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尋求神心意就係唔講理性?

教會任何有關金錢和投資的決定及行動,例如擴堂,建堂等,許多時候愛升格到神聖不可侵犯,攻取應許地,贏盡未得之民的地步。於是,不要説為堅決反對的信眾,就連許多有見地的質疑都變成冇信心,太理性的小信鬼。試問在如此投資決定中,怎能聆聽這班冇用之人,而忘掉神給我哋嘅使命?怎能做果10個只係識唱衰,而睇唔到神大能既探子呢?所以,到最後,會眾都會收聲,萬眾一心咁支持所有投資決定,因為走的已經走了,留下來的早已收口了,食花生的亦只會繼續食花生。

money church

或者因為教會如此行,信徒做任何事也如此效法也是理所當然。

“我哋願唔願意為左神,憑信心,即使唔理性都願意去呢?!”

 

可能我太理性,太愛錢,由三歲就開始計住計住,比猶大更壞(雖然冇做過賣主求榮之事。我本性如此。本性也是神模造的罷?!)

我總覺得正因為要尋求神的心意,更應該要理性,更應該比人計得更盡更周詳,無論何事,本該如此。

 

以下分享的例子,僅是置業安居尋求神心意值得反思的地方,以及一些可行的理性巧量。個人投資尚且如此,永生神的家,若連理性提問都不能快快的聽,慢慢的動怒(又未洗瞓街),這樣行神心意,我寧願按兵不動了。

當然,如果你本身有米(or 量力而為),唔係死充又要借盡果隻,就可以任性,就有好多投資選擇。

但即使係咁,我還是覺得理性好。

退一萬步講,可能你已經做左一切分析硏究,你能否再走多一里路,解釋清楚,聆聽清楚?如果仍然無法達到大多數共識,其實一動可能仍然不如一靜架。

投資本來就唔容易,一班人夾份投資更加艱難,這是常識罷,唔洗太介懷,亦唔洗隨便話人(話要有信心,去暗示人)小信,好hurt架!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