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寫於2013年6月14日:六四,我們不要消費!

今年六四,多了一點爭議,我們幾位來自不同堂會的同工,選擇自組記念活動,一來,希望讓更多人,尤其是青年人(我們都是青年牧者)認清六四悲劇,我們亦期望記念活動不只在維園,也不只在6月4日,正如有其他群體也舉辦六四報哀音等活動,走遍各區,讓六四精神能遍地開花。所以,我們嘗試在不同地區舉行自發派黑絲帶運動,希望更多人關注和記念六四。我們想藉祈禱和討論,讓基督徒能對六四多一點信仰反思,並延伸至今日作為中國香港的基督徒在六四運動的角色和參與。

我們不是要消費六四,正如有些人消費崇拜或教會聚會;我們不是為了心安理得而參與六四,正如有些人為求心安理得而上教會;我們不是因為年年都去所以去,正如有些人返教會的心態。我不想硬將參與六四和返教會相提並論,但事實上,現在的六四,某程度上已變成儀式,甚至信仰,所以,某程度上有些人去六四的心態和返教會差不多,但是,若我們只是為去而去,只是為了朝聖,一年去一次,卻沒有在6月4日之外的其他日子為民主自由付出努力,正如一些只返教會而從來不實踐信仰生活的人一樣,我們得問自己:我正在做甚麼?

我們容讓每一個李旺陽繼續含怨而死,我們容讓每一個無力抵抗的學生繼續被揉弄至死,我們容讓無辜者繼續被囚牢,我們容讓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每日死去,我們容讓有勢力的巨人繼續吞噬弱勢,我們容讓貪腐謊言橫行……我們容讓自己和別人繼續只是去六四、返教會!我們仍默不作聲而成為默許者!甚至有些人認為這些根本不是問題!

這就如同舊約先知所斥責的崇拜一樣,亦如主耶穌搗亂的聖殿一般,同樣虛偽,一樣可恥。自古至今,我們仍沒有吸取教訓,我們仍是只著重經濟和消費,無日無之。我們忘了世代的傳承和社會的責任,我們忘了對自然生態和歷史使命的承擔,正如莫特曼所講,在社會創立公義的縱向和橫向的層面(公義創建未來,1992)。

1989年,很多人為這場民主運動站出來,今天,這些人在哪裡?有些人,仍會去記念六四,但只停留於此,對於中國的民主發展毫無參與;有些人,可能已改口供,支持國共,不再發聲,或虛偽地聲言要客觀認識六四,甚至否定六四;尤其是昔日曾在不同場合表態支持這場運動的教會,信徒和領袖,牧者和學者,今日在哪裡?六四煙花過後,我們又會如何?

後記:

其實,我無意要定性參與六四集會的人都只是週日信徒,亦無意一竹打死晒一船人,或抹黑參與者和大會。我得承認,我在寫文的時候是有偏向的,沒有解釋不同與會者的心態,這樣做一定有盲點,其實我是想帶出一個問題,就是六四的精神是甚麼,而我們的實踐又是甚麼。這就不單是悼念或表達心意的問題,而是我們為甚麼還在悼念的問題;這些學生是白白的犧牲,還是他們的精神能繼續延續下去的問題;我們是去掃墓拜祭一下,還是將他們的精神承傳下去的問題。我只是想在簡短的文字裡回到根本,帶來反省和挑戰,挑戰人做決定,但當我一路寫時,也真有點像教會信眾的論述了(當然也不是一竹打死一船人),才相提並論,但其實是毫無關聯,只是問題性質相似而已。再者,我亦沒有要求人有相同程度的參與,我關注的是我們有否參與,而就我而言,六四並不只是悼念死者和安慰喪家,一個安息禮拜不用年年搞,搞足廿四年,六四除了悼念和支持喪家,更重要是要平反,要真相,要公義伸張,並且薪火相傳,將這精神延續下去。至於參與多少,怎樣參與,見仁見智。有關斥責的部份,我也不是要罵所有參與者,而是針對只將此事作消費活動,而沒有實質參與,甚至活動後的生活違反活動的精神,我認為這簡直是褻瀆和虛偽。而究竟誰在消費六四或教會,誰以何心態參與,誰決定參與多少,或決定六四只是4/6,則應由自己反省和分辨了。

讓我再講清楚一點,其實,有很多不同的人以不同心態參與六四,有些人出席已是很有心了,不過,我會對自己要求多一點,就是每次都要自省,我參與這活動的目的和這活動的精神是甚麼,我對自己的要求是信行一致的忠誠,例如,我跟隨主,就要活出主道,而不是單單守主餐記念主。縱然各人參與程度可有不同,但有否參與有時真是個大問題,當然,這也不能強迫。

最後,有網友講得幾有意思,看集會等同拜山,安息禮拜唔會年年搞,山卻要年年拜,尤其幾萬人拜山對未能悼念的死難者家屬是種安慰和當權者的掌摑。哈哈……有意思。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