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對不起,今晚教會暫停營業

原刊於作者 Medium ,2019年8月6日

昨晚(八月五日)七時五十分左右,北角明園西街附近出現大批「福建幫」的暴徒襲擊途人。朋友家住附近,因擔心人身安全而不敢歸家。作為一名教徒,他很自然的想到去附近的教會宣道會北角堂暫避,靜待街道回復平靜再歸家。

那知當他到達時,卻看到下圖重門深鎖的教會。

願你的國降臨:是誰令上帝的國度「暫停營業」?

不少教會每個星期都會在崇拜誦讀主禱文。主禱文是這樣開首的:「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為聖,願你的國降臨。」容我請問,這幾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是我們「天上的父」的國?這國又如何降臨?

或許我們能從主禱文接著的幾句窺見端倪:「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上帝國的降臨,就是當祂的旨意得到「在地若天」的實踐和彰顯,也就是當祂掌權這個事實顯現出來的時候。

上帝掌權這個事實會在兩種情況顯現出來:一是在終末 (eschaton) 時上帝以一種不容置疑一次性的姿態完全彰顯的時候,二是在此刻之前,上帝掌權的事實以一種預示終末的方式彰顯(eschatologically and anticipatorily manifested):一種既濟亦未濟、一種只容我們稍窺卻不能直視、一種只能以信心接受並帶來盼望、一種不完全卻仍真實的彰顯。

教會正是後者一個主要的例子。當然,基於教會的軟弱和限制,教會永遠不是終末那個得贖復和的群體 (community),教會亦永遠無法完整彰顯上帝的公義和憐憫。但無論教會如何軟弱和有限,她仍必須盡力在今世彰顯上帝的國的掌權,令人可以尊上帝的名為聖。

最新鮮的例子,正是六月時,一群教牧和信徒站在警察和一般示威者中間高唱聖詩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此舉不但緩和當時對峙的緊張氣氛,也借《公安條例》中對宗教活動的例外條款,保護了可能被指非法集會的示威者。當晚,上帝的能力得到短暫的彰顯,上帝的國也因而得而短暫地、以前述那種預示終末的方式降臨。那天晚上,由那班教牧和信徒所組成的教會,身體力行並清晰地宣講了我們相信的那個使人和平的福音。

相反,北宣在暴徒行兇時為了能獨善其身而關上大門,拒絕為有需要的無辜者提供避難所的行徑,正正就是拒絕讓上帝國度的能力介入當晚的暴行和邪惡之中。昨晚,北宣不但沒有彰顯上帝的國度,言行合一地「願你的國降臨」,相反,她反而令上帝的國被逼「暫停營業」:我是故意使用「營業」二字的,因為不能彰顯上帝國度的教會,不能言行合一地宣講福音的教會,和販賣社區服務或私人會所服務的公司和商鋪有何分別呢?

救我們脫離兇惡:是誰令上帝的子民無家可歸?

教會經常宣稱自己是神的家,或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患難中隨時的幫助。但當真正的危難來到時,北宣卻首先確保自己的安全,關門大吉,置身事外。昨天晚上,負責關門的教牧同工有關心過在街上被追打的人,或因為知道有暴徒在街上而擔心自身安危的人嗎?這些人,不論是否信徒,難道不是上帝所創造的子民嗎?教會為何在他們最需要支援和保護時令他們無「家」可歸呢?

聖經《俄巴底亞書》有一段觸目驚心的的經文,是上帝藉先知的口對以東的審判:「外地人劫掠雅各財物的日子,外族人進入他的城門,為耶路撒冷抽籤,那時你竟袖手旁觀,甚至好像他們中間的一分子!你兄弟遭遇禍患的日子,你不該看著不理。」(俄巴底亞書 11–12上)。因為以東對以色列人所行的,上帝說他們「必受羞辱,永被剪除」,「人必照你所行的向你施行,你的報應必歸到你的頭上。」

經文雖然另有處境,但這彷彿就像是對昨晚北宣的所作所為作的一個宣判。

信徒比較熟悉的,還有《雅各書》的經文:「人若說他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甚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嗎?如果有弟兄或姊妹缺衣少食,而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那有甚麼用處呢?照樣,如果只有信心,沒有行為,這信心就是死的。」(‭‭雅各書‬ ‭2:14–17‬)

北宣平日宣告平安,卻在暴徒在街上橫行時關上大門,這種行徑,和經文中那些看見弟兄姊妹缺衣少食然後祝願他們可以平安和穿得暖吃得飽的人的虛偽行徑,真是如出一轍。在邪惡攻擊無辜者時關上大門,令北宣無論平日如何情詞逼切地宣告上帝的平安及和平的福音,最後都必歸於徒勞:不但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沒有行為的福音亦是這樣。

結語:置身事外的政教分離神學關上教會的大門

作為在華人教會長大的平信徒,或許我不應對今晚所發生的事感到意外:畢竟華人教會長年來就瀰漫著一種「各家自掃門前雪」式的政教分離神學:政治都與我無關,社會的紛爭也與我無涉,教會呢?只「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便可以了。

這種陳腐的華人福音派「神學」將上帝的國淪為一種 “pie in the sky when you die”,淪為一種麻醉信徒的宗教鴉片,令信徒既無力亦無法回應當下切身的處境。這種「神學」一個最近的例子,正是北宣堂主任蕭壽華牧師在最近在港九培靈研經大會中的講道:我們要「放遠目光在永恆事上」,「世界的一切彷彿突然不重要,最重要是留在神的同在中」。我們只須聖潔、敬虔過活,等待上帝更新一切,使所有悲哀哭號都過去。最後,所謂「以不一樣的眼光看今天的生活」,其實只是「不去看今天的生活」,活在將來,漠視當下。擁抱這種「神學」的人,在面對社會動亂時寧願脫離處境,置身事外,不是很合理嗎?

諷刺的是,當日蕭牧師同時提到神親自與祂的子民同在。但當教會沒有在危難時和神的子民同在,神又如何能和祂的子民同在呢?

我不知道昨晚到底是哪位教牧同工決定關上鐵閘,拒人於千里之外。盼望這位或這些教牧同工,能反省自己的信仰和神學,在禱告中思考是否和如何在上帝面對祈求寬恕。

作者 Facebook

作者 Medium

(歡迎網上廣傳)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