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富

香港浸會大學講師

寫於2009年的五四與六四之間

原刊於此網站

為何一個手無寸鐵的平民站在一輛坦克車前的圖片仍如斯的震撼?

我想是因為這圖片揭示了一種真實,在人類社會中存在著極端不平衡的力量較量,力量微少的一方的惟一武器就是一己脆弱得可憐的生命。

村上春樹在以色列空襲迦薩期間,到該國接受耶路撒冷文學獎時,以〈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作獲獎演說,他指出: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他甚至說: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幾乎無法掌握真相,也無法精準的描繪真相。因此,必須把真相從隱匿處挖掘出來,使之放在另一虛構的時空中,以虛構的形式表達出來。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先清楚知道,真相就在我們心中的某處。

歷史的真相可以被無盡的角度詮釋和解讀,甚至被力量強大的一方所建構,再以不同的渠道來貫輸,使之成為一種貌似真相的謊言。錯誤和正確的判斷也可以隨著年月的過去有更多樣化的立場,甚至連那條界線都變得模糊。但惟一不變的,又拒絕被任何力量所化約的,仍舊是那份道德勇氣。

道德勇氣不僅須要一種識別對錯的判準,道德勇氣還須要一種願意甘心赤裸裸地被強權所剝奪所有而不作反抗的堅持,這份緊持並非一種短線的公義的爭取,而是願意與脆弱的那方作長期承擔的盼望。

基督教信仰除了提供道德高台外,更重要的是透過故事、教義和禮儀等,喚醒我們認識每個靈魂的獨特和不可被取代,並且賦予我們能在脆弱那方的同時,有勇氣面對各種形式的高牆。

廿年前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展現了這種信仰的深度和道德的勇氣,他們今天對我們的挑戰是:我們是否願意和有勇氣與雞蛋站在一方嗎?

網絡圖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