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對基督徒高官的兩點忠告

幾日前,香港賽馬會公佈委任譚志源出任公司事務執行總監一職,其工作範圍,包括加強馬會的策略性發展,鞏固其作為世界級賽馬及慈善機構的地位,提升馬會與香港及內地之聯繫策略,並統籌馬會對外傳訊工作等。

由於譚志源是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也是知名基督徒,所以有關他任職馬會高層的消息,隨即在教內引起不少迴響。不少教牧、領袖以至一般信徒對譚志源選擇為馬會效力不以為然。曾任監察賭風聯盟召集人的胡志偉牧師指出,譚志源曾於上年底於香港大球場舉行的福音盛會講見證,但現在卻為馬會出謀獻策,擴展馬會企業,間接助長賭風,胡對此表示甚有保留。胡牧師又說:「從他身上,可見世界仔基督徒真可事奉兩個主!」

事實上,當譚志源擔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時,他的民望已頗低,普遍香港市民都認為他沒有向北京政府如實反映港人對普選的強烈意願。當譚志源離開政府後,他於上年底成為中國政府的人大代表,現在又成了馬會高層,他與香港市民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只要稍為留意網民對譚志源的評價,必會發現他對基督信仰所帶來的負面見證,影響深遠。

除了譚志源外,曾經或現在擔任政府高層要職的基督徒其實為數不少。曾經有一段時期,我也對成為高官的基督徒抱有一定期望,希望他們在公職上能活出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展現耶穌基督對貧苦大眾的關懷和憐憫,能秉行公義,處事公平公正,力守客觀中立不偏不倚地為香港市民服務。但過去十多年來,這班為數不少的基督徒高官的表現,總的來說仍令人失望。

我深信在一班基督徒高官當中,有部份確是信仰認真並期望自己能在工作崗位上有美好的見證。他們也許認為面對今時今日的香港政局,除了採用抗爭的路線外,可以走一條以但以理為榜樣的路線,意思就是在建制架構之內,發揮正面建設的作用,就如但以理般默默耕耘,重視「做實事」,並在得到當權者信任下,發揮天國子民的影響力,活出信仰,這也可算是靜靜地起革命。

對這些期望以上述「但以理模式」來回應香港時局及為主作見證的基督徒高官們,我想提出以下兩點忠告:(一)我們必須對但以理書要傳達的信息有整全的理解,(二)我們必須反思今日在香港政府任職高官的歷史意義,從宏觀角度看自己的角色。

首先,我們必須清楚掌握但以理書的重點信息是什麼。但以理不單是幾朝高官,他更是在面對君王時仍敢於傳遞上帝警告信息的先知。但以理書所描述的但以理,絕對不是那種手段圓滑,面面俱圓,在官場上長袖善舞的政治家。事實上,但以理的見證,不在於他的位高權重,而在於他一生忠於其信仰。他由第一章的不用王膳,到第六章的被掉進獅子坑,一直也沒有在其信仰立場上妥協,反而認定唯有耶和華上帝才是天地間的唯一主宰,所有君王都應降服於上帝的主權之下。但以理確信,惟有耶和華上帝「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將智慧賜與智慧人,將知識賜與聰明人。」(但以理書二章二十一節)

當但以理面對尼布甲尼撒王時,曾直接把上帝藉著夢境給與王的警告,毫無保留的告訴王。他對王說:「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 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王阿,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但以理書四章廿五至廿七節)

在但以理書第五章,當但以理向伯沙撒王解說牆上出現的文字時,他直接責備伯沙撒王。但以理提醒伯沙撒王說,他父親尼布甲尼撒王曾心高氣傲,行事狂傲,結果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但作為兒子的伯沙撒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都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上帝。」(但以理書五章廿三節)所以,但以理宣告,上帝已數算伯沙撒王的虧欠,要把他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

