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e Kwong

設計出身的中間派傳道人。近年主力實踐和研究佈道課題。在澳洲牧會,身處另一片天空下,更深思如何牧養主的羊,講主的道。

對佔中啟動後的一些想法

所謂「佔中」啟動了。無人知道將會怎樣發展。一些想法:

1.尊重和支持決定留守準備和平抗爭的人。他們現在是為爭取香港的民主,犧牲自己站在前線,無論如何都為他們打氣。有需要的時候,必須要給與任何的支援!站在人道立場也要啦係嘛!

2.這民眾的運動,是由多種組合匯集而成,當中有不同的領袖,但最凝聚人的其實是社會的良心,也是力量所在。絕大多數來政總參與的都是自發的。也再一次看見,相比親政府組織所發動的集會,絕大多數因利益而聚集,根本沒有這道德力量。從普遍啟示的角度,我相信這道德力量來自上天。再加上不論佔中運動和學運的領袖,當中主將有不少是基督徒,他們追求民主自由的理念來自信仰。當然參與的教會和信徒領袖亦開始增多了。這無疑是源於基督的一場社會運動。基督徒絕不應置身事外。教會對「政教分離」的錯誤理解必須急促改正過來。

3.讀過中國近代史及中國近代教會史的人(但我相信一般信徒不多讀),會想起近百年在中國發生一場一場的運動。教會的看法都有分化的。但我看今天的華人教會整體在神學的反省是比較以往成熟的,雖然分化,但比以往深入,豐富和全面。當然現在同時亦有相當多不願理會不願思考的信徒,並有很多頭腦理據不清滿是歪理的所謂領袖,但有這些人正是不斷刺激催化有識之士有更深度神學的反思。我仍相信真理會愈辯愈明。

4.今天的反思也是結合行動的反思。行動也不是單一的。「佔中」本來就是戴sir一個proposal而已。我們應繼續禱告思考有更多創意的回應行動。歷代在追求真善美的光譜中,從來都是多元多面的。很多人忘記了從實踐角度來看,很多東西是沒有完全的對或錯,只有不斷完善。不做就不錯,但這些不做的人也永遠得不著真正的對。現在佔中啦,怎收科呢?有人很悲觀。我也傾向悲觀,但在基督信仰裡,我們就是相信神是活神,祂從無離開。信仰在實踐上是一種冒險。所以我們可以向祂禱告,求保護,求智慧,求指引,求主申張公義,求主成就祂旨意在地上,引導我們到祂旨意的結果中,因為祂是慈愛的,信實的,和公義的,這是在實踐中的盼望。一邊禱告,一邊思考,一邊行動,一邊在過程中開放給神修正調整自己的領受,繼續做應該做的事。但終極目標是榮神益人,神國福音廣傳,這是準繩,不應偏離。

5.最後是計算代價。對不同的運動的參與委身,是個人的。我總認為在行動之前,個人都應按所領受的,盡量不後悔地按不同程度的參與,這需要獨立思考並自決,不是人云亦云。但不人云亦云卻不是完全不可以被人影響,在這資訊極多的年代,我們最重要的是懂分辨及整合,從而作出判斷。參與和委身也應願及自己家人和神家教會。一起禱告,計算代價,作出決定,但在聆聽上主在我們內裡聲音的同時,也開放上主可能運用不同渠道向我們說話。我們的命是上主所賜,卻也祂讓我們負責任的。喂,聖經早講現在是面對末世的挑戰啦,不過多年慣於安逸的信徒感受不到罷。在這考驗信仰實踐的時候,可能正是個人和教會在信仰上更新的契機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