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客店裏沒有地方

原刊於此網站

2015年,在一個趨近聖誕的星期五,當大家都會在銅鑼灣擠得水洩不通,趕購禮物交換的下午,元朗發生一宗嚴重的交通意外,因衝燈的原故,一架過噸的重型貨車攔腰撞向另一架疾駛的專缐小巴,四人當塲死亡,貨車司機卻絲毫冇損。有途人映得肇事一刻的真實情况,放到社交平台,其中最嚇人之處,竟然是兩車相撞之後,小巴整輛車,就如玩具一般的仰馬翻地,被「拋擲」到百呎之外;而貨車司機下車,第一時間竟然是檢視自己架車的損毁情況!此片段令我久不釋然,此刻香港,大部人都是「貧瘠」地㓉在個沒有他者的世界,其他人,在他個人的意識裏,是不存在的。你一定經驗過,於狹小侷促的電梯箱子,陌生人在大聲「閒話家常」(昨晚那鋪雙辣幾乎糊了!)有巴士、火車上落處,次次,處處俱見眾生在病態地爭先恐後。其實、真的,as a matter of fact,遲三數秒下車,出電梯有何相干?在我個人經驗中,一百次,冇一次是另一個人讓路,讓步,讓座,讓我的。次次都是我不情不願的「禮讓」。不錯,差不多每一個香港人,indiscriminatively,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已經喪失了讓步的能力。那其實也是康德(Kant)的論述,人們冇能力去設身處地,從對方(承受者)的角度去re-experience整件事。聖誕趨近,不論是沙田城門河畔,又或是九龍塘的又一城商場,聖誕裝飾俱惡俗不堪,我清楚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情緒,是源於一點:大多數人,根本都不知道聖誕的真正意義。那當然包括我。 按聖經的記載,約瑟是因為要遵從王之頒令,必須限時限刻的報名上冊(census),於是就十分缺乏醫學常識的帶著身孕重了的妻子,遠涉到伯利恆。路加福音第二章:客店裏沒有地方。整個城,無一個覺得自己可以騰空一處,接待這對狼狽不堪的夫婦。

2015年香港,就是公元第一年的伯利恆,我們的天空並冇大衞之星,就算有,也照不出我們的涼血,冷酷,物質主義,寂寞,空虛…..最諷刺的是,我們仍然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好有資格partying,Merry Christmas!這是最悲涼,令人最鬱悶的原因。耳畔妻子的甜美聲音响起:「乖女平安夜在新伊館唱 Christmas carol….你記得mark底日子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