當大利烏王主政時,受到大臣唆擺,立下禁令,不准任何人向王以外任何神明祈求。當王的禁令實施後,但以理的回應是照素常規矩,每日三次雙膝跪地向他的上帝禱告感謝,即使最後要面對被拋進獅子坑的命運。

綜觀但以理一生,他沒有因為身居高位,要侍奉歷朝君王,便在信仰上妥協,相反,他一直忠於信仰,直言敢諫,甚至面對暴君也直斥其非。我深盼眾基督徒高官們能活出如但以理般的見證,而不是追求位高權重那份虛榮。

除了要掌握但以理書的整全教導外,我也盼望眾基督徒高官們,能從更宏觀的角度,看自己所擔當的角色。

按過去十多年來的觀察,我發覺大部份基督徒高官的缺欠,源於他們對所謂好見證的理解過於狹窄。通常他們較看重的是自己有沒有「做好份工」。而所謂「做好份工」,就是在崗位上忠誠委身,工作效率高,能做到面面俱圓,不單完成任務,同時能令上司滿意。也許他們當中,也有部份積極向同事傳福音和分享見證,甚至曾領同事信主。問題是,以上種種對好見證的理解,其基礎乃視香港特區政府高層官員為一份普通職場工作,卻完全忽略了從歷史角度和從香港市民以至整個中國發展的角度看自己的角色。

今時今日,眾基督徒高官們必須明白,為何香港社會出現嚴重撕裂,為何香港人對大陸人越趨排斥,為何中港矛盾越趨激烈,原因並不是因為部份市民在民主訴求方面得寸進尺,不是因為民主派議員的推波助瀾,更不是因為任何外部勢力的影響,而是因為中共政權過去幾年不斷加強對香港事務的介入和操控,並且把國內的一套管治模式和有關的文化,引入香港。

基督徒高官們必須重新思想和認識,究竟今日香港特區政府背後的主子—中國共產黨政府,是一個怎樣的政權。這不單是一個比一般民主國家稍為專制的政權,而是一個為求管治目的不擇手段、以謊言立國以謊言治國、六十九年來殘害數以千萬計中國人民、藉洗腦教育嚴控傳媒嚴厲打壓異己以延續其管治權力的反人類政權。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講師呂秉權最近便撰文《一個毒害兒童陷害忠良的國家》,指近期國內假疫苗事件其實反映整個國家管治的千瘡百孔,而最大的問題就是出於這個管治全國六十九年的政黨。呂秉權說得好:「也許,對我們最有意義的,並不是什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什麼一帶一路、什麼大灣區、什麼新時代、什麼偉大領袖… 我們最需要的,是孩子有安全的疫苗、安心的奶粉、不倒的校舍。我們最渴求的,是父母不用被維穩,能正常地保護孩子。我們最樂見的,是忠良不會被陷害,大家說真話不被以言入罪,有思想的自由。我們最盼望的,是法律和制度不用靠領導人批示才生效,領導人亦受法律約束,受公眾和傳媒監督。」所以,對一眾基督徒高官們來說,若我們真心愛我們的國家,真心愛香港,並且希望為主作美好的見證,我們便不應只求做好份工,執行及完成上司所分派的任務,而是應在我們的崗位上,謹記以守護良知和保障整體香港人利益和推動國家脫離專制貪腐管治的文化為己任。作為香港特區政府的基督徒高官,應常常檢視和反思所要推行的政策,是否真的惠澤市民,是否真的為香港人服務,是否真的維護香港核心價值,而不應只看重完成上司所交託的任務,甚至以語言偽術來為政治任務作掩飾。當面對上司要求執行一些違反良知和有損整體香港人利益的政策時,基督徒高官們應勇於說不,甚至不惜丟官,因為他們所領受的召命,不是要在官場上步步高陞,而是為了見證基督,為了展現上帝的國度和上帝的公義。

我的盼望和禱告,是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看到有更多基督徒高官,活出這種真但以理的見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