠,即真誠指內外一致、以寬容態度對持不同意見者人。
第三, 耐性的必須,因為對話總不會是一次過就成功,也不只發生在某一地點,反而是長遠的和持續的。然而,當我們習慣以要做甚麼帶來有效結果的思維來決定如何回應當下處境時,耐性就以一種不需要倚賴這種思維,仍能過一種參與性和轉化性的生活。坦白說,沒有耐性的要以做甚麼帶來有效結果的思維只會令我們漸漸失去容下失敗、失望、停滯、無奈的心靈。

不論對話結果如何,我們沒有放棄對美好生活的想像和追求,卻以多眾形式表達。同時,人的面容、自我反省、真誠和耐性是我們不能缺的心靈。

 

(在2014年10月20日金鐘大會,對話前夕的講稿)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