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寫在國際不再恐同日之後:笑甚麼畜生,你也是基督徒

在國際不再恐同日前一天,我在信仰百川裡出了一篇文章提及6.1價值,其實那篇文章只是我在Facebook對某帖子的一些留言,只是覺得既然有參考價值就不要浪費了這段文字,便稍作整理將之化為一篇短文在百川內刊出,豈料就是因為我提及到6.1價值,便惹來了那些教內著名的反同人士合力聲討我,這讓我實在受寵若驚。一篇結構鬆散且內容了無新意的文章,值得他們花那麼多時間,如此認真地回應我嗎?而且我是希望大家認真閱讀這篇文章過於6.1那篇。

當然,我見到在留言區裡仍然有其他弟兄姊妹留言,當中有不少其實是想認真討論的,我也十分感謝他們對我文章的回應,他們確實能讓我見到更多自己的盲點,以及寫文章時可以改善的地方,有些位置是詞不達意,或欠缺說服力的,都被網友們一一指出來了,所以我很感謝那些真心回應或批評我的朋友,令我知道自己的不足。

然而,亦有不少是我在上面提到的反同大將,例如Roger Wong(性傾向條例家長關注組的發起人及營運者,亦是學運領袖黃之鋒的父親,他不時用關注組的署名以基督教團體名義,在時代論壇或其他網媒發表反同文章,但在和網友交鋒時卻死口不認自己是有基督教背景)、譚樟森(以中東局勢分析員身份自居,其實就只是將啟示錄的異象硬套在現今世界大事上,亦經常針對和狙擊教新胡志偉牧師,批評他經常批評教會,另外,他以洗版及重覆留言見稱,因之前涉及洗版和人身攻擊而被時代論壇和信仰百川Ban了,現在卻另開分身帳號繼續洗版)、橄欖(時代論壇固定的洗版留言者,在大部分時代論壇文章的下面都找到他的回應,以分靈體眾多見稱,已知他的分身帳號至少有四個,就是喜歡不時在不同文章下面撩是鬥非,以及在是次的文章下發表失去有關聯合國的報導以誤導網友們)等奇人異士。

雖然在我眼中,他們是十分失見證的基督徒,他們充滿仇恨和歧視的言論實在讓我感到噁心,但在他們眼中,可能我們這些支持同運的基督徒,都是失見證且十分淫亂的異端邪教人士。可是,我們的共通點就在於,我們的身份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基督徒。

若果基督教只是一個關乎個人的宗教,這個宗教的挑戰性及魅力就不會那些大了,可是基督教由始至終都是關乎群體的宗教,即使在舊約猶太教的年代,敬拜耶和華就是一個群體的信仰,我們基督教就是一個多元但合一的群體信仰。接納我們之間的差異與不同,其實就是在實踐教會生活的功課。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在用Microsoft Office Word,在Word版面的底下有一條bar,裡面有樣功能就是選擇「插入/取代」,然後在輸入文字時,那些文字就會因應使用者的選項而變成插入新的文字,或是取代現有的文字。其實現在基督教最大的問題,就是將「插入/取代」給混淆了,合一的教會生活就是在「插入」不同的意見與立場,而非無時無刻想著如何「取代」那些在自己眼中不正確的群體。支持同運的基督徒,其實是想在基督教圈子裡「插入」更豐富和多元的討論,起碼先讓大部分基督徒對同性戀這議題有更全面的認識,但那些極端反同的基督徒則誤以為同運是要「取代」現有價值和所有傳統,就像他們誤會同性婚姻是要「取代」現行婚姻制度一樣,所以他們不只想要「取代」我們,更想將我們「刪除」。

身為一個認真的基督徒,我們就需要學習如何與意見不同的教內肢體相處,唯有讓我們慢慢教導及澄清某些極端的信徒,因為他們無時無刻都想刪除我們,但我們卻不能以牙還牙想著除去他們。所以,不少朋友覺得信仰百川的作者們經常責罵教會,但其實我們也是在責罵自己,至少我在指出問題時,我的內心也在淌淚的,我也要承擔責任的,我們亦在自己的信仰群體中默默耕耘。今天香港教會弄成這樣,我們每一個基督徒也有責任,即使不是我們令教會變成這樣,我們亦有責任讓教會重回正軌。

所以其實過了國際不再恐同日,見到了現今教會仍然如此懼怕同性戀,或者不只是對同性戀而是對很多社會議題,都完全失去了有效回應的能力。你可以責罵、指控、憤怒、仇恨教會,但請你記得,你也是基督徒,也是教會的一分子,這個責任我們都逃避不了,十字架總是要自己背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