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今天是6月9日。

29 年前的今天,「潛水」一段時間的鄧小平終於現身,接見戒嚴部隊,發表 6.9 講話,談鎮壓 6.4 這場反革命運動,打破屠城不是他下的命令的幻想。

最初學生提出反官倒,反腐敗,並無提到要打倒共產黨。有學生甚至下跪,要求當時的李鵬總理接見他們。學生對小平同志等領導人仍有期望。但黨的主流意見是要把這場學運壓下去,透過人民日報發表 4.26 社論,說這是一場動亂。學生和群眾對黨極度失望,為何愛國的心被說成動亂?其後群眾打出反動的標語,說:「李鵬不下台,我們天天來」、「小平小平,頭腦不靈,快快回家,去打橋牌」、「小平你好,糊塗」等。

查實小平同志和其他領導一點也不糊塗。那時候,官倒和腐敗的規模不算大,他們絕對有能力處理,平息這場民怨。但是他們有力無心,不想處理,更下決心對付群眾,原因並非今天香港建制派奴才所說的民主害死中國,也不是小平同志高瞻遠矚,不讓外國勢力乘虛而入等理由(6.4的起源是反貪腐,不是搞民主),而是黨領導人「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的心魔在作崇。

6.4 發生的時候,鄧小平和其他年老領導人仍健在,握有大權。他們大多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的第一線功臣,經歷過十年國共內戰(1927-1937)、八年抗日戰爭(1937-1945)、三年解放戰爭(1946-1949)、三年抗美援朝(1950-1953)。最後才可以打好江山,坐好江山。

在這二十多年的戰火生涯中,他們不但缺水、缺糧、缺衣服,居無定所,更經歷身邊的朋友、戰友、愛人、家人、一個一個先後的倒下去。看看毛澤東在六十年代時,怎麼說自己的遭遇:「我有兄弟三個,有兩個被國民黨殺死了。我的老婆楊開慧也被國民黨殺死了,我有個堂妹也被國民黨殺死了,小兒毛毛在被國民黨追殺時走失,大兒子岸英被美帝炸死在朝鮮。我這個家庭差不多都被消滅完了,可是我沒有被消滅,剩下了我一個人。別人要殺我的頭,蔣介石要殺我,這才搞階級鬥爭,才搞哲學。」

看官,其他跟著毛主席搞革命的領導人的遭遇也差不多。他們認為自己為了解放中國,為人民翻身奮鬥了大半輩子,犧牲太多。難得在80年代的改革開放後,他們可以和死剩的戰友、家人和子女享受一下(當然是貪污貪回來的,因為他們的薪金太低),豈容這些學生娃娃在搞事,說甚麼反官倒,反腐敗。如果真的要反起來,自己和戰友和家人必受罰,再次吃大苦,這是萬萬不能接受的事,寧教我負天下人,你死好過我死!

即使較開明或清廉的領導人傾向同情學生,但其意見也被多數否定。當年曾經有傳聞,黨總書記趙紫陽建議領導人交出自己搞過特權的子女去平民憤,並願意先交出自己的大兒子趙大軍。趙這個建議觸怒了鄧小平。也有傳聞鄧小平有曾說:「要把學運壓下去,否則樸方會再受苦。」(樸方是鄧的大兒子。在文革時期,被群眾從二樓摔下,引致半身不遂。)

這並非甚麼黨國驚天大秘密,只是人性而已。大公司的開國功臣覺得自己為公司犧牲太多,但薪金又偏低,他們認為即使搞特權,偷取公司的財產,也是合情合理。領導人也是人,離不開人性。唯一分別是,在一黨專政的國度下,誰敢說三道四,指出他們貪腐,必死無疑。

(教會內某些貪財神棍,也是類似這樣練成。)

當日的開國功臣不但沒有處理學生提出反腐敗反官倒的問題,反倒把學生殺掉。鄧小平和其他黨元老去見馬克斯後,把國內的腐敗問題留給下一代領導人。江澤民靠 6.4 上位,他的治國之道是「悶聲發大財」。造就更多領導人表面為黨為國,但私下共了更多人民的財產成為自己的財產。今天的中國,不貪不做官,做官必貪,小學生的志願也是要做貪污官。習近平如何有心打貪,也無能為力。但用反貪腐作為藉口敲掉政敵,仍綽綽有餘。

世上最恐怖的人種之一,莫過於深信自己以前為他人犧牲太多,現在「鳥倦知還」,要用盡一切非法途徑,拿回好處的人。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消滅阻止他們的人。

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不可不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