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尋道─愛與和平的膠論

Photo by Jon Tyson

Photo by Jon Tyson

近日香港面對極大的人道危機,流血、受傷、死亡、自殺等之事不絶。歷史告訴我們在革命抗爭之中,生命犧牲的事難免,面對生命的離開難免傷感,這是人之常情。可是現在香港面對著是濫捕、濫暴的事件,更甚是懷疑被自殺和不合理被殺的問題。這些事不僅令人痛心疾首,使人憤憤不平。筆者相信良知是現代社會的信仰核心,基督徒更要面對是公義和慈愛的主,何境讓一幕又一幕的懷疑被殺展現在人間,面對這些問題和衝擊,讓我們回到上主的話和真理當中,嘗試從不同的經文詮釋中尋找傳統以外的出路,本文將透過詩篇20-24篇來尋道。

筆者先簡單分析詩篇22篇和20-24篇的連繫。詩篇22篇屬於詩篇卷一的範疇,而文體方面是哀歌,哀歌是常見的詩篇類型,佔全書三分之一,表達詩人在困苦的處境上對上主的呼求。從格式上22:1-5是呼喚上主,22:6-18是控訴,22:19-21是祈求,22:22-26是許願,最後22:27-31是讚美和感恩。

在控訴的部分,詩人以「蟲」來比喻自己的處境,不單是環境的困苦,更是價值尊嚴的踐踏,「蟲」這個字原文在詩篇只出現過一次。22:12詩人控訴有許多「公牛」圍繞他,把他四面困住,「公牛」這個字原文在詩篇出現了四次,代表著獻給上主的美好祭物。這裡詩人交代是巴珊這個地方的「公牛」,巴珊是約旦東部的地方,屬瑪拿西半支派之地。巴珊這字原文在詩篇出現了五次,有需悔改和歸回神之意,這裡可表達為變壞了的自己人打自己人。22:16用「犬類」這個字形容敵人,這字原文在詩篇出現了五次,用來形容敵人,有貶低之意,這裡表達詩人被較低地位和能力的敵人所制伏,有不憤之心情。

回顧這幾節經文,由22:6-18表達詩人對上主就現況處境的控訴,而那些敵人卻竟是同胞,詩人對於被自己較低地位和能力的人所制伏,明顯不甘,但卻無力勝過,只能向上主呼求。讓我們回到香港,現在不也是這樣嗎?筆者和廣大市民在直播和現場都能看見暴力和流血之事,警察作為執法人員,卻不遵守警察通例所要求的,用所持的警棍和槍去傷害無辜的香港市民,令人非常痛心和憤慨,對於已被捕和已上鎖的人士更在鏡頭前隨意施以酷刑毆打,作為基督徒,我們會問「上主,你在那裡?」。我們可以怎樣才能脫離這兇惡?眼見不少路人或無辜市民被拘捕和施以暴力,我們還可以視而不見嗎? 22:16「犬類圍着我,惡黨環繞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在香港有俗語用「犬或狗」來形容警察,而他們卻扎了示威者的手和腳,五花大綁,用這節來形容今日時局,確繪形繪聲。現在筆者和基督徒與詩人同樣面對這種無力感,我們面對陳彥霖同學和周梓樂同學「大量疑點的死亡」,警察在示威者手上毫無武器下直接發真槍射殺,面對小朋友、長者和婦孺被警察暴力對待,面對學生、年青人被任意毆打,面對警察強行衝入教堂私人地方內揮棍毆打堂會內的年青人,種種惡行和不公平的對待,可是我們卻無力改變現況,只能繼續啞忍,天天接受警察如暴徒般的對待,這種心情既憤怒又難受。

在眾複雜的情緒下讓我們回到詩篇22篇這哀歌,我們可嘗試拉闊一點來看,詩篇20-21篇是君王詩,而23-24篇是信靠詩和進殿詩。誠然面對警察的暴力時,我們都在討論聖經的暴力底線,甚至是否「零暴力」和只限「愛與和平」。筆者一直很想從傳統的框架內跳出來,在「愛與和平」之外尋求多一個出路。可是從20-24篇的結構進程,筆者發現20-21篇是君王詩,表述耶和華的能力,身份和名字。而22篇是哀歌,交待詩人正面對的困苦,而23篇鏡頭一轉,詩人進到牧者(君王)的懷中得安息,在23:4-5詩人「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23:6「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是指向24篇的內容。24:3-4承上引伸「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詩人自問自答「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而24:7-10,回到進殿詩的格式內容,宣告那個將進來的榮耀的王就是萬軍之耶和華。

因此,從20-24篇經文綜合來分析,我們可以定論耶和華是君王,是滿有能力的神,掌管一切萬有、時間、空間,這是信仰的認信的基礎。當困苦臨到人生中,就好像22:6「犬類圍着我,惡黨環繞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對比今天香港所發生種種衝擊基督信仰底線的事件,我們的信仰正面臨巨大神學挑戰。「上主在那兒?」成為今天信徒間提問的內容之一,彷彿神消失了。23篇的上主成為牧者,給予我們受傷的心靈安慰休息,再次知道祂是神,而在困苦仇恨中,上主提醒我們誰能有資格進到祂的殿,誰能到神的面前來,我們需要在萬般的仇恨中,千般的不是味兒裡,仍要堅持成為「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這的確不是容易,用今天的言語,這個論述已過時,「太離地」。可是,經文再次指出上主就是那將要來臨的神,那將要來的榮耀的王,我們必會再次被抬起頭來,只是我們在時間線性的限制內,不容易去跨越。

雖然這不是筆者期待的答案,筆者欲尋找的是「愛與和平」以外的出路,雖然從舊約可以找到大量使用暴力的信息和聖戰的敍事,可是在新約耶穌的教導(成全或更美)裡和新約神學的整體性仍是傾向支持愛與和平及非暴力。在此大前題下,教會群體受聖經所限,實在很難逾越此界,一切在此界外只能說是個人選擇或社會意志決定,較難用釋經去言說。無可否認「愛與和平」是面對香港抗爭中合乎真理的教導之一,而面對真理縱多不願意,我們也要順服,跪下悔改,筆者禱告讓我們都一起來到萬軍之耶和華面前認罪悔改,好像彌迦先知的宣告,在「行公義,好憐憫」之餘,也不忘「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讓我們都願意信任和等待神自己審判的作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