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son Lam

昔日上帝差遣不同的先知,在以色列人當中說話。相信今天教會牧者同樣承擔起同一份使命,無畏無懼作時代的僕人,謙卑勇敢地回應複雜的時代。主啊願你使用僕人的手,寫出祢在這世代的心意!

對當權者/政策制訂者的告誡

不論你是大老闆、部門主管、機構總幹事、議員政客、甚或是學生領袖……。今天你們身處的位分,相信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得來的,你們定必經過莫大的努力,加上天賦和機遇,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但高位和權力會使我們離開群眾忘記初衷,制定大量離地的政策。

近日聽到不下一位社會賢達的言論,不少人提到上一代香港人經歷過長時間的辛勞和動盪,包括67年暴動、89年民運、97金融風暴、03沙士……。現在總算可以安定,甚至稱得上享受成果。而佔中的原因,卻歸咎於新一代沒有經驗過困難,他們想要的從未試過得不到,加上長期處於穩定的社會狀態之中,不甘於平凡和失去,因此發起了今次的佔領行動。甚至指到過去沒有做好青少年的教育工作。

因此董伯伯再來舉辦民間智庫,在團結香港基金會發表的言論中,「呼龥佔領人士與泛民的朋友應盡快結束佔領行動,你們為爭取民主付出了很多,但全港的市民也被迫為此做出更大的付出。」再次確定大多數人包括他自己對這個地方的付出和貢獻。

以上的說話和想法,或許有其可取的地方。但要告誡在上有權者的是,若制訂政策和批評者,只活在過去的經驗和所謂的知識中去建立所謂「社會和未來」,而忽視了新一代人所身處的環境,他們的困難和限制。底下階層生活的掙扎和苦況。兩極的撕裂將會繼續劇化下去。

可能對大多數人來說,政府豈不是每一個政策制訂時都有咨詢嗎?現在的政改如是,新界東北如是,甚至是機場加建第三條跑道也如是。但我們坐在冷氣房的官員們,到底有多少人走到受影響的人當中,聽聽他們的聲音。或許我們會有印象波叔早前就走進人群當中,落區解說了東北的發展云云。事實是他們在制定發展藍圖的時候,只顧著發展和跟大財團研究,卻沒有真正的跟受影響人士解釋和聽取他們的聲音。多次參與不同的集會,均聽到同一類的聲音「和平,細聲的表達有人會理會咩?」建制人士有強大的財力可以影響咨詢的結果,叫咨詢報告的結果極度片面,「保普選,反佔中」的180多萬的簽名竟被政府接納就是一個好好的例子。

對在上有權人士的忠告,你們大可以繼續成立多個智庫,或繼續過去的咨詢方式,但你們將會真的失去了一整代人,又或是產生更深層的矛盾和誤會。因此忠告在上者,不要離開群眾,不要單單聽取身邊跟你一樣的聲音,謙卑地從他們的處境看世界,讓每一位社會的持分者有幾會參與共創。這才是真正的出路。更重要的是,尋回你原本的召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