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寫在六四前:別讓歉意綁架了當說的話

寫在六四前

上星期到外堂以「悔改之道v.s.悔改之路」(路三7-14)為題分享敬拜信息。

論「悔改之道」,在強調了啟示之道。從神而來的啟示,約翰直宣不阿,絕不客氣,給會眾的稱呼已經得罪:「毒蛇的種類」,還煽情的向他們說:「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後績說的,全不討好,句句火爆。「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一句,近乎恐嚇!整體信息一點也不含糊:「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啟示稱為啟示,往往是這樣:人沒有說話的餘地!約翰向猶太人說:「不要自己心裏說」(8)──神說話,從不依於人所想的。

基督教要有力量,不能只有對的想法(道),還要基於這想法產生了配合處境的做法

論「悔改之路」,在指出信仰不止於「道理」,還得看所信之道最終如何成為生活上所行之「路」。基督教要有力量,不能只有對的想法(道),還要基於這想法產生了配合處境的做法──在悔改之道下,眾人有所當做的事(11: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但落實在稅吏身上,約翰沒有重覆同樣答案,而是說:「除了例定的數目,不要多取」(13),給兵丁的答案一樣切身:「不要以強暴待人」(14)──同一道理,在不同人身上,約翰給與不同「應棍」的踐行之路。

約翰是真先知,不止在於說真話,且讓真理的話「應棍」的向需要悔改的人說話。約翰本可以重覆向眾人所說的話,說給稅吏和兵丁聽,但他堅持毫不避諱的說出容易讓人聽得難為的說話。今天基督教不是沒有說道理,而是所說的道理沒有路數!

約翰是真先知,不止在於說真話,且讓真理的話「應棍」的向需要悔改的人說話。約翰本可以重覆向眾人所說的話,說給稅吏和兵丁聽,但他堅持毫不避諱的說出容易讓人聽得難為的說話。今天基督教不是沒有說道理,而是所說的道理沒有路數!教會宣告時,在對空氣大聲疾呼,卻沒有實實在在的向當悔改的人,直斥其非。抱歉的說,講道之後,有位好姊妹來給我美言兩句,繼而不客氣的指出我的錯來:「你講的道好,但最好不要引政治人物作例子,特別是何君堯……」,我被提醒,何君的親友為該堂會會眾。我本能的反應是多謝她的提醒,同時也真誠的說了:「請原諒我的粗心,沒有顧及會眾的感受。」約五分鐘後離開才猛然醒覺,剛才的道歉該要收回。講道中,我只舉出事實:包括沒有申報利益(高球場旁邊12萬呎農地)和家中設觀音像……。

六四前夕,有甚麼該說的話?向誰說?

我的道歉源自不必要的歉意!有人大言不慚的說謊話說得像說真話;當有人毫不羞恥地說不合情理的,說得像天經地義的話。他們都說得理直氣壯,我們卻清楚知道一些該說的真理,但礙於人情或權勢,不是龜縮,就是吞吐……如此,我們是光明之子或是今世之子?六四前夕,有甚麼該說的話?向誰說?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