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ley Lam

Kingsley Lam, 旅美香港人, 基督徒, 銀行小職員

尋找他鄉的故事 – 以色列

10271625_10154357082725057_5143553788967984746_n

 “自古以來,中國人就相信,幸福就是頭上有片瓦,腳下有塊土地,身在家鄉,然後開枝散葉。非不得而,才會離鄉別井,才會漂泊半生。”

(尋找他鄉的故事)

有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此言不虛。講的當然不是象徵中國資本主義征服全世界的土豪遊客,而是我們在強國夢中看不到的點點辛酸。筆者在以色列最大城市特拉維夫附近,有機會探訪一班中國民工,聽到一個個遠走他鄉的故事。上文講到巴勒斯坦人認為土地是他們的根,中國人又何嘗不是?究竟有什麼原因,驅使這班中國人,飄洋過海,來到言語生活習慣不通的以色列呢?

人生存,究竟是不是為了一碗飯?事實是,很多人為了一碗飯,遠走他鄉。幾年前高峰時期,在以色列工作的中國勞工達幾萬人,大多從事建築工作。現在因為中國國內建築需求大,留國做工的機會根本不缺,所以留在以色列的人數減少到幾千。

從特拉維夫市區開車大概半個小時,筆者來到在高速公路旁自成一國的中國民工宿舍。和特拉維夫市美國大城市級的繁華相比,這裡的一間間鐵皮屋,一個個脫剩內褲的大漢,彷彿回到了中國城市的民工區。

還未走進民工們用鐵皮做的房子,就先感受到裡面的溫度。如果讀者們有住過或到過鐵皮屋,就知道屋內是冬冷夏熱的。以色列夏天的日間溫度經常是攝氏三十五度以上,但因為天氣乾燥的關係,只要有點風還不算太難受。相反鐵皮屋裡就活像是一個蒸爐,濕度和溫度都被困在裡面,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很多民工都基本脫光光,剩下一條內褲在門口乘涼。房子裡面第三世界的簡陋,很難想像這裡是富裕的以色列。唯一的例外就是民工們一台台的手提電腦,裡面播著民工們思鄉的方式:看國內電視劇。

民工們們通常一走就是簽證期限的五年,最近因為工人不足有些更被允留至七年,其中只有一兩次機會回國探親。我們在富裕社會的人們常說和家人的時光不是用金錢可以數算的,似乎在一些國度裡不是這個想法。這班工人離鄉別井,來到遠方的國度,又過著每天下班後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生活有著電視劇所不能填補的空虛。所以當講中文的我們到訪時,好些民工十分健談,就聊起他們飄洋過海的人生。

你以為他們在家鄉窮得沒機會才出來嗎?不然。坐下來談談,一位工友驕傲的談到他的孩子今年在上海一所大學畢業,爸爸支持一下讓孩子在上海買個安樂窩。各位看官是知道上海房價的天價絕對不是一個平常民工家庭能負擔的,更莫論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再深入問問,勞工的工資大概是每年五萬美元(三十萬人民幣),管工的工資更高,有七萬美元(四十幾萬人民幣),堪比美國白領階層的工資。但代價又是什麼呢?

這也許就是中國現代社會的寫照吧,千千萬萬的家庭被生計拆散,只能在一年幾次的長假期相聚。窮人追求沿海城市的富足,富人渴望海外都會的繁華。這班中國工人翻山涉水來到半個地球外的聖地,又找得到他們的天國嗎?

 

文:Kingsley Lam